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要出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距离皇后生辰越来越近,康宁皇帝唤来操办官员询问情况,这件大事主办官员自然不敢怠慢,一丝不苟的按照皇家礼仪进行着,无论是后宫诸事还是发往别国请柬,都在他的计划之内,皇帝对此表示赞扬,哪怕在极力要求完美的康宁皇帝看来,都挑不出丝毫毛病。

自不必皇帝多说,满朝官员与后宫奴才们都知晓当今皇帝皇后情比金坚,从所立妃子中便能窥探一二,除了皇后外,康宁皇帝只有娴妃与淑妃两位嫔妃,在前朝今朝,这都是少见情形,由古至今,一直尚崇多子多福的说法,而皇子更是一国的未来,是本朝的延续,没有一位皇帝对此不上心,偏偏康宁皇帝,独宠爱皇后一人,且将全部精力都投入于宁嘉赐一位太子身上,虽然还有一位襁褓中的公主,但既不能对宁嘉赐的地位产生威胁,康宁皇帝也没有过度宠溺。

世人都知道,皇家女子最为坎坷,除政治婚姻外没有别的结果,虽然大宁乃当今第一强国,可公主依旧逃不脱这个结果,哪怕不外嫁别国,也多做笼络大臣之举。

其实不止她们,所有女性都是时代之殇,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在崇尚男性的父系社会,这无法避免,女子不过货物,甚至轻与货物。

虽然鲜有例外,但也有不同,就好比只有一女的林重山,林雪瞳一直是府中的千金小姐,除了林重山为了报答钟逸父亲恩情将她嫁于钟逸外,几乎事事合她心意,当然,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嫁与钟逸并非一件坏事。

“十日后,便是皇后生辰,你等用心准备,皇后与朕多年情分,朕不可委屈与她,你等应当明白。”康宁皇帝再三嘱咐,只希望为皇后设办一个别样的寿辰。

“臣等定当尽心竭力,不负陛下之托!”

“有爱卿们这番话,朕便放心许多,爱卿们退下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臣等告退......”

......

......

在距皇后生辰三日之际,京城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想而知康宁皇帝为此有多隆重,用普天同庆一词都不为过,但秦皇后配得上这样的待遇......

当今秦皇后母仪天下,为后这些年来不争不抢,将后宫打理的井井有条,就连宫中太监丫鬟善妒好恨之风都有所缓解,俗话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话的道理浅显易懂,男人要想出外打拼,至少后院不能起火,若是后宫妃子隔三差五闹出点幺蛾子,乌烟瘴气不正之风盛行,就算康宁皇帝再如何贤能,都不能安心处理朝政。

所以宁朝能有如此盛况,的确有秦皇后的功劳,能够安定后方,就是大功一件,康宁皇帝的军功章上有她的一半。

当然,秦皇后也并非完美无缺,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在秦元化那件事上,她便有些过于护犊子,哪怕秦元化的罪证已经放在眼前,仍再狡辩,若不是朝臣口径一致,康宁皇帝明辨是非,非要把钟逸治个大罪不可,可这些小毛病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值一提,所谓功过相抵,秦皇后的功劳是远远的大于她这些年所犯错误的。

整个京都喜庆的氛围传遍大街小巷,就连钟逸所在的千户所都有所感染,千户钟逸大清早出发刚刚到达府内,见一下属便是喜笑颜开,一张嘴已经挑到了耳根,笑容满面精神十足。

钟逸询问其因,才知三日后便是皇后寿辰,不过这有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就连钟逸这个千户都难以入宫面后,更不必说自己手下了。

当钟逸说出自己的疑问,立马有人解答:“大人有所不知,皇后娘娘寿辰当日,我等俸禄已三倍发放,并且能提前一个时辰归府!”

从此人的口气当中,钟逸能够听出他的兴奋与激动,的确,分得到手的银子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而且他们本身公务繁重,很少有机会能提前回府,加班更是常态,借皇后寿辰的机会,能与自己家人安详坦然、不急不缓的吃顿晚宴,唠唠家常,开些温馨的玩笑,实乃人生一大幸事。

“而且官职越高,所得到的东西便越多。”

“哦?还有这个说法?那依我千户的官职,能有什么赏赐呢?”下属的话让钟逸有些好奇。

“若按往年的话,宫中应当将御膳房所做膳食寄到大人府上。”

“还有这般好事?”宫中的吃食,这可是钟逸头一次能吃到,由不得便有些期待。

“不过大多是几道点心,不会太多的,毕竟与大人官职相同的官员还有很多。”

钟逸点点头,这个道理他当然明白,这不能怪康宁皇帝小气,实在是他手下的官员多不胜数,若是每家每户都能得到一桌膳食,那不得将宫中御厨累死?

有一点尝尝鲜已经不错了。

而且据钟逸推测,这些赏赐多半只是京官所有,地方官员哪怕官职在高,可距京城甚远,这一来一回食物早就发嗖了,不过赐些别的稀罕物件,也不是不可能的......

若有人发问皇后寿辰不该是大臣送礼,为何成了皇上赐赠了,能想不明白这个的,这辈子也就没有为官的可能了。

其一,皇帝令满朝文武同喜,这才能体现出与皇后的恩爱,以及皇后在康宁皇帝心中的重要地位,其二,收到皇上礼品的大臣心中定是感激万分,皇恩浩荡这四个字回荡在他们的耳边,他们回礼,岂不是要百倍还之?

康宁皇帝精明的很,哪有赔钱的道理。

钟逸发愁为皇后准备怎样的贺礼,锦衣卫指挥使陈达斌身处海津卫,自然不能参加皇后诞辰,所以钟逸送礼就成了一个讲究,陈达斌在时,他能按照陈达斌的规格稍减一些,可现在这般情况,让钟逸多少都不合适,少则显自己寒酸,多则有出风采之嫌,更何况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能拿出如此奇珍异宝,这不是让康宁皇帝起疑心嘛,毕竟朝廷给的俸禄就那么些,这些东西不是贪污来的又是怎么到自己手里的呢?

更何况,他和秦皇后并不对付,这自然是由秦元化一事引起,女人往往气量狭小,而且秦皇后护犊子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难免对那件事怀恨在心,借着送礼一事为难钟逸怎么办?

钟逸自己倒是无所谓,毕竟自家亲戚,帮亲不帮理也是常有的事,不过秦元化所作实在过分,要是由自家手下所为,钟逸定是狠狠教训一番。

不过转念一想,钟逸有些庸人自扰之的意味,皇后何许人也,哪能天天与他这个小小的锦衣卫指挥使置气呢?要真是这般,那不是丢尽皇家颜面吗?

钟逸心中胡思乱想之际,钟府门前发生了一件并不寻常的事......

......

一队马车匆匆忙忙进了京,马车进了朝阳门径直朝坐落在正西的钟逸府邸赶去,进了城也不减速度,马车周围十几名骑士一脸风尘,扬着马鞭很不客气地大声叫骂呵斥着挡路的百姓。

到了钟府门口,为首一名骑士将上前询问的守门下人一脚踹了个跟头,语气焦急暴烈大喝道:“千户大人可在府里?快请大人出来,出事了!”

守门的下人见他们来势汹汹,心中有些畏惧,却不敢擅离职守,仍旧问道:“你们是什么人?马车里是谁?不说个名姓,小的怎么跟老爷禀报?”

为首的骑士一把揪过他的衣襟,怒道:“我等乃无名之辈,自然不敢惊动大人,但马车里的却是霍单霍百户,他受了重伤躺在里面,这难道不值得你进去一报么?”

下人吃了一惊,霍单对他来说太过熟悉了,与自家老爷名为下属,实为兄弟,此事决不可耽搁,可他无奈苦苦说道:“可这个时候,老爷并未在府邸,而去了千户所啊!”

“若是霍百户出了事!定轻饶不了你!”骑士面色铁青,总有一种被人戏耍的愤怒,临走之前又送了下人一脚以泄自己怒火。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