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屈扬的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罢了,若论无耻,十个我都比不上你,谁人听你名姓不知你无耻了,秦受侍郎,若无其他事,我便先行离开了。”屈扬逐渐恢复冷静,他的怒气渐渐消散,心里明白过来,现如今与秦受起争执不是明智之举,无论是盟友还是靠山,甚至于皇上的恩宠,如今的秦受正处盛况,如若两个人展开决战,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屈扬落魄离场,唯一的解法便是养精蓄锐,利用账本的作用,将其发挥出最大的功效,把满朝文武都与自己绑在一起。

秦受受了屈辱,哪能允许屈扬这么轻易便走,他拦住了屈扬的去路,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一言不发,整个人看起来压抑十足。

“秦侍郎,这里是皇宫之内,你若有不敬之举,我定向陛下觐见,到时候玷污皇宫威严,这罪责你可担待不起。”屈扬并非怕了秦受,只是在这里动手,的确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尤其是屈扬,好歹秦受与皇上还有几分恩情,可他呢?因为吴俊明的事将皇帝得罪的死死的,他们二人同时出事,受罚的很有可能只是他一个。

面色阴沉的秦受慢慢让出一条退路,屈扬的话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让他意料到现如今所处是在皇宫内,这可不是是随他作乱的地方。

再者来说,他要对屈扬动手,也不急于这一两日,吴俊明一死,本就不看好屈扬只是碍于吴俊明实力而帮扶他的人只会一个个离开,当秦受坐上吏部尚书,想怎么处置屈扬,都只是他的一句话罢了,今日没必要非找回场子,不过这个屈辱他是记下了!

“屈扬,我今日本意是想与你握手言和,你最大的依仗吴俊明死了,你在朝廷当中还有什么势力,有多少人愿意帮助你这个草包,你我本是同僚,我念及旧情想与你重归于好,可你非但不领情,而且还出言侮辱于我,士可忍孰不可忍!到时候可别怪我手下留情了!”秦受站在屈扬身后,看着远去的屈扬放了一番狠话。

不过这些狠话的作用并不明显,屈扬转过身来,脸上带着讥讽之笑:“秦侍郎之心,路人皆知,说来说去还是为了吏部尚书之位罢了,你我本无交情,何必谈及旧情,这般冠冕堂皇是想让我后悔方才言语吗?还是想要我致以歉意俯首低头,之后再让你开口辱骂一番,秦受我告诉你,你怎样的人,我清楚的很,就算没有空缺尚书职位,你我都不是一路人,所为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之际,如敌人一般进攻便好,伪君子的样子令人恶心!”

说完甩袖离去了,潇洒身影落在秦受眼中不是一番滋味,吃他一败并非关键所在,他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屈扬有所成长,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好消息,虽然屈扬在吏部当中早已众叛亲离再无任何援助,可归根结底是因为在这些人眼里屈扬不如自己,吏部在屈扬的手中定会蒙灰,绝不复昔日荣光,可一旦屈扬有足够让人相信的实力,谁知道他们会作何抉择,吴俊明在吏部中的影响不可小觑。

不过秦受也称不上忌惮,因为二人之间的硬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他上有天子恩宠百官相助,下有忠心属下,凭什么一无所有的屈扬能与自己相斗!

秦受嘴角上扬,挑起一抹淡淡笑容,他已经能够想象到屈扬败于自己手里是如何一幅丧家之犬的样子了......

......

......

屈扬出了宫门,偶然间见到三位大人身影,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杀害吴俊明的罪魁祸首程经业、乐荣、江志诚等,而且屈扬今日的目的便是找到他们三个,并与他们达成合作,刻意去寻未有结果,反倒是不经意间一瞥,找到了他们三个,可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三位大人。”屈扬快步跟近,等到了三人身后不远处时,屈扬出声了。

相谈甚欢的三人听到略有耳熟的声音,皆是转过头来,可未曾想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竟会是吴俊明之生屈扬!

他们面面相觑,难以想象为何屈扬会主动向他们三人打招呼,而且看这幅面孔,并非寻仇的样子,他们知晓昨夜的马车上除了吴俊明还有一人便是屈扬,他目睹了全部过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猜到自己三位是幕后主使,不过依吴俊明的心机,多半屈扬是知情的。

正是因此,他们三人看着屈扬的目光有些奇怪,不悦之余带着丝忌惮,而忌惮后,又有些愧疚,人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动物,存在复杂的情感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屈侍郎,你这是......”

程经业率先开口,既然对方都找到自己身边来了,那他们岂有躲避之理,就散屈扬知道自己三个是杀人凶手,但他也没有任何证据能指明三人,若是亲自报仇,这未免有些愚蠢,虽然屈扬比起三位要年轻一些,可三对一,胜算还是很小的,正是因此,他们才这般冷静。

“在下想邀三位共饮几杯,不知今夜是否赏光?”屈扬微笑说道,笑容真挚不掺任何虚伪。

此话一出,三人哗然,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仇人的学生与凶手喝酒,而且还是主动请求,这可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乐荣、江志诚的表情有些不自然,这事荒唐可笑,但现在又不是笑的时候,只能淡淡摇头,憋着心中笑意。

“如何?三位不愿意?”屈扬再次开口,面对三人的态度,他心绪没有任何变化,这是来之前便能够想象到的。

其中程经业思虑最为长远,他反问道:“你与我们最深也是同僚情分,为何要宴请我们喝酒,今夜这酒,到底有什么名堂?”

屈扬淡淡笑道:“程侍郎多虑了,屈扬只想与三位赏花赏月赏美女,并非设有圈套。”

程经业脑海中灵光乍现,他忽然意识到问题所在。

“屈扬,你是聪明人,我与你便打开天窗说亮话,依你之策,多是想用吴俊明一事威胁我等三人,但你打错这如日算盘了,此事我不藏着掖着,的确是我们三人寻白临寨所为,但就算如此,你又能做何?毫无证据,你说破大天,只要我们三人咬死不承认,你都拿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所以你若是想用此事来逼迫我们,趁早死了这份心吧。“

另外两人听程经业这么一说,顿时大彻大悟,原来屈扬抱着的是这么一个心思,怪不得他主动找到自己三人呢,心里有自己的小九九,但被程经业一下子看破了,而且程经业所说甚有道理,乐荣与江志诚二人也放下了心,静静看着屈扬的表演。

“程侍郎何出此言,在下可万万没有这般意思,在下恩师遇险一事,仍未查明真相,屈某不敢妄下定论,再者来说,老师是老师,在下是在下,三位不能同一而语。”

三人再次诧异了,听屈扬这话的意思,似乎是故意摘出他与吴俊明的关系,而且并不打算用此来威胁三人就范,那这么一来,屈扬的用意就有待考量了,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为何非要邀请自己三人喝一顿酒呢?

程经业不是不知道屈扬现如今在朝中的处境很不好,为了与秦受对抗,他首先要做的便是寻求盟友,可他将主意打在自己这三人身上,这不是无用之功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