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柳氏的感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屈扬不愿久留,便对柳氏道:“既然事情已经查清楚,师母,屈扬府中有事,先行离开了。”

柳氏指了指外面的天:“如今正值晚宴时分,扬儿留在府中吃过便饭再走也不迟,可有很长时间没有与扬儿絮叨絮叨了。”

“并非我不愿逗留,实属府中留有要务需要我去处理,师父,择日吧,扬儿定再次登门,与师母叙叙旧事,也谈谈以后如何应对。”

既然屈扬态度如此坚决,柳氏也不强留:“既然如此,扬儿自便吧,若有需要师母的,莫要吝啬尊口。”

“师母哪里的话,扬儿同老师、师母形同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自然不会客气。”

屈扬再次告退,可当刚刚起身之际,便听吴恒道:“母亲,你忘了一件事!”

柳氏顿时急了,她心里一紧,赶忙朝吴恒使了一个眼色。

吴恒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却坐了回去,没有再提。屈扬站在柳氏面前,望着柳氏,开口问道:“听恒弟的话,似乎师母还有未完的事?”

柳氏平静道:“没了,扬儿你离去便是,恒儿想与你宴席上喝些酒,毕竟出了这么一件事,没有人愿意看到,一时半会也从悲伤中难以走出,他怕你过度伤郁,所以喝喝酒,能慰藉心中之苦,是吧,恒儿。”

柳氏目光将至,吴恒立马附和:“没错,没错,吴恒想与兄长不醉不归,醉了之后什么事都记不得了......”

屈扬摆摆手:“今日实属不便,以后机会有的是,屈扬对师母与贤弟致以歉意,我这就走了。”

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屈扬话音刚落,人已离开大堂,只留着一个背影供柳氏、吴恒观看。

“母亲,你为何不让我提及书房一事。”等彻底见不到屈扬的时候,吴恒这才放心的对母亲柳氏问出这个问题。

柳氏丝毫不烦恼为吴恒排忧解惑,毕竟她这个儿子就是温室里的花朵,从来没见过人心的险恶,也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身为母亲,自然要帮助他提前适应尔虞我诈的生活,吴俊明走后,他迟早是要独当一面的,她就算护得了吴恒一时,护不了吴恒一世,话说得难听一些,她也是有死的时候,到那时,吴恒便真是无依无靠了,若那会想现在这般幼稚,如白纸一样干净,怎么在人吃人的社会中生存下去呢?

“母亲问你,你知屈扬从书房里盗出了什么嘛?”

“不知,不过父亲床下的阁子空了,里面的东西多半就是屈扬取走的。”吴恒语气虽然带着些许疑问,不过他心里十分肯定,知父莫若子,他的父亲绝不可能白白设置这么一个东西无用,吴俊明是一个实用主义者,身边的东西各个都有它的作用,这个阁子一定是吴俊明用来存放他的秘密之物,而且府上的人无一人知晓,那说明吴俊明对此是十分谨慎且放心,比起他的身上,很明显这个阁子更为安全可靠,所以阁子空空如也,代表着一个讯息,那就是被屈扬盗走了!

“所以呢?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他要是咬死没有偷过,你有什么办法呢?最主要的是,咱们连你父亲到底将何物藏在那里都不知,要如何让他归还。”

吴恒一脸不服气:“难道就白白让他东西带走了吗?多少金银珠宝、古董字画父亲随意放置,可唯独制作了这么一个小阁层来存放这个物件,很明显,此物必定价值连城,又或者又独特功效,母亲,此物就算对咱们没用,那也是父亲的遗产啊,理应属于咱们!”

“话虽然这么说,可道理从来只掌握在有实力的人手中,你父亲在世时,无理都能搅上三分,但现在不能再如此了,只有低调做事才能活得生存下去的机会,不然只能自取灭亡,屈扬是什么人?是你父亲的学生不假,可同样他还是现如今的吏部侍郎,咱们现在完全没有庇护,真要动了和气,伤的还是咱们自己。”在这上面,柳氏看得极为透彻,她深谙承认世界的规则,没有丝毫不切实际的推测与幻想。

可吴恒却不相同,他一直认为吴俊明待屈扬如同自己一般,屈扬理所应当回报吴家,是雪中送炭,而不是乘火打劫。

“受父亲这么多年的恩情,他难道一点都不感恩吗?丝毫回报之心都没有吗?”吴恒如此说道。

柳氏惨淡一笑,笑声中夹杂着嘲讽之意:“我儿还是太年轻了,恒儿,你要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感情都是最为廉价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没有永远的敌人与朋友,可利益却是永久存才的,若你身居高位,家有万贯财产,所有人都是你的朋友,没有人愿意同你交恶,因为他们从你的身上,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如果你是位衣衫褴褛、终日为活下去发愁的乞丐,哪怕你帮过再多的人,在他们眼里,你也不过低人一等,没有人愿意同你结交,陌生之人瞧你笑话,随意吐你身上欺凌于你,而相识之人像躲避瘟神一样躲闪着你,为的是怕遭受他们的闲言恶语,与乞丐交往的人,同乞丐无异,同样让人瞧不起。”

“所以啊,恒儿,感情不重要,义气也不重要,你需要的是自身强大实力,你的父亲正因为有这些,才让朝中各部官员低他一人,才让屈扬等人对待双亲一般对待于他,可你不同,现在吴府没了你的父亲,定不复往日盛况,你的吴少爷大名也会一日不如一日,曾经被你欺负过的人会瞧你好看,甚至报复于你,而一些你自认为的朋友,却会在这种时刻远离你,非但如此,还会踩你一脚,虽然屈扬不一定是一位这样的人,可我们再也不能像之前那般态度来对待他,否认发生冲突,吹亏只能是咱们吴家。“

听过柳氏解释这些,吴恒忽然生出对成人世界的厌恶之感,虽然他年已及冠,可仅过一两年而已,心性仍旧是小孩心性,再加上其父吴俊明的威望,身边人皆是以他为首,所以人心之险恶,他又能了解几分呢?

“明白了母亲,这件事孩儿不会再提,就让它烂在心里吧。”吴恒无奈说道。

“不止如此,屈扬还是吴府现在的依仗,你父亲得罪的人不再少数,现如今他们还不知你父亲的死讯,若得知此消息,怕是会为难你我孤儿寡母呀,而这些人中有些是拿银子摆不平,相比起来,屈扬的官职让他们更为忌惮,只有屈扬,才能护吴府周全,这是母亲思虑当中最主要的原因,正是因此,才不得与屈扬现在翻脸,至少也要等咱们有了另外的依仗才可。”

说实话,柳氏先前对屈扬的印象还不算差,可自从知道他隐藏吴俊明死因那刻起,她对屈扬有了根本的认识变化,而听说书房被盗一事是屈扬一手所为,更不可能恢复当初的情感,现在她所表现出的一切,都并非心中真是情绪,是一种伪装,也是一种对自己的保护罢了。

“可父亲书房中被盗之物呢?真就送予他了?恒儿不甘心,说到底这是父亲的,谁知道有多大的价值。”吴恒扯来扯去,还是回到了这一话题上。

柳氏笑道:“恒儿你放心好了,是自己的东西,别人夺不走,不是自己的东西,别人给你,都拿不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