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血案与身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姓李的中年汉子出了杜家之后,直直向城中方向赶去,他心中一直回响林辰风的说的话,以及林辰风的样子,他敢打赌自己绝对见过此人面相,难道是见过长相差异不大的二人?

他本名李锤,父亲是世代铁匠,这名字是想让他继承衣钵,他倒也争气,一个大锤耍的虎虎生威,不过这两年铁器管制极为严重,铁匠们难以度日,所以他才放弃赖以生存的技能,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庄家汉子,加入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阵营。

他哥名叫李铁,也是被赋予重大希望的一个未来铁匠,但是他志不在此,从小就对山中花花草草甚是亲热,后来经人指点,成了一位名气还不小的郎中,在城中混的也是风生水起。

不可能!

李锤突然想起了林辰风的面貌,是前两日在官兵手中的通缉画像,其中较小的一位便长的与他像极了!

不会吧,不会吧。

李锤一直在心中安慰自己,千万别是那个人,千万是自己看走了眼,否则自己现在做的事是救人还是害人啊。

而且看杜正的都关切程度,他定然与他关系密切,说不准是杜正的远方亲戚前来投靠呢,怎么可能会是官府抓捕的犯人呢,再说如果真是那个身份,杜正不会收留他的,那老小子,精明着呢。

想到这里,李锤在自己的安慰之下逐渐镇静了下来,还是决定先去找自己的哥哥来救人吧,天大地大人命最大,这是千百年来的道理。

大不了自己在城中刻意去注意一下通缉的画像,这样就能确定他的身份了。

李锤又加快了赶路速度,因为万众可能,都是在他进入城中的前提下的,如果自己不进城,哥哥就救不了他,自然不谈被官兵追捕一事了,毕竟他只是一个死人了,没人会在乎死人,可这样做,自己良心会受到一辈子谴责的,虽然从小没读过书,但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浅显的道理还是懂的。

这时候,李锤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杜正在前两日官兵进村抓捕之时,他正好出去贩卖东西,所以说,他是没有见过这幅通缉的画像的。

就这样,李锤怀着各种心事,向城中的方向进发了......

家中林重山处在焦急之中,他刚才看到那个中年男认看林辰风的眼神怪怪的,想必不是认出就是感到熟悉,那他此去带来的,可能是他的郎中兄长,也可能是官兵。

这样,他就陷入了一个艰难的抉择,一个对人性的抉择。是带弟弟等待救助,还是偷偷离开。如果带来的事官兵,那自己与辰风十死无生,但现在要是走的话,林辰风就陷入了一个必死的境地,自己可能苟活于世,可真的能这样做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林重山不可能放弃他的弟弟。

既然如此,坦然面对吧,大不了一死,九泉之下也有颜面面对父亲。

就这样,林重山静静坐在了林辰风床前,看着昏睡的林辰风,他不禁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生活,一家人一派和谐,自己与林辰风虽然不像老爷家公子那般锦衣玉食,但真的是在父母的庇护之下,没有一丝一毫受到伤害与危险,可父亲这才走了几天,他们二兄弟尝遍了人间冷暖,看透了世间人情,无情多,好心人自是不少,就像杜家一家人,都是天大的好人。

想到了这里,林重山出了屋子,凑到了正在挑拣药草的杜正身边。

“杜伯,给你们一家添麻烦了。”林重山真诚说道。

杜正转头过来:“说的什么话,全是嫣儿胡闹才辰风处在如此危险境地,要说麻烦,也是嫣儿添了。”

林重山摇了摇头:“杜伯,我并非单只此事。”

“哪还有什么事可说?”杜正脸上有些好奇。

“我们的身世。”

杜正心中咯噔一声,该来的跑不了,果然,这二兄弟身份真的有问题,但他依旧脸色平常,静听林重山下话。

林重山想了想:“我们本是京城的人,家中遭遇些事才沦落至此。”

杜正不知道说些什么,一幅很好倾听者的样子。

“这件事全说就有些太复杂了,简而言之,我与辰风是一位当朝重臣的管家之子,但当官哪有一直顺风顺水的时候,我家这位老爷遭人陷害,一家斩首示众,连带着家奴也是树倒湖松散,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只要跟老爷有半点关系的人都受到了责罚,更不用说我们浙些人,一家八十多口,一夜之间,什么都没了,我父亲与看守的兵卫有些关系,这才将我与辰风庇护下来,可事情不知怎么败露了,可能是府中丁卫有眼红者告密吧,反正我与辰风在重重追捕之下,这才颠沛流离至此。”

林重山就这样平静讲述着,好像再讲一个无关痛痒别人的故事,像一个故事之外的说书人,那些一个个生离死别,那些一条条人命,经他之口如此轻描淡写说了出来。

杜正心中早就泛起了惊涛骇浪,他没想到眼前这么个小小的人经历过那些人一辈子都没经历过的事,一辈子都不想经历的事。

可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杜正张大了嘴,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是那林家八十口血案?!”

林重山自嘲一笑:“除了此事,还有什么牵扯八十来条人命。”

杜正看着林重山稚嫩与沧桑夹杂,充满矛盾的脸上,突然降低了声音:“我听说,是你们老爷想要谋反,确有此事?”

林重山哈哈大笑:“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杜正撇了撇嘴,喃喃自语:“难道都是假的?”

林重山明显听到了这句话,对比他年长几十岁的杜正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你们看到的,都是他想给你看的,你们听到的,都是他想给你听的,哪有什么真假而言。”

杜正一愣,眼中尽是思索,体会着“他”究竟是谁。

可忽然想到了什么,心中尽显大逆不道四个大字。

林重山这时又说起了话:“杜伯,就今日来家中的那个中年男子,想必是认出我跟辰风了。”

林重山点到为止。

杜正脸上隐隐担忧,没有再说话。

林重山又下一剂猛药:“杜伯,我与辰风都是重大罪犯,你私藏包庇定然会受同等处罚,要不我带着辰风离开吧,这样你们也可免受牵连。”

杜正一口回绝:“辰风离了这里就是一个死,而且是我们杜家对不起辰风,辰风伤好之后,该去哪里我不管,但现在,必须在林家,再者说了,我对李大锤还是放心的,如若拿我一家老小去换钱,我也绝无多言,瞎了眼便是。”

林重山听到了这句准话,心中才微微放下了心,他此番话,不仅是告知身世,更重要的是的到杜正的一个态度。

既然他都如此说了,安静等待便是......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