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找上门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切为了你的父亲。”柳氏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为吴俊明报仇及撑起这个家,所以无论她做怎么样的努力,哪怕是付出自己,都在所不惜!

女人是一种可怕的生物,尤其是聪明女人,而且是一位心怀仇恨的聪明女人。

“孩儿这便去准备。”

当柳氏搬出吴俊明的时候,吴恒不同意也得同意,他再无理由可找,比起找到幕后真凶,自己面子受辱,心里不痛快都算不得什么,再者来说,他也想早日找出凶手,来让父亲瞑目。

吴俊明的死在吴府内掀起轩然大波,而在京城,同样如此......

......

......

屈扬找到账簿回府后将此藏了起来,现如今这个账簿对他来说就是命根子,失之死得之生,日后能否在官场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看他如何使用账簿了。

他一人侧躺于床上,细细品味吴俊明一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自从他选择投入吴俊明门下起,吴俊明从来没有亏待于他,甚至事事为他考虑,当他犯有失误时,也是吴俊明经常性擦屁股,能有如今的地位,自然少不了吴俊明的功劳,可吴俊明一死,他头一时间想的不是如何安置他的尸首,也不是处理他的身后事,反而是争取自己的利益,无论与谁提起,屈扬此举都不合道义二字。

但要他将账本归还,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账本是他平步青云官场中如鱼得水的依仗,就算付出自己的性命,都不可将其交出。

屈扬翻来覆去,心中始终空落落的,他逐渐回味出这种情绪,原来这是愧疚的感觉。

“也罢也罢,择日登门,将此事原委说予他家人便是。”

“若是提及账本一事,便装模作样,就当都不知道,毕竟昨夜也算与吴俊明出生入死,账簿,该吾所得!”

如此一想,思绪大通,日后因账簿缘由而升官得财,他再回报吴家便是了,毕竟他官职越高,能力越强,对吴家的庇护也更为周全,吴俊明得罪的人可不算少,要是少了他在朝中的势力,就算有再多银两都不可能安好无忧,身为官员,屈扬自然明白这个时代权势是第一要义,不论乱世或太平之世,银两都难以起到权利的功效。

......

在屈扬半梦半醒之际,便听门外下人禀告。

“老爷,有贵客!”

连喊数声,才让屈扬从迷糊状态走出。

“何人?”屈扬是有起床气的,否则下人不可能只远远隔着门叫喊,连屋都不敢进,不过今日屈扬开心,得到了成功的钥匙,连带着对待下人都心平气和、和颜悦色。

“吴大人之子——吴恒!”

屈扬“噌”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直到现在,他犹不知林屠已将吴俊明尸首送到府上,也不知吴府上下已得知吴俊明死讯。

“他来干什么......”

难道是因为书房一事?

屈扬只能往这里去想,毕竟在他认知当中,山贼一直都是言而无信,只为钱财的末流之人,哪能想到他们也有让死去之人入土为安的怜悯。

既然对方已到府前,屈扬便不可不见,若避客的话,只能说明自己心中有鬼,但要是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对方心底都要犯嘀咕呢,这才是根本解决之道,毕竟吴恒也没有十分把握与真正证据,他此行前来,多半是诈自己罢了。

若屈扬得知吴府发生的诸事后,他定会垂手顿足,无地自容,为自己故作聪明羞愧不已。

“恒弟,何故到愚兄这里?”屈扬主动到府前相迎,满脸笑容看起来亲切真诚,若无母亲柳氏的推测,吴恒定将他视为兄长,可现在......吴恒在心里耻笑他的虚伪面孔。

“兄长,弟此番前来是缘则多日未见,生思念之意,特此携礼前来。”在吴恒出发之前,柳氏教过他一些场面话,与屈扬这样的小人相谈,不可开门见山,如开始说明来意,定会被拒之门外,只有一步一步让他放松戒备,这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或是消息。

不过这个借口些许拙劣,屈扬自然不信,他对先前的念头更为笃定,吴恒有很大概率是来登门问罪,询问书房事宜,只不过没有立马说出来罢了。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对方是带着礼品来的,而他也心存愧意,便邀对方进入府来,当吴恒将礼单递到屈扬手中,屈扬心头一震,礼单之上罗列各种名贵之物,玛瑙、翡翠,绸缎、珠宝,样样皆不俗之品,吴恒如此隆重,让屈扬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难不成他已经知道自己取走什么东西了?

不过屈扬并未慌乱,一则这里是自家府邸,就算与吴恒产生争斗,自己也不会吃亏,二则是吴俊明已死,就算吴家想用强硬手段,也得看自己够不够格,更何况这本账簿在他们手中毫无用处,吴恒尚未从官,而其母柳氏又是一区区女流之辈,这份关乎朝中官员贪污证据的账本对他们又有何用呢?

说起来吴恒对屈扬府邸也不陌生,屈扬比吴恒年长十岁有余,因吴俊明关系,二人相处颇近,所以屈扬府宅时常邀吴恒做客,不过吴恒今日重游故地,却另有一番滋味。

“屈兄,近来听说你与我父亲朝中处境异常艰难,确有其事?”今日不同往日,曾经虽不能说与屈扬无话不谈,不过也没到尴尬的地步,可今日两人心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导致连谈论话题,都很难寻找。

吴恒随随便便一句话,却让屈扬感到了不一般滋味,他总觉得吴恒在暗示什么。

“嗯,不过也还好。”屈扬应付道。

吴恒想起父亲吴俊明,下意识叹了口气,同时对屈扬产生很大记恨,父亲待他不薄,可这种时刻却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其心可诛!

“嫂子可好?”

“不错,不错......”

两人间的氛围不算融洽,心中都藏着事,哪还能跟之前那般没心没肺呢?

到大堂之上,屈扬让下人端茶递水送上点心,用屈府最高的待客规格招待吴恒,说到底屈扬还是有所歉亏愧意的,仔细想来,吴俊明从来没有一件事亏待于他,就连昨夜那般事都提前通汇于他,若不是他以为这是吴俊明考验自己,也不必承受那般折磨,对屈扬来说,这是一辈子难以磨灭阴影。

“屈兄果真雅致,茶叶乃上上之品,茶香四溢,单是放于桌上,便已沁人心脾。”吴恒忍着心中恶心之意夸赞于他。

屈扬摆摆手:“无法与老师相提并论,老师可是品茶大家,愚兄在老师面前可是小巫见大巫。“

吴恒心中大啐一声,屈扬!你有何脸面提我的父亲!

不过表面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他微微笑道:“父亲的确在品茶一事上颇有造诣。”

“对了,不知屈兄是否知晓一事?”吴恒留心于屈扬眉目,期盼从他微小细节上看出端倪。

“什么事?你但问便是,愚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屈扬看起来很是爽快,丝毫不像心中有鬼的人。

吴恒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吾父昨夜彻夜未归,直到今日杳无音讯,我似听人提及,屈兄昨夜是有见过父亲,不知是否?”

屈扬身子微震,表情忽然一变,不过他立马恢复平静,但并未逃过一直观察着的吴恒法眼。

吴恒这时总算有了定论,果真,父亲一事他的确知情。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