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到底何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床上坐起,屈扬远远望着杂乱的书桌皱起了眉头,他倒不是担心整理,吴俊明书房内若无吴俊明的同意,十几日都不敢进一人打扫,所以这些东西很长时间内不会有人发现,就算发现,他们也不敢去屈扬府上询问他到底拿走何物。

屈扬真正担忧的是,他没有放过书桌任何一个细节,甚至他还曾找寻暗门,可全都徒劳,没有一点线索。

这是老天要亡他吗?现在的屈扬在朝廷当中没有任何依仗,甚至前一段时日还因为吴俊明的事而得罪皇上,一旦吴俊明死亡消息传遍朝堂,说他四面楚歌都不为过,要按这种趋势下去,这不是走吴俊明老路嘛......

他凭他的脑子,一时半会内又想不到证据之外的处置对策,就算有,也多是解燃眉之急,至于日后什么形势,多半不容乐观。

吴俊明!你他娘死的真是时候啊!

屈扬悲愤交加,心中怨气不得发泄,重重一拳击打在木质床板上。

“啊!”屈扬面色痛苦,声音尖锐刺耳。

很显然,这并不是一个发泄的最佳渠道,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就算你对一人拳打脚踢,而对手未曾还手,等事毕后,你会发现你的拳脚或多或少也会有一些伤口,对人都尚且如此,更不必说毫无痛觉的木头了,不论你使用多大的气力,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连你也欺负我!

可屈扬现如今哪还能顾得上这些,他早就被未来的危机冲昏了头脑,一心只往灭亡去想,这样想无论换谁,都会异常暴怒。

他左右开弓,双拳连续不断朝床板砸去,可仅仅几拳,他的手背已是红扑扑的颜色,若再用下去,定要出血。

屈扬不是木头,他当然能体会到疼痛,所以他用的气力渐小,如同机械一般敲打着床板,床板传来有节奏的响声,这让屈扬心中压抑的情绪慢慢减弱。

每个人减压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方式,有些人说自己的压力无处释放这其实并不是真的这样,只是没有找到正确的释放压力方法罢了,或者说连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举止行为会帮你平静一些,但身体本能下意识记录下来,没当你烦躁郁闷之时,会无意识做出这类行为。

对屈扬来说,听到有节奏的旋律,会让他不安的心静下来。

屈扬慢慢恢复思考能力,虽然敲打床板的动作并没有停止,但心情比方才要好上许多,往往在人暴怒的时候,会做出许多令自己冲动的事,也难以发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细节,比如方才的屈扬。

现在的他,忽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奇怪,为什么敲打床板所发出的声音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

按理来说,床板所用都是同一种木头,而里面的镶嵌之物也不会出现较大变化,当人敲击上去的时候,声音应该是一模一样的,但此刻的屈扬发现,当他敲打床板中央,传出的声音是清脆空灵的,而它的四周,则是沉闷无比,浑厚十足。

难道说......

屈扬有一种怪异的感觉,或者可以说是期盼,期盼他的预感为真!

将床板上所有遮盖的东西都拿开,屈扬看到了他一直在敲击的木板,这块木板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异常,整体十分和谐,在匠人的精心加工下,光滑平坦,人躺在上面,不会有丝毫不稳。

但屈扬知道,事情远远没有他所想象的简单,如同方才,屈扬在木板不同位置击打下去,所反馈而传递出的声音有天壤之别,取走床铺之类的物件后,更让屈扬听得真切,屈扬心中的预感愈发强烈,剧情的发展开始向他设想中靠拢......

很明显,木板正中间之所以传出“叮叮”声而不是两侧的“咚咚”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中间是空心的,而其余地方则是实心。

既然空心,那就说明这面可以存放东西,而且是一定会藏着秘密,因为没有人会故意将自己每日要睡的床板做成空心,这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当然,这也可能存在匠人加工时粗心的原因,但吴府之上,每一样东西都几近完美,吴俊明本身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完美主义者,他不仅这么要求自己,也要求府上的所有人所有物,而自己贴身的床板更是如此。

屈扬在木板上来回打量,可木板上没有留下任何线索,正中央的木头也没有缝隙足以供人打开,屈扬也不傻,他没吃过猪肉但见过猪跑,这些机关不算难,他府上没有,但听说过不少。

他试探性的伸手一按,如他想象一般,没有丝毫变化,屈扬并没有放弃,他本就对此没有报多大信心,而且这本账簿是他势在必得的,若实在无法,屈扬便使用暴力打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在他仍有头绪时,他不会如此莽撞。

屈扬敲敲打打,忽然朝左一推,但令屈扬惊喜的事,肉眼可见,浑然一体的木头中央出现一点缝隙,虽然不明显,但足以表明,这里能够打开。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屈扬喃喃笑道。

距离找到账本越来越近,屈扬难掩心中兴奋。

再加一把力气,屈扬再推,缝隙大了起来,从一个指甲盖的宽度逐渐成为一个指头的粗细,又变为半截手指的长度。

这时候,屈扬已经不用在推了,他从打开的地方往左慢慢拉去,在完全打开之后,床板中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隔间。

隔间中没有存放别的东西,只有孤零零一本像书又像本的东西躺在里面。

屈扬舔了舔干枯的嘴唇,脸上已布上喜色,依这东西的样式,很难让屈扬不与账本联系在一起。

他伸出颤抖的右手,将封面没有写半个字的书取了出来,因为手劲太大,右下角出现了很深的痕迹,此刻的屈扬,紧张又期待。

吴俊明费尽心思藏着的东西,到底是不是他梦寐以求的账簿呢?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