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恩怨情仇(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三人陆续从通道进入地下的时候,杜嫣心中既期待又恐惧,她想见林辰风,一个活生生的林辰风,而不是他的尸体。

进入洞中的一刹那,瞬间陷入无尽的黑暗,杜嫣为林辰风丢在这里的蜡烛灭了,不知是被燃尽还是在打斗之中灭了的。

杜正能感受到洞中的血气,他想起自己没有带蜡烛,催促一声:“杜嫣,点着蜡烛。”

杜嫣应了,可手一直在颤抖,一根轻巧的蜡烛掉了三次,最终还是交给了林重山,她轻轻闭上了眼。

墓中亮了一大半。

“辰风!”林重山喊了一句,急匆匆的到了已经昏厥过去的林辰风身边。

杜正张大了嘴,他不断揉着眼睛,饶是这么活了这大半辈子,他都有些不相信眼前的场景,这竟是人力所致?

杜嫣这时候才微微张开眼睛,眼神躲避林辰风,第一时间只敢看她父亲的脸色的变化,可当她看到那张惊恐难以置信的脸时,她心中忽然生起一丝奇怪的想法,目光急急寻着林辰风。

可真看到林辰风的时候,她的神色与她父亲如出一辙,她真的不敢相信眼中的画面。

而杜嫣仅多看了几眼,喉头一苦,急忙跑到一边干呕起来。

那是一幅怎么样的场景!

黑色大蛇断成了五六节,每一节的长度都够一条小蛇了,按理说它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但它依旧不停扭动着,特别是那颗蛇头,三角眼睛还未闭着,颇有死不瞑目的意思。

这幅场景属实让人震惊,单是一条这么长的大蛇就打将不过,更不用说将它撕裂,这确实不像人力所为,你想想,蛇有坚硬的鳞片,很多野兽的利爪对它的鳞片都没有办法,更不用说一个年纪轻轻的人了。

这不禁让人猜测林辰风是怎样做到的。

直到杜正看到蛇碎裂身躯上的点点牙印。这让他心中生起一个古怪的想法。

林重山对这个骇人的景象置若罔闻,只怔怔看着自己的弟弟:“辰风,你可别丢下你哥啊,你让哥如何和父亲交差,你让哥怎么面对父亲,你一定要醒来啊。”

而当林重山想抓起林辰风的手时,忽然看到林辰风的手掌一片漆黑,没人半点正常人手掌的颜色。

他急忙将林辰风的袖子撸起,结果看到胳膊上也在蔓延这股黑色。他又看了另一条胳膊,而这条胳膊白白净净,没有沾惹那骇人的黑色。

林重山鬼使神差的又将林辰风的裤脚挽起,果不其然,右腿上也是如出一辙的黑色,可左腿却是没有。

林重山紧急叫道:“杜伯,你快过来看,辰风这是怎么了?”

杜正神思被唤了回来,赶忙来到林辰风的身旁,他眼睛好像被吸引了一般,直直看向林辰风的嘴角落。

恩?似有一点黑色的鳞片?

“杜伯,你看辰风的手,还有腿。”林重山颤抖的说道。

失神的杜正再次被唤了回来。

他看到那诡异的黑色时候,心中一颤,急忙把向了林辰风的脉搏。

片刻之后,一脸郑重,他没有像林重山解释什么,取出怀中的草药,自顾自的配着什么。

林重山看杜正的神情沉重,按捺下自己的慌乱,静静等待起来。

大约有一炷香的时辰,杜正配好了草药,轻轻掀开林辰风的袖子与裤脚,拿着草药向蛇牙印记处开始涂抹,药草泛出绿色的汁液,杜正将汁液一点点融进伤口里边,把林辰风所有的伤口处理之后,这才喘了口气.

可脸上凝重依旧不变,他转头对林重山说道:“你弟弟深种蛇毒,本来是应当场毙命,可他误实蛇鳞,耽误毒液在血中行进,这才使蛇毒尚未攻心,我方才之举也仅能维持住他的生命,并不能完全医治,这种毒液只能找专业郎中来解,我这种半吊子的山野村医实在没有办法。”

林重山还没有说什么,杜嫣就哭了起来:“爹爹,辰风是因我好奇才来次玩耍,也是因我丢失簪子,才重回此地,更是因为保护我才与蛇搏斗,身中蛇毒,爹爹,你一定要治好他啊。”

杜正看着梨花带雨的杜嫣,再也生不起责骂的心思:“嫣儿,你放心,爹爹让人帮忙找郎中,一定会治好这种蛇毒。”

杜嫣哭着点了点头,顺势握起了林辰风满是黑色的手掌。

林重山心中并不好受,连带这对杜嫣的好感也少了些许,在他心中,弟弟才是最重要的,而让他弟弟受伤的人,怎么都提不起善意。

杜正对沉浸在悲伤之中的二人说道:“快将辰风带回村子中吧,再耽搁些时间,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林重山一听此话,急忙背起了林辰风,带着他向出口方向走去。

杜嫣紧随其后,紧紧握着开林辰风的手。

杜正沉吟片刻,将死蛇的尸体一截截装了起来,跟着他们也爬出了墓穴。

一路无话,所有人都在倾尽全力的赶路,因为现在的点滴时光关乎着的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甚至对林重山说是最亲的人的性命。

往常一个多时辰的路,他们用了近一半的时间就回来了。

杜正先将中毒的林辰风安置在家中,随即又出了门去......

林重山与杜嫣静坐在旁边,两人的目光都在林辰风身上,林辰风一点微小的变化都逃不过二人的眼睛。

忽然,躺在床上的林辰风咳嗽一声,紧闭的双眼突然睁了开来。

杜嫣旋即红了眼眶,她立马转过头去,因为她想起她叫林辰风外号的那个爱哭鬼,现在可不能让他看到自己这幅模样,否则会让他嘲笑死的。

“嫣......嫣儿,你没事吧......”林辰风虚脱的看向了背过身去到杜嫣。

杜嫣本来想说声没事,可忽然呜咽起来,打转的泪水如决堤般再也止不住了。

林辰风见她没有说话,转头看向了林重山:“哥哥,我又让你伤心了。”

林重山摇了摇头:“哥哥哪能这么容易伤心,爹爹走时告诉我要做个铁石心肠的人,我可还记着呢。”

林辰风陷入一阵回忆之中,悲凉说起:“我想爹跟娘了......”

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门外进来两人,一是杜正,二则是同村的一个中年男认,年纪和杜正相仿,不过比他身宽体阔多了,想必是一个庄家汉子。

“老杜头,这就是你说的中蛇毒的小子?”男人打量了躺在床上的林辰风一番。

“还不明显吗?你个李大锤别废话了,赶紧问问你哥能不能治吧。”杜正跟此人关系不不差,否则求人办事定然不是这种态度。

男人也没脾气,凑近林辰风,抓起他如黑炭般的手,仔细看了一看。

“实话跟你说,我觉得我哥也不一定能治好,这种蛇毒见所未见,他可没多大把握。”男人苦涩说道。

“你懂个屁,赶紧让你哥来看看,这小子现在就靠我那点东西吊一口气呢。”杜正知道他所说不假,但依旧想做最后的尝试。

林辰风突然看向了杜正:“杜伯伯,别为难人家了,生死天注定,辰风的命也没那么金贵。”

中年男人不禁高看了林辰风一眼,在他幼稚的脸上是对生死的淡然。

这份心性,实属难得。

男人看着林辰风这幅样貌越来越眼熟,不过死活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不过看到杜正那苦着的老脸的时候,男人将这怪异的想法压了下来,叹了口气:“老杜头,我现在就启辰,去城中找我哥哥,你可得让这小伙子坚持住呢,哀默之心大于死,这句话你也清楚,行了,我走了。”

男人说完话便找个匹毛驴,朝城中的方向赶了去。

待他走后,屋中又陷入了一阵寂静,甚至连呼吸声都小了许多。

最终还是林辰风先开了口:“嫣儿,高兴些,簪子找到了呢。”

不说这话还好,林辰风一提簪子二字,杜嫣滚烫的泪水一滴滴坠落......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