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进城与盘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若有人提及,会作何回应?”妇人问道。

车夫想也没想,脱口而出道:“自然是按屈老爷的说法,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不能白拿屈老爷的银子你说是不是,再说了,要是惹恼屈老爷,咱们这样的人不就是人家一个指头便能决定生死的嘛。”

“哎,话是这么说,可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妇人幽幽说道。

“嗯,就算我这个当事人,脑子里现在都浑浊一片,根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想起,也根本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车夫心里总有隐隐的担忧,他没有将那团血迹与自己妻子提起,因为他从血迹当中想象出出一个恐怖的画面,他并不愿惊吓到自己的家人。

妇人思索道:“这段时日你多上些心,咱们一定要弄清楚老爷到底去了何处,整个府邸都是由老爷撑起来的,若是老爷有个三长两短,这府只怕是要散了。”

车夫虽然不想相信妇人所说之言,可那干涸的血迹足够说明一些问题,在随屈扬回府的途中,他细细打量过,屈扬身上没有一道口子,所以血迹只能是吴俊明或那群黑衣人,但黑衣人人多势众,又岂会受伤呢?

“好。”

......

......

城门处,官兵打着哈欠刚刚来到自己的岗位,京城重地,本该有最为严密的安保,可正因为所有人都清楚这个消息,导致京城很少有乱事发生,此种现状直接导致守城官兵的懈怠与懒惰,而且这个差事细算也不错,有一定油水可捞,最主要的是清闲,所以大多能来这地方的多多少少都有一定关系,身后有所依仗,哪会乐意一天从早忙到晚呢?

不过懒散归懒散,可必要的形式还是要走的,每位进出城门的人都要经过盘查。

这时,一位样貌端正甚至带着几分正气的男子从远处走来,他背着一个包袱,包袱当中圆滚滚的像一个大西瓜,但这个时节就算有西瓜成熟,也全都小到不能看,哪会有如此饱满的呢?正是因为这样,周遭的人对于他身后背着的东西都很好奇。

不止他们,连看守城门的官兵也是,看到男子,便呵其站住。

问道:“姓什么?叫什么?从何处而来?进城做何?身后背着何物?”

男子不像寻常百姓一般低身下气,他淡淡道:“姓林,名秦,打南边儿来,进城是为了投奔亲戚,身后背着是我们家乡的瓜。”

“南边?哪个南边?”

“绍悲,大林庄。”男子缓缓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他表情仍旧没有丝毫变化。

“这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有听过?”这倒不是官兵耍无赖,是他的确对这两个地名陌生,甚至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在大宁最南边儿,我家乡的确贫瘠,官爷没有说过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叫自己林琴的男人这么解释道。

官兵瞥了他一眼,没有再去计较真伪。

“你说来投奔亲戚?”官兵又问道。

“对。”

“什么亲戚?姓名是何?居住京城何处?是干什么的?”官兵又来一个四连。

“我这位亲戚叫林平毕,是我伯父,居城内五花巷内,在信中所说,他是在酒楼中帮厨,我前来,也是想让他为我行个好营生。”

官兵望着面前男子的双眼,从中并无发现什么蹊跷,而且他话中透露出消息也不假,不过五花巷是一条很大的巷子,里面居住的大多是半富不富,但也不至于食不果腹的人,他们的温饱是可以解决的,而京城内这样的人多不胜数,所以要让官兵现查其中一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酒楼?叫什么名字?”

男子想了想道:“似乎是叫做东德酒楼。”

东德?这座酒楼的确存在于京城内,甚至他还曾去吃过一顿饭,不过不得不说,味道并不怎么样,但至少信息全部对上了,男人没什么大问题,而且官兵该走的形式走过了,就要放人进城了。

“行了,把自己姓名写下,进城去吧。”

男人点点头:“多谢官爷。”

他签下自己的名姓,刚走一步,便被唤住。

“慢着。”

“官爷还有其他事?”林秦转身,望着官兵不明所以。

“把你背后的包裹拆开,让我看看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瓜。”说实话,官兵并没有发现什么蹊跷,他只不过那人逗趣罢了。

男人表情出现了一丝异样,不过转瞬之间便消失全无,周围人包括官兵并没有发现不对劲,男人退到官兵身旁。

他将包袱从背上解下,放于官兵面前,但并没有立马打开。

男人从袖口当中挤出一锭银子,避开众人目光,悄悄递到官兵手边,官兵身子一震,他瞥了眼周围,见周围没人发现他们二人的小动作,于是立马将银子装到自己袖口当中。

接着听林秦道:“官爷,这个瓜是我不远千里从南边带来的,之所以保存到现在没有腐烂全是因为外层的包裹,若官爷要我现在打开,怕是要坏了瓜呀。”

官兵摆摆手:“看你路途遥远的份上,进城去吧,毕竟是带给伯父的礼物,可不能耽误你的孝心。”

“多谢官爷。”

林秦将包袱重新背在后背之上,坦荡进入城去,而那位收了银子的官兵也不再想这件事,开始盘查一个又一个入城之人。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这本来就是官兵灰色收入,若是没有这些银子,光凭俸禄哪够他们在消费水平这么高的京城内生活呢。

当然了,他们也不是只要有银子就会随便放人,当了这么些年守城人,察言观色自有一套本领,若是无伤大雅者,如走私一些大宁管制盐铁之物,给点银子也就放过去了,毕竟都是讨生活的人,断人财路如同断人父母,他们也只是想挣点养家糊口的银子罢了。

但另外一些人,则是他们心底的底线,若是遇到危害京城安危者,如持刀者,如盗徒,这些人就算给天价银子,都不可能放他们通过。

也正是他们心中最后的操守,当然,这绝大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承担责任,不过不管如何,这么多年来才京城内没有发生巨大暴动,与他们有直接关系。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