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温馨一家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抱着这个恐怖的念头,车夫赶忙从此处离开,回府一路上,脑海之中一直重复着一个画面,吴俊明的头身分离,他的头在地上滚动,一滚便是十多尺,最后滚到车夫脚边儿,车夫低头一看,头颅上被鲜血浸满的双眼正死死盯着自己。

车夫越想将这个念头抛出脑海,它便越发顽固,就像在脑子里生根发芽一般,明天白日,太阳冉冉升上正空,车夫身上却无比寒冷,他总觉得自己身上有一道恶毒的目光,监视着自己一举一动,一旦到了时机,便无情将自己撕裂......

一路小跑回到府邸,在偏居一隅的狭小屋内,一位中年女子与年幼女孩望眼欲穿,他们正是车夫的妻子与女儿,从昨夜深夜起,二人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子时一直等待到寅时,实在难熬,这才草草睡去,不过天一亮,二人立马着衣起床,或站于屋外,或出院打探,可那道并不伟岸但却撑起她们一片天的身影并未归来。

“娘,爹彻夜未归,现如今也无半点消息,不会......”小女孩童言无忌,她心里怎么想便怎么说,可这番话却触及到了中年妇女本就柔弱不堪的神经。

“别胡说!你爹只不过有事耽搁罢了,你哪能说如此晦气的话!赶紧,呸几声!”妇女说着自己便呸了几口,算是小女孩打了个样。

小女孩虽不情愿,哪怕在年幼的她看来,父亲都不会因为为自己的一句话出事或者好转。不过她也是打心底里急切见到自己父亲,并不愿父亲出现任何事,于是连声道:“呸!呸!呸!”

中年妇女见小女孩这般,她这才松了口气,可心底的担忧却丝毫未减,自己男人自己清楚,她的丈夫从来不是一个让人担心的人,除非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他才会也不归家,但就算如此,也会让人带回消息,可昨夜到今日却一反常态,难道......

不会的不会的!他吉人自有天相,定不可能遭遇危险。

女人安慰的话连自己都难以相信,她心又道:家里已经如此困难,若男人在出事,这个家便完全散了,老天慈悲,绝不愿意看到家破人亡之相......

将希望寄于虚无缥缈的老天爷,妇人心中之忧比起之前的确减弱不少,毕竟有个慰藉总是好的。

屋中二女愁容满面,双目始终没有离开大敞的屋门外,虽然现如天的天气不算好,可她们为了第一时间看到那位关系自己一生的男人,这点寒冷还是能耐得住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或许是在妇人的祈盼下,又或是在女儿的咒骂下,那道熟悉的身影总算出现了,见到车夫一刹那,二人狂奔出屋,一大一小闯入了他的怀中。

车夫微微失神,心头涌上一股无法言说的暖意,眼眶却酸起来,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应未到伤心处,见到自己哪怕不顾性命也要保护的二人,车夫再也忍不住,豆大的泪滴从脸颊上滑落下来。

“天杀的!你一晚上到底去哪了?为何不给我们传来一点消息,难懂啊你新终究没有这个家吗?你知我们母女二人到底有多担忧吗?”妇人哽咽起来,可心里却连连感谢老天,正是他的连番祷告,这才让她的丈夫平安归来,嘴巴埋怨,可真实感情确实幸运无比,欣慰十足。

车夫想起屈扬的嘱托,可面对他至亲至爱的亲人,他岂能谎话连篇呢?再者说了,只要强调这些话的重要性不让她们乱传便是。

于是车夫将昨夜为吴俊明赶车前往酒楼又从酒楼离开,而后一直到发现绊马索躲闪不及翻车昏迷,之后半醒半睡间的发现,最后清晨苏醒送屈扬回府,屈扬赠予银子让他保密一事,原原本本全部说出。

车夫傲气的从袖口中拿出那笔不菲的银子,递予妇人手上:“这便是屈老爷的银子,若是光凭我每个月的月钱,两年都不一定能赚来,而屈老爷几句话间便将银子送我,你拿着,给自己琳儿买些好的衣物与吃食,不能亏待自己。”

先前沉浸于悲伤感动中的妇人立马变了一幅模样,嘴巴笑得难以合拢,不当家不知油盐贵,作为负责家里日常起居的她自然明白这笔银子的重要性,这笔银子足以让他们三人一整年吃好喝好穿好。

“爹爹!我要吃糖人!吃糖葫芦!吃糕点!”小女孩也开心极了,连着说出三样梦寐以求但却不敢张嘴的零食,她深知,以她的家庭不可能为自己买这些不算昂贵但完全没必要的零嘴,而且就算开口,多半得到的也是她完全不想要的答案,可现在不同,她爹爹大发横财一笔,有了这些银子,自然能让她大饱口舌之欲。

“好,好,琳儿想要什么爹爹都给你买。”车夫目光溺爱,虽然这是位女儿,但他毫不介意,虽然刚生下的时候他也有过抱怨,可无奈自家的女儿越发懂事,惹人怜爱,所以到现在,他已经完全消除了自己偏见,全心全意对待自己女儿。

“爹爹最好了!”女孩欢呼道。

与车夫相谈几句,疲倦侵袭全身,昨夜几乎没有合眼,这让小女孩很是困乏,车夫见此,便将她抱入屋内,合上被子哄她入睡,女孩沉重的呼吸声传来,车夫便知自家女儿已进入熟睡。

他本想也休息片刻,但夫人却没放过他。

“这件事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吗?”俗话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其实不然,比起粗犷的汉子,女人往往比较心细。

车夫点头道:“自然奇怪,不过事情的经过我一概不知,除了与你叙述的两个场景,其余我全在昏睡,所以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头雾水。”

“发生什么不要紧,最主要的是老爷哪里去了。”他的妻子一下子抓住了问题的关键所在,她与车夫能拥有现在的生活,与吴俊明又莫大的干系,他们也不知吴俊明在朝堂中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好是坏也与他们无关,毕竟他们要靠吴俊明吃饭,这段时间内,吴府发生事他们看在眼里,吴俊明逐渐式微,哪怕他们这些小人物,也能够看得出来。

不过他们并没有生出离开的打算,首先,车夫伺候吴俊明已有不少年头,就连能娶到如今的妻子,也是吴俊明伸出的援手,所以谢恩为首,其次则是吴俊明就算当不了官,可这么些年积累的财产也够一个府邸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开销,吴府有一巨大库房,里面存放是吴俊明赚下的所有银子以及收集的玉器古董字画,他们有幸所见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他们坚定这辈子跟吴俊明到底的念头。

有一说一,人的思考决断能力,择优弃劣能力,与他所处的位置,所经历的事情息息相关,这都是点点滴滴养成的习惯,车夫为何只能是车夫,原因就在这里。

在这个年代,光有银子是远远不够的,这就是赤裸的美女,只要外人愿意,便能欺凌一番,只有手中的权利,所处的地位,才能保银子周全,一但吴俊明从朝廷中退下,那些年得罪的仇人,一个个接踵而来,既是落井下石,同样时也寻仇,单凭银子,如何与他们对抗?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了,吴俊明人都死了,说什么都没有用,虽然消息没有马上传出,不过距京城人尽皆知,也只需短短时间。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