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有所行动的屈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车夫一愣,看着屈扬半天没有动作,说实话,他有些不敢上前,毕竟先前屈扬又哭又笑的癫疯模样历历在目,他一旦靠近,屈扬忽然对自己动手也不是没可能的事,谁又能理解一个疯癫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但他同样没走,屈扬身份摆在那儿了,这要是让屈扬不满,他捏死自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他并不像让本就穷苦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所以对待这些大人物,一定要慎重。

片刻后,双腿麻木双腿毫无气力的屈扬又叫喊道:“你干什么呢?赶紧扶我起来!”

“好!”或许是奴性作祟,车夫下意识便朝前走了几步,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心里后悔极了,不过现在那还有回头的路呢,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屈扬走去。

等到屈扬身边,车夫饶有戒备的隔着一段距离,只将胳膊伸过去,放在屈扬腋下用来扶他。

可这个动作完全使不上力气,试了好几次,取样都没有凭借车夫起身,取样恼怒道:“你就不会走近一些?猪脑子?”

车夫连连应声,贴近屈扬身边,两条胳膊绕过屈扬双臂,将屈扬架了起来。这时候车夫算是彻底放弃了逃跑的打算,只要在对方怒呵后,身体便不听自己使唤,这让他如何能摆脱屈扬,反倒不如大方一点,至少能让屈扬满意,就算屈扬发起疯来,凭他的如今的体质,多半是难以与自己抗衡的。

屈扬缓缓起身,他两条腿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哪怕起来,走路都极其困难,这多半是他又悲又喜耗尽了全身气力,再加上昨夜一直保持这个动作,才让他深受其扰。

站在屈扬身旁的车夫见屈扬没有犯病的趋势,慢慢也放下心来,不过仍与屈扬身边有一定距离,这段距离足够他反应屈扬的突然发难。

“你要把我送回府去。”若让屈扬独自往回走,不知要耗用多少时间,现在时间宝贵,吴俊明一死,朝廷的局面又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趁现在只有自己一人清楚,他要提前做一些对自己有利的准备。

“是,屈老爷。”车夫逆来顺受,既然已经扶着屈扬前行,多走两步倒也没什么,只是他心里隐隐担忧家中的妻女,整整一夜未归,也不知道她们到底有无合眼......

想到这个,车夫又对昨夜的事产生了深深的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否真像他想象这般遭受了贼人的劫道,马车与吴俊明去了何处,这一切都是一个谜。

车夫想了想,走了一段路后还是对屈扬开了口:“屈老爷,昨夜......到底怎么了?我家老爷哪里去了?”

屈扬瞥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这不是你值得关心的事,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便好。”屈扬不愿意告知吴俊明的死讯自然有自己的道理,若吴府的人得知吴俊明已死,到时候定会大乱,吴俊明这么多年积累下的财物顷刻之间瓜分殆尽,自家老爷都没了,哪还有什么府邸规矩,吴府家大业大,稍稍一件物件便足以让他们逍遥许久,甚至安稳一生,这对于每个人来说的诱惑无异于是十分巨大的。

“是是是,屈老爷教训的是!”车夫深深埋着头,不敢看屈扬一眼,态度也是极其的卑微,这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在官宦人家当下人,礼数极多,这么多年的约束,已经让他们完全变了一个人,曾经自傲的人早就不复存在,如今站在众人眼前的只不过是一具空空的躯壳罢了,里面的灵魂早就不是自己了......

两人一路上无言,将屈扬送回府后,屈扬送给车夫一笔不小的银子。

“赏你的。”

“这这这......太多了也!屈老爷,小人受之有愧呀!”受宠若惊的车夫几番推脱。

“若没你,我哪能这么快回府,这是你应得的,拿上便是。”

车夫看着这笔足够自己三年花销的银子吞咽着口水,说实话,没有人对银子不动心,更何况是他们这些穷苦人。

“那小人便恭敬不如从命了。”车夫从嘴里挤出这句文绉绉的话,这句话他也是从吴俊明哪里听到的,当时听得有趣便记了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后才搞清真正含义,现如今用在此处,再合适不过。

屈扬摆摆手,车夫立马将银子装到自己袖口内,先前对屈扬积压的隐隐怨气顿时消散无隐无踪,甚至改为感恩戴德,他这样的小人物,只需要小小的好处便能收买忠心,可就算如此,他们的忠心也无人能看得上,毕竟他们的存在又会产生什么影响呢?

在车夫临走之际,屈扬交代道:“昨夜的事你谁人都不能提起,若府中有人打问老爷去了何处,你便说要务繁忙,去了远方,一段时间后才能归来。”

车夫虽然不明所以,但袖口中沉甸甸的炙热容不得他拒绝:“好!屈老爷放心!小的嘴巴严实的很,绝对不会走路任何风声!”

有了车夫的保证,这时候屈扬才放下心来,虽然吴俊明已死的消息很快便回传遍整个京城,但能隐瞒一刻便是一刻,在他心底,已经有了新一个计划......

......

......

车夫从屈府走出,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返,当获得额外之银的快感消散,他产生出深深的疑惑,同样也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为何屈扬会通过他的嘴巴让人知道自家老爷出远门呢?这或许是用来隐瞒自家老爷的真实去处,但没有人知道自家老爷去了何处,就连他这个当事人都没有任何头绪。

事情蹊跷,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就是昨夜所发生的真实情况,一旦弄清楚这些,真相就会浮出水面。

抱着这个念头,车夫又重新回到今日早晨苏醒的地方,这个地方也正是昨夜出现事故的现场,吴俊明的失踪正是在此发生,或许在这里会藏着什么线索......

自己架势的马车没了踪影,而自己昏迷前见到的绊马索更是不知去向,车夫跟着回忆,来到马车翻车时的大概地点。

他从地上积压的尘土当中看到了一条长长的痕迹,很明显,这是一条绳子的样子,看来自己脑海中为数不多的印象并不是做梦,而是切切实实发生过的事。

车夫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前方便有马车的印迹,车厢的形状,车窗的形状,都在尘土中展露无遗,而在印记上,还有许许多多的脚印,看脚印的大小,并非一人在此来来回回走动造成,只有很多人聚集在此才能产生这种效果。

看来车夫头一次从看到的黑衣人也不是自己的梦境。

车夫脑海中闪过无数种结果,可思来想去,没有一个靠谱的,他一屁股坐了下来,不禁叹息道:这辈子动得脑子也没有今日一日多,而且这番头痛欲裂的感觉也说明他并不是一个擅于思考的人,看来只有体力活才是他的归宿。

他也不是倔强的人,想不明白便不再想,家人可还等着呢,他在此逗留只会让家人徒增担忧。

本欲离开,可在前方不远处,车夫看到了一道长长的血迹,血迹呈长条状,现如今已经干涸了,而且在车夫看来,这条血迹不算宽,并非拖动身上带血的人造成,反倒是......

车夫身子一颤,心中的这个念头让他惊恐不已。

这道血迹,难得不像掉落的人头滚动造成?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