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十二章 肉疼的钟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来古代对小孩的安全教育还真不重视,一串糖葫芦都能骗到一个小萝莉,真是容易的紧呢。

钟逸想着自己手中拿着几串糖葫芦,身后跟着几个小萝莉,不禁笑出了声。

但转眼看到小女孩纯洁不解的眼神之后,赶忙制止了自己这邪恶的念想,咳,这些都是祖国稚嫩的花骨朵呀,怎么能忍心摧残呢,恩……要摧残至少也得让她们长成花瓣呀。

钟逸这时也从美好的幻想中走了出来,向小萝莉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呀,家里边大人呢?”

小萝莉也不害生,用稚嫩的声音答道“他们去卖花瓣啦。”这时嘴里还在咀嚼着糖葫芦。

“哦,卖花瓣了呀,也不知道看着点你,真是……”

“等等!”

钟逸似是回过神来,上句话还没说完就又急忙问道。

“卖什么?花瓣?啥花瓣?”

小萝莉白了他一眼,眼中竟然有点看白痴的意味。

钟逸体会着这道目光,略显尴尬。

不过这也不怪小萝莉,毕竟钟逸的反正太过巨大。

钟逸眼睛转了转,摸着鼻子说道“你看呐,你吃了哥哥的糖葫芦,哥哥呢,也不准备收你钱,你帮哥哥一个忙,带哥哥去见一下你父母,好吧?”

钟逸充满了商量的口吻,这让小萝莉很受用,毕竟一个人的态度是很容易让人感受出来的,而让人尊重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需要的。

小萝莉想了想,狡猾的说道“可是,我还想要一个糖葫芦。”

钟逸无奈的摇了摇头,“行,都依你。”

在亲手给了小萝莉一个糖葫芦后,小萝莉兴高采烈的带着钟逸去寻找他的父母了。

两人途中聊的也是火热,钟逸从中了解到了小萝莉名叫张嫣。

父亲种花母亲摘花,一家以卖花为生。

可钟逸心中还有一个疑惑,为什么这偌大的凤临府街道连卖花的小贩都没见过一个,钟逸对这小姑娘也未报以希望,自然也就没问。

不过这小姑娘对食物造诣则是极高,听得钟逸直流哈喇子。

钟逸心里想到被这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掉了胃口,真是丢人,可仍是乐此不疲的与她讨论着。

这将近半个小时的路程二人却不觉劳累,相反竟有点享受。

小萝莉把钟逸直接领到她家门口,然后脆生生的大叫一声。

“爹,我回来了。”

一个人便欢快的跑进了屋内。

钟逸也不犹豫,紧跟着就进去了屋子。

钟逸推门便看见一中年男子,脸上充满了警惕之色。

钟逸道了声张伯好,并赶忙说明了来意。

张伯面露沉思之色,沉吟道“公子,不是我不卖你,只是我这花瓣被楚家全部收购了,如果我将花擅自卖给别人的消息传到楚老爷子耳中,我这一家老小还活不活啦。”

钟逸解释道“张伯,我用这花瓣也只是造个花篮,最近夫人生日,我也只是想给她个惊喜,张伯何不成人之美?我也退一步,出楚家双倍价钱可否?”钟逸说出这句话的样子看着很是肉疼。

“这……”张伯还未说完话,钟逸就打断了他。

“这事我肯定守口如瓶,让它烂在肚子里。”钟逸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我再好好想一想吧。”张伯用带着些犹豫的口吻说道。

场面有些尴尬。

“爹爹,钟逸哥哥人很好的,你帮帮他好吗?”张嫣用稚嫩的口吻突然说出这句话来。

张伯宠溺的看了张嫣一眼,无奈的说道“唉,嫣儿都开口了,我怎么舍得让嫣儿伤心呢,老夫今天就帮你一次吧,只是那双倍价钱?……”

钟逸赶忙答道“张伯豪爽,你答应此事都承担了偌大的风险,这区区几辆银子又算的了什么。”

钟逸说出此话后,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那一声心脏破裂的清脆声音,心里已将那张伯千刀万剐了数遍。

张伯笑眯眯的带着钟逸来到了种花的地方。

未见其面,已闻其味。

一股浓烈的香味已经传到他的鼻子中,沁人心脾。

这是他那时候最熟悉的玫瑰香气。

果不其然,成片的玫瑰争相绽放,红的刺眼,红的热烈。

钟逸心中很是兴奋,因为只有最佳时节采摘的玫瑰做成的香水才是效果最好的。

钟逸狠狠心,将自己剩余的银子全部用了出去。

毕竟这里是古代,没有精密的仪器,钟逸对自己的成功率并没有多少信心。

钟逸买完之后与张伯寒暄了几句便准备告辞。

可张伯随口说的一个信息却让钟逸重视起来。

楚家将凤临府所有花农用大价钱买通,但并不切断林家的原料渠道,林家原料依旧正常,甚至比之前量更大了。

这让钟逸很是不解。

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事必有蹊跷。

但钟逸也没准备将这个消息告诉林家之人。

第一,他们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如此重大之事必定有所察觉,自己再将之告予就显的多余了,而一入赘的外人对自家命脉指手画脚恐怕会让有心之人多想。

第二,林家为报多年前一恩情才将之收留,从进入林家之日起,受到多少侮辱与歧视自己心里也清楚,要让自己对林家抱有多大好感,并与林家共存亡的话多半是不可能了。

钟逸心想,无关自己的话他们爱怎么闹怎么闹,自己不添把火就够意思了。

略显无耻,但也实属正常。

……

钟逸带着包裹好的花瓣直接回到了林府,东藏藏西藏藏,藏了老大一会儿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最后还是带回了自己的屋子。

林雪瞳如同往常一样,依然不在屋子里。

钟逸心中不忿,哪有新婚的妻子整日抛头露面,丢夫君一人独守空房呢。

钟逸顿时感觉自己的男性地位收到了威胁,他发誓一定要找个机会重振一下钟家的夫纲。

不过机会这玩意儿太虚幻,能找到就找了,找不到也就算了。

钟逸随手将花一放,便走了出去。

一天的劳累让他肚子很空,因此他决定去觅食了。

钟逸想了一想,又将心思打在了厨房之上,可在去厨房的路上钟逸却改变了主意。

因为,他很幸运的听到两个仆人的聊天内容,这让他身上一阵冷汗。

“你听说了嘛,最近咱们这林大厨可是暴躁的很呀。”

“唉,谁说不是呢,我昨天去吃厨房偷吃是被他拿着刀赶出来的,多吓人呀。”

另一仆人幸灾乐祸的说“你可知道为何?”

“你知道?快给我说说,这林大厨以前对咱们偷吃东西这件事,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昨天他到底吃错什么药了呀!”这仆人愁眉苦脸的问道。

“你别说,我还真有耳闻。”另一仆人若有其事的说道。

“我听说啊,前几日有一不长眼的小贼偷了林大厨的鸭子,你说偷鸭就偷鸭吧,还把林辰风林二爷养的宠物鸭给人换上了,林大厨也没细看就直接做了,在晚宴上林大厨半点都不知情就被二爷打了起来,听说不是老爷拦着都得打掉林大厨半条命呀,你说林大厨能不生气么,对偷吃的人下手能轻么。”

另一仆人脸上充满恍然大悟的表情。

钟逸听到这里,感觉对林师傅也很是愧疚。

当时的钟逸偷完鸭子后在院里又发现只鸭子,他好心怕林大厨被责骂就把新发现的那只鸭子送了回去,没想到啊,好心却办了坏事,你说你一威风八面的林府二当家养什么鸭子呢,丢人不。

钟逸也是将所有错都归结到林辰风身上。

而钟逸刚才本想再去偷点东西来做,可听到这两个仆人的对话,钟逸很怕林师傅把他当做鸭子给剁了,虽然肉全是林雪瞳那婆娘吃的,可换鸭子这切切实实是钟逸所为。

钟逸自知理亏,也就出了林府随便找一酒楼吃了开来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