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一百章 一步错,步步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旭的性格便是这般,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什么例法规矩完全限制不住他,说实话,他这样的人比起林屠来更适合以杀人为生,不管林屠是假仁义还是真性情,至少他的所为所为说不了谎,他这么办事,在这个行业当中迟早会让他吃大亏的。

“林屠,依你之见,我杨旭的法子如何?”

林屠不知作何回应,对他来说,这种做法依旧不合规矩,既然答应不取吴俊明的性命,无论吴俊明府中到底藏着多少银子,与自己都没有关系,允诺下的事,定要办到,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钉,出尔反尔其实大丈夫所为?

可按目前的情形来看,林屠若是连这都拒绝的话,难免会让本就不和二人翻脸,他只好先行应下,再做打算。

“先按你说的办吧。”

“好!你要早答应下来,哪至于伤你我兄弟情义,这样皆大欢喜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杨旭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对他来说只要能给予自己足够的利益,就算认仇做父又有何妨?

他倒是高兴了,不过林屠依旧发愁,不论说什么,今夜吴俊明定是要杀的,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阻止不了他!只不过他要想个法子,不让手下兄弟反目成仇,毕竟这些人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就算没有情义,他也要为以后考虑,这是他的班底,无论死伤是谁,对他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林老大,既然你已答应,那现在便去商议,以免夜长梦多。”

杨旭一声林老大让林屠眉头一皱,反复无常乃小人是也,今夜过后,他要对杨旭有所行动了,这样的人放在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利益从自己后背来上一刀。

“好。”

林屠、杨旭一前一后,手下们自觉为他们让开一条道路。

吴俊明望着一步一步走近的林屠,心中忐忑十足,他知道这两人是商议关于他的处置,不过谁都不知道他们到底议论除了怎样一个结果,是杀他还是放他呢?

林屠从人群中走过,扫过周围弟兄们的眼睛,一双双眼睛或贪婪,或狠毒,其中一些盼着他杀人,而另外一些则是想获取更大的利益,不过没有一人心生怜悯,对人命抱有尊敬之意。

他们这样一人群聚在一起不是没有道理的,至少从某个角度来讲他们都是同样的人,冷血,残忍,视人名为草芥。

先前被五花大绑的车夫从昏厥中醒了过来,看着周围这些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又被吓昏过去,引得周围人阵阵发笑。

吴俊明看着为自己效力许久的车夫,心里想到,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至少不用受自己这般煎熬,在睡梦中给他一刀,糊里糊涂便见了阎王,再好不过了......

“有结果了?”吴俊明望着缓缓走来林屠,率先开口。

“一直都有。”林屠答道。

吴俊明心中“咯噔”一声,忽然生出不祥的预感,他颤颤开口:“这是你从未见过的财富,难道......你就完全不动心?”

林屠还想说什么,身后的杨旭闯了前来。

他哈哈笑道:“林老大你吓他作甚,蹦跶不了几日的老头再让你吓死过去可怎么办。”

接着他对吴俊明道:“老头你放心好了,我与林老大已经商议过了,只要你拿出的银子能让我这些兄弟们满意,那便留你一条活路,但你要是为了活命刻意夸大,你必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吴俊明听他这么一说,这才松了口气。

果然,在利益面前,无论是谁都会屈服。

“这个不必担心,府中收藏金银财宝,古董字画,只多不少,到时候见了自然明了。”吴俊明十分有底气,丝毫不慌,不过他的底气并非毫无道理,他的确有所依仗,为官这么些年,不说为朝廷做了多少事,也不说为百姓谋求了多少福利,他赚下的银子,哪怕后代吃喝嫖赌,都完全够用。

杨旭听他的口气,能听得出吴俊明不是说谎,他双目之中露出炙热光芒,面对即将拿到手中的巨大财富,没有一人不激动,没有一人能保持本心。

就连林屠都免不了心中一动,他冒着危险杀人是为何,奋斗这一辈子是为何,一夜之间便能让自己的愿望全部实现,唾手可得的美好未来,林屠难以保持本心。

可莫名的执念压抑住他心底的狂热,他一直都是位倔强的人,他认定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改变,哪怕在他脖子上架起一把锋利的刀刃都无济于事。

“林老大,事不宜迟,咱们出发吧?”

“不急,让兄弟们歇息片刻。”

杨旭还想反驳什么,不过压下了脱口而出的话,能让林屠答应下他已然不易,在这个关口上,杨旭就不再多生事端了。

林屠蹲坐在在吴俊明身边,瞥了眼吴俊明身后的屈扬,屈扬身子一震,不禁颤了起来,如此冷冽充满杀气的眼神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到底手里沾满多少鲜血才能让人拥有这般眼神,就算说面前的男人杀过上千人,屈扬都不会质疑......

“他是你什么人?”

“学生,现如今的吏部侍郎。”面对林屠的发问,吴俊明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林屠淡淡点头,突然,一股刺鼻的古怪味道冲进他的鼻腔,他循着味道,在屈扬的双腿间找到了源头。

脸上挑起一摸彼此都懂的笑容:“你的学生可不比你淡定。”

“不,他今日能随我一起,已经勇气可嘉了。”吴俊明头一次反驳道。

“哦?难道你已经提前预料到有人要对你动手?”林屠对吴俊明的说法感到奇怪。

“不仅如此,连地方都不差分毫。”吴俊明脸色寻常,似乎这并不是一件令他骄傲的事。

林屠对此更加好奇了,他再次开口:“既然你能猜到这些,为何不提前返回呢?”

吴俊明脸上终于泛起了一丝笑意:“林屠说笑了,难不成在我身后就没有你的人吗?”

林屠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之言:“聪明,不愧能做到吏部尚书之位。”

“再聪明又有什么用,还不是陷入了你们的圈套,从聚仙楼一出,你们的人已经跟上了我的马车,无论我走哪一条道,都被你们玩弄于手掌当中。”自吴俊明酒散之后,他想明白了许多事。

在吴府外,酒楼外,以及从府邸到酒楼之中的主要干道,几乎都有对方的人,一旦吴俊明现身,就暴露于对方的视野之下,不得不说,吴俊明起手下了一步好棋,他从吴府后门偷偷出入,反其道而行之走另外之路前往酒楼,在这中间,没有一人发现吴俊明已经离开府邸了。

但将一手好棋下到绝路的也只有吴俊明一人了,因为屈扬的转述,让吴俊明对那三人放松了警惕,原本不准备露面的他心急吏部一事,选择与他们相见,反倒将自己送到了他们的嘴里,这样一来,再无逃跑的机会。

这也是吴俊明慢慢才明白的,程经业、乐荣、江志诚三人针对自己下了一盘很大的棋,吴俊明占尽先机,可奈何一步错,步步错,就因为冒然露面,他将自己推向了深渊。

“人不服老不行,想当年你的大名如雷贯耳,现如今却因想要活命而放低姿态,哎,可悲可叹呐。”林屠这声叹息寓意很深,饶是吴俊明,一时之间都没有全部听出。

但当他彻底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