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前路迷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或许,这是吴俊明为了测验自己的忠诚......

屈扬心中忽然冒出这个念头,但他越想越觉有理,因为这段时间吴俊明对自己的失望,才驱使他使用此种方式来考察自己,既是面临危险时的随机应变能力,同样也能看出自己对他到底有几分真心。

他偷偷望了眼吴俊明,却发现吴俊明神态安详,并没有几分慌乱,他对自己的念头更加坚定,一个即将面临生死的人为何会如此镇定?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事。

既然已让屈扬看透,那屈扬定要给他好好表演一番!

“老师,学生想明白了。”

”要下车了?“吴俊明对待屈扬从没有抱过什么希望,在让人失望这件事上,屈扬几乎没让人失望。

可未曾想到,屈扬竟斩钉截铁道:“不!”屈扬目光炯炯,与吴俊明对视,丝毫不躲闪,他用坚定不移的语气道:“自从我进入朝廷起,从一无名小卒成为今日吏部侍郎,是老师一手提携所致,如果没有老师,也便没有屈扬的今日,既然老师遭遇如今遇险,屈扬又岂能弃老师而去,这与背信弃义的小人又有何区别,屈扬这一辈子明白的道理不多,不过知恩图报四个字却还是晓得,所以无论老师经历什么,屈扬定与老师一同度过!”

这番慷慨激昂之词让吴俊明刮目相看,甚至双目之中隐隐有热泪留出,果真,屈扬对他的忠诚五人能够比拟,在如此危险境地竟还愿意与自己一同前往,天底下难遇第二个人,要知道,这可是实实在在丢命的买卖啊!

“不愧是我吴俊明的学生!不愧我这么多年以来的栽培!是条汉子!”吴俊明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他心中十分欣慰,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屈扬这么懂事,实属不易。

听吴俊明这么说,屈扬能看出吴俊明对自己方才表现很是满意,同样,他也觉得自己足够传神,那份英勇赴死的气概,那番热血沸腾的忠心之言,单是听来就令自己澎湃。

“誓与老师同进退!”

吴俊明拍了拍屈扬的肩膀,叹息道:“若此时平安度过,我定要为你争得尚书之位!”

屈扬眼中闪烁着光彩,吏部尚书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仅仅因为一次考验便成了自己囊中之物?这也太简单了吧,不过一阵狂喜冲上心头,他无暇在思考其中奇怪之处,或许是自己演技精湛让吴俊明深深感动也说不定呢。

若吴俊明知道屈扬会做出方才的答复是因为把吴俊明的话当做考验,那他不知道到底会作何感想,到时候别说尚书位子了,就连现如今的侍郎都得让他滚蛋。

不过这是后话,现在唯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活下来。

其实吴俊明也奇怪的很,他分明找不到丝毫证据,却能十分肯定,前路到底是否有设伏,这也是一件不确定的事......

马夫完全不知车内发生了什么事,他习惯的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坐于马背上,心里想着将老爷送回府与妻女的团聚,可他完全不知一场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危险即将降临在他的头上,他很无辜,不过这样无辜的性命数万万条,他不过几万万分之一,如草,如蚁,在自认为高贵的人看来低贱无比,如众人一般再寻常不过,死也就死了,没有人为他的死有所愧疚,也掀不起半分波澜,可他的死,毁的是一个家庭。

车外轻松惬意,期待着团聚,也奢望着吴俊明的赏银,车内氛围紧张灰暗,吴俊明没有丝毫想告知车夫的念头,他可以对屈扬说这些既是因为屈扬与他的交情,同样与屈扬如今的地位有关,吏部少一位侍郎也是对朝廷的损失,当然,屈扬不一定能以常理轮之,而车夫呢?从始至终,吴俊明从来没有将他放在自己同等的身份,哪怕他是因为自己而死,吴俊明不会生出半分愧疚,甚至庆幸十足,死的不是自己,只不过是为马夫而已。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悲哀,能够得到别人尊敬的永远只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那些人,身处最底层,不配以人论之,本就没有半分人权,更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同等对待。

两者之间永远有一套无法逾越的鸿沟,这道鸿沟区别身份地位,也区别生命贵贱,但生命不应该有贵贱之分,从始至终,都应当如此。

吴俊明揭开帘子,看着周围熟悉的场景,今夜却带他一丝陌生的味道,他知道,距那条小路越来越近了。

“屈扬,我已知你心意,不过在必要时刻,还是以保全自己性命为重,毕竟对方出手,就有百分百的把握,来者决然不少,在知必死的情况下,没必要白白送上一条命。”

看着吴俊明真诚的目光,屈扬头一次质疑自己的念头,不过转念一想,或者这依旧是吴俊明的试探呢。屈扬思索道。

“老师你放心,我绝不是苟且偷生之人,但凡我站着,就不能让别人伤害到老师分毫!”

这番话在吴俊明听来感动不已:”这么多年来,是我错怪你了,你一定都很好,是一条有血性、够忠心的汉子。“

屈扬淡淡笑了笑没再说话,可心底里忽然泛起一丝忐忑,他觉得事情没有他想象当中的简单,吴俊明为什么非要在这种时刻来考验自己呢?难道是因为喝了酒?期盼自己酒后吐真言?

可他同样应该想到,酒壮怂人胆啊!

屈扬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景,月亮隐藏在厚重乌云背后,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

......

“到了何处?”

车夫从车外道:“回禀老爷,马上便到东长义了。”

吴俊明心中一紧,东长义正是那个藏匿在富饶京城中的僻静之所,它之所以没有被居住的人们打搅,是因为这里在很早之前是刑场,当中斩首就是在此进行,基于对鬼神的敬畏心,很少有人在周遭住下,因为对他们来说,杀人的地方很晦气,不仅会让他们运气变差,还会时常遇到不好的东西。

月黑风高夜,就是在繁华之处动手都不会惊动睡梦之中的人们,更不必说本就没人的地方,再者来说,就算听到自己的救命声又如何,难道会有人前来帮忙吗?痴心妄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各人自扫门前雪罢了。

吴俊明不是没有往回返的机会,若从酒楼一开始从另一处走还有可能,可行至半中间他才后知后觉,对方一定早已安排上了堵截自己的人马,这并非吴俊明的猜测,是吴俊明偶然透过帘子看到的,一直有一辆马车跟随自己,也就是快到这儿的时候才放缓步伐,想必是已将自己赶之丧命之地,就怕自己从回身而逃,他提前设后埋伏,让自己无路可走。

现在一往无前尚有几分可能,但往回退,定不可能。

吴俊明透过帘子打量着车外,若是下马而行,定不易发现,可一旦露出蛛丝马迹,他便没有半分逃走的可能,马车是丢不得的,这就像仅剩一把匕首的人把匕首丢掉,之后便成了手无寸铁之人,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看着吴俊明的沉重的表情,屈扬也紧张起来,前头真不会像吴俊明说的一样有什么埋伏吧?他可不能死啊,就算死,也不能为吴俊明陪葬吧?

可现如今下车反而来不及,甚至让吴俊明彻底失望,倒不如赌一场,这是否是吴俊明的考验,前面有无埋伏......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