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刀落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而从相反方向离开的吴俊明与屈扬,两人坐于轿内,与刚出酒楼相比,两人也发生了一番变化,至少醉酒之相没有方才那般严重,吴俊明虽眩晕无比,不过思绪却清明无比,他知道现在身处何处,也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屈扬则状态更好,他本来酒量就不错,再加上年轻的缘故,身体素质比吴俊明要强上许多,再者来说,与外人喝酒一定要藏着掖着,这实在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毕竟没有人知道知道谁对你存有好心,谁对你抱有恶意呢?

“屈扬,现在走到什么地方了。“吴俊明靠在车窗,两根指头捏着眉头,一阵阵头痛从此处传来。

屈扬揭开帘子看了一眼,在月色之下,他隐约能认清此处。

“从聚仙楼出,拐三个弯儿,陷入经已到大北街了。”

“回府还需要多长时间。”吴俊明又问道。

屈扬虽然不知吴俊明为何如此发问,不过思索过后还是答道:“半个时辰,老师您的府邸距聚仙楼一南一北,按现在马车的速度,怎么着也要半个时辰。”

“太慢,让车夫快上一些。”吴俊明口气很急,似乎身后跟着夺命的亡魂一般。

“为......为何?”屈扬有些不解,一顺嘴问了出来。

“你照我说的做便是。”吴俊明可没空跟他解释,他揭开车帘,望了眼窗外被厚重乌云遮住的月亮,心中没来由一颤,今日......看来要有大事发生。

屈扬不再触吴俊明的霉头,他照吴俊明吩咐将话传出后闭眼养神,屈扬所住府邸比吴俊明还要远上一些,他在更南的位置,所以走吴府这条路,算是顺路,他并不需要半路下车。

......

......

距自己府邸越来越近,吴俊明心绪不宁,他知道从这条路回府是要经过一条小路,这条小路曾作为斩首示众的地方,所以周遭居住着很少人,若经此路,就算遇到刺杀都不可能被发现。

可最让人无奈的则是这条路无法避开,他是回府的必经之路,吴俊明无论如何都要从这里走。

今夜的他佯装醉酒,从程经业、乐荣、江志诚三人身上看出了许多东西,虽然他们并无失言,可各自的眼神当中,藏着深深的心事,往往与自己对视,会不禁意避开,这使吴俊明有所不解,同样也让他有所忌惮,这种现象很奇怪,一人为何在别人眼神将至时刻意移开,这是在躲避什么?又或者是害怕暴露什么?

在吴俊明的理解当中,会发生如此现象的原因只有两种,一是因为对方位高权重,自己身卑命贱,对方一眼便受宠若惊,很显然,他吴俊明现如今并没有如此能力,甚至就在他最盛之期,遇到这三人都不可能让他们如此谨慎对待。

运用排除法,只能是第二种缘由,此种原因则是因为对方心中有愧,这份愧疚不止是先前的事,更有可能是以后发生的事。

难道是他们要对自己动手?

从吴俊明决定赴宴起,他便已经有了这个念头,在听屈扬汇报情况后才稍稍打消,可真正见到那三人后,念头愈发强烈,他们三人绝不只是简简单单邀请自己吃顿晚宴,而真实目的也与死谏完全无关,试问,若三人真与吴俊明协商此事,又岂会只谈一句呢?哪怕明知道对方强烈拒绝此事,可为了自己的性命与前途,也一定要尽最大努力,但他们三人偏偏相反......

这让吴俊明心底慌乱,看来,今夜不太平静啊。

心脏砰砰直跳,吴俊明惹着疼痛欲裂的头,揭开帘子看着窗外之景,也让冷风吹进车内使他清醒。

对面而坐的屈扬身子一颤,如今的天说热不热说冷不冷,可一到晚上,便是能冻死人的存在,所以他对吴俊明此举很是不满,为何非要观赏夜色呢?更何况这乌漆嘛黑又有什么好看?

“老师,酒罢之后最好别吹冷风,会对身子不好,严重者更有可能感染风寒。”屈扬装作好意的提醒道,其实是他自己扛不住冻罢了。

吴俊明又哪能看不出取样的真实意图,他们二人师生多年,而且更是在吴俊明不断提携之下,屈扬才有今日的成就,他将屈扬不止将下属学生对待,在某段时日,甚至要亲过自己的儿子,所以他比屈扬更了解他自己,这种程度无异于他一撅屁股,就知道放什么屁。

“哼,风寒?你要命还是要身子,命都要没了还怕感染风寒??”吴俊明冷哼一声,欲将目前的处境说予屈扬,至少让他多一分准备,便能多一分生还的希望。

取样当下便愣住了,他磕磕巴巴道:“老......老师您说什么?怎么命就没了?咱们现在不是行驶得好好得嘛,老师为何要这么说?”

“程经业、乐荣、江志诚三人,定在前途设伏,为的就是取我性命,若你害怕,现在下车也来得及。”吴俊明转念一想,对方既然设有圈套,那定是必杀的架势,多一屈扬少一屈扬没什么差别,与其让他陪葬,倒不如下车暂避风险。

“他们?为何?他们为何要对老师动手?方才酒桌上不还好好的嘛?难道因为酒不够尽兴?”

吴俊明没想到有朝一日竟从堂堂一吏部侍郎嘴里听到如此幼稚的话,取样这么一说,反倒是他不清楚屈扬是否在开玩笑了,这真是一个成年人该有的心智吗?吴俊明愈发不确定......

“商议失败,他们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他们,而只有我一人手中掌握着他们的贪污证据,只要我一死,不会有任何后果,你说他们是选择杀我,还是将宝押在议和上?”

“可是......老师是怎么知道呢?难不成从他们身上看出了端倪?”屈扬整个人缩成一团,现在已经不是冷风的缘故了,听了吴俊明的话,他身子止不住的打颤,就好像头顶悬着一把不知何时会落下的大刀。

吴俊明摇摇头:“直觉,混迹官场这么多年,打他们脸上一看,便知心底是否藏着恶意,观人之本事,我十次仅有一次失误,今夜......错不了。”吴俊明心里想:自己这辈看人鲜有走眼,不过仅仅几次的走眼当中,却改变了太多东西,他悔不该当初因为屈扬的愚忠而收为学生,这么多年里,就算一只猴子,也学有几分人相,可屈扬完全没有丝毫进步,当然,这其中也有吴俊明的因素,若非吴俊明事事为他摆明,很可能现如今的屈扬也能独挡一面,不过再多的奢望,吴俊明还是不敢有。

“不会吧?杀人是要偿命的,他们怎么会如此冒险?”屈扬心存侥幸,希望从吴俊明嘴中得到肯定的答复。

“......”

但屈扬这番话让吴俊明颇为无语,杀人偿命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一句空口号罢了,没有权势与银子压不下的东西,如果有,那就用更大的权势,更多的银子,为官者都清楚,口中的父母官,百姓在他们眼中连只蝼蚁都不如,若一条性命能让自己官升一级,他们不介意手下沾满鲜血。

“信不信随你,不过下车只有这一次机会,若你现在不走,到时候赔上你这条命,九泉之下可怨不得我。”吴俊明说完此话便沉默了

屈扬细细品着吴俊明话中深意,事到如今,他仍不愿意相信程经业、乐荣、江志诚三人起杀心动杀手的事实,先前酒桌上如此殷勤亲切,难道全都是假相吗?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