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服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程经业、乐荣、江志诚三人赶忙起身,连连否认道:“吴尚书何出此言!您能来已经给组我们三人面子了,迟与早毫无关系。”

说起来,吴俊明现如今只是为闲赋在府的老人,三位在朝侍郎根本不需要如此恭敬,他们三人这种态度,是有原因的,要想使其毁灭,必先使其膨胀,这是一门捧杀的艺术,一旦吴俊明因为他们的热情态度而放松警惕,到时候他们再动手就会容易许多。

吴俊明在屈扬的搀扶下走进厢房,随意找了个位子坐下,屈扬伺候在他身旁,如同乖巧的亲孙子一般,这幅模样又与翘着尾巴等待主人赏赐的哈巴狗无异,但屈扬又怎么能算得上狗呢?狗那般的忠心,够他这辈子学了。

“既然是酒宴,酒桌上就没有这么多规矩,再者来说我这位老头可不配再称吏部尚书了,什么时候回到朝廷难以确定,陛下此番态度有多坚决,诸位也不是不知,三位,对我这糟老头子不必客气。”吴俊明笑着说道,虽然从他神情当中看不出丝毫不对劲,不过语气之中的寞落还是很能听出来的。

“好,听吴大人的话。”表面上虽然三人应承下来,可他们三人绝对不会那般去做,因为没有一人不喜欢恭敬,这代表着自己的地位与脸面,正是因为吴俊明道到达过他们一辈子抵达不了的巅峰,他对别人对他的态度更为看重,所以程经业、乐荣、江志诚三人要更加殷勤才是......

程经业使唤店小二再添幅筷子与酒杯,既然吴俊明来了,他们今夜的计划就要实行,而这计划当中的一环是吴俊明醉酒,当然了,哪怕不醉,三人设下的圈套吴俊明都难以逃脱,只是喝醉效果更加罢了。

醉仙楼的效率非同寻常,程经业话音刚落,门外便送来想要的东西,不得不说,贵确实有贵的道理,无论从自身安全还是服务质量上来看,醉仙楼都是优中之优,待人接客场所首要之选。

吴俊明看到酒杯,眉头一皱,转而又疏展开来,他苦笑着对三人道:“今夜这酒,我这老头就不喝了,人一老呀,身体便大不如前了,之前连着喝三点都没有半点异样,现在不行了,只要稍微喝点,酒后便别想好过。“不难听出,吴俊明对曾经的向往,与现在境况的无奈。

可三人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

“吴大人既是官场之人也是酒场常客,自然知道酒桌上谈事事半功倍,在哪件大事做成之前,都缺不了一顿大醉特醉的酒,屈兄,你说是不是?”

正在走神的屈扬没听清程经业所言,他一愣,下意识道:“啊?是......”

屈扬这般回应,让吴俊明也是一愣,他现在有些怀疑了,屈扬到底是自己的人还是对方的人,在这上面竟然给自己下了一个套......

很显然,吴俊明的担心是毫无必要的,屈扬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被反动呢?他只不过是傻罢了。

连屈扬都这么说了,这顿酒定是逃不过去了,吴俊明只好微微点头:“今夜与三位挚友相遇,心里愉悦,少喝几杯未尝不可。”

“豪爽!吴尚书脾气依旧,果真豪爽!”程经业也没纠结对方要喝多少,毕竟喝酒这回事,一旦喝起来,哪里还由得了你呢?

程经业亲自为吴俊明与屈扬斟满酒,接着他们三人共同举杯:“今夜有幸吴大人赏光,这头一杯酒,由我们一同敬吴大人!”

三人一饮而尽,吴俊明一看着架势,他也不好只抿一小口,于是一杯酒全都进了他的胃里,强烈的刺激感让吴俊明连忙挑了几口菜,虽然装酒的容器只不过是小小一盅,可苍老的身体不允许他像壮年那般放肆挥霍,外界一点小小的刺激便会让它大受伤害,人呀,不服老是不行的的,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应该接受变老,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吴俊明刚刚落杯,程经业又满上,今夜的目的很明确,就算他醉得像一滩烂泥,可吴俊明也不可全身而退。

“吴大人,这第二杯酒,就该由你敬我们了。”程经业微笑说道。

吴俊明望着他,既没举杯,也没出声,静静等待着他的解释。

程经业道:“进门时,吴老已经说过,酒桌上没有身份的差别,不知吴老所说是否作数?”

“自是做数,酒宴若加身份限制,还有什么尽心可言。”不论什么时候吴俊明对此结论都不更改,在他心底一直这么想,从来没有发生丝毫改变。

“那便是了,酒桌上一直有个规矩,迟到者自罚一杯,这从没变过,今夜吴老应不会坏了规矩吧?”

“这......”吴俊明没想到,曾经的一句话竟然为自己挖了个坑,然后现在又主动跳下去。

可话已经说到此处了,吴俊明不可能食言。

“这杯酒我等三人陪吴老一同喝,不算吴老罚酒,来,起一个!”程经业再次煽风点火,他们三人一杯下肚,吴俊明又不能干巴巴的看着,只好也跟了一杯,喉头的辛辣尚可接受,可胃中灼烧之感实在出乎他的意料,曾经他也算是酒桌的王者,因为应酬原因,几乎夜夜泡在酒楼当中,酒量大增的同时不说还练就了一个精钢不坏的胃,可自从他登上尚书之位,便无须再看别人脸色,交际少了的同时,喝酒也就少了,久而久之,曾经的积累全部烟消云散,再加上苍老之躯,让他难以同年轻时那般不痛不痒,这股酒劲儿,着实让他有些受不了......

正因为这个原因,吴俊明只得开门见山,本来彼此双方谁先提出这个问题主动权便掌握在对方手中,可谁让吴俊明喝不过对面三人呢?

“三位,信中所写我全都看了,你们之意我也清楚,既然今夜我会前来,便是想与三位商量出一个结果,至少让你我都能接受。”

程经业显然没想到吴俊明会这么快进入主题,他原本还以为要胡乱寒暄几句硬等对方开口呢。

可既然对方已经开口,程经业也不可避而不答,他坦率开口:“吴老,信中所写言简意赅,并非我等不愿帮你,只是你的方式我们三人实在难以接受,若因此我等担圣上怒火,这也是吴老不愿见到的事,对吧?”

吴俊明只得点头,其实对方的生死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只要在他们死前让自己得到想要的东西便可,但双方以挚友的身份相处,吴俊明只能陪着演戏。

“程小友所说不错,因为帮我使你等深陷泥潭,我哪能过意的去呢。”

“对,所以吴老,您应当从长计议,既能让你重新返回吏部,同样也不会让我等担有风险。”程经业乘胜追击,其实他心底明白的很,说这么说只不过是白费口舌罢了,因为不论是他还是吴俊明,都不可能想到另外的方式,死谏听起来危险,可实际上是现如今最合适的途径了。

但他依旧要说,只是想让对方放松警惕而已,吴俊明是只老狐狸不假,可在多次暗示明示的情况下,他不信吴俊明会不上当!

果真,吴俊明作沉思状,但转瞬之后,他又无可奈何道:“三位小友,说起来惭愧,老头子的确无能为力,事到如今,除了这个法子外,没有另外解决方式。”

他的说辞,都在程经业的意料当中......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