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从长计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可归根结底,今夜的酒是逃不掉了,梁君几次三番的邀请容不得钟逸拒绝,他在这上面可是下足了功夫,今日一大早便在府门等候,而且昨夜也不知等到钟逸几时才回屋,钟逸若是在一口回绝,未免不近人情,虽然他相信二人的关系不是一两顿酒就能影响到的。

但话也说回来了,如若真这么做对梁君来说心里一定不是滋味。

而且钟逸如今的胃也允许他小酌几杯,方才的恶心之意只是本能罢了,等酒下肚,一切负面情绪都随之消散。

不过这次之后,钟逸便要再进入一段时间的缓冲期,俗话说小饮怡情大饮伤身,钟逸不能因为一时的痛快对身体造成永久性的损伤,身体要紧,小命要紧,性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酒宴开始,梁君钟逸两人都很愉快,伴随着梁君一个个奇闻怪谈,酒宴的氛围被推到了高潮,但这个时候钟逸的胃开始隐隐作痛,他只得求饶,梁君也不是胡搅蛮缠之人,以最后一小杯的形式,让酒宴成功结尾,两人相互搀扶着都很尽兴。

酒罢,钟逸没有着急回屋,而是在院内散起步来,这倒不是他的闲情雅致,只是在不久前钟逸得知林雪瞳对于酒味是难以接受的,他回想之前林雪瞳强忍恶心照顾醉酒时的他,让钟逸心疼之余也有愧疚,这样贤惠一心为夫的妻子,值得钟逸庆幸。

夜风瑟瑟,钟逸裹紧了身上的衣物,离夏季还有一段时日,京城早晚还是十分寒冷的,再加上不解风情的春风,更添几分寒意。

也正是如此,让钟逸身上的酒味很快便消散而去,虽然并非干净,但残余味道已经很淡了,至少不会让林雪瞳产生恶心之感。

屋内,烛光依旧亮着,不知何时,这已成了一种规矩,只要钟逸未曾回屋,烛光便不会灭,无论钟逸身处何地,想着那摸光亮,心里也会充满温暖,有光便有家,有家又岂会寒冷呢?

褪去衣物,吹灭蜡烛,钟逸平躺床上感受着林雪瞳的温度,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就连梦里,他都是充满愉悦。

钟府的夜,安逸和谐,微弱的呼吸声伴随着沉重的鼾声构成美妙的乐章,一切都是尽然有序,令人舒心。

......

......

夜,供人休息,若有不曾休憩的人,不是图谋不轨便是藏着难处。

乐荣、程经业、江志诚三人集聚一起,为吴俊明强迫死谏一事劳心伤神。

但三人态度统一且坚决,绝不让自己陷入险境,他们不可能为了吴俊明而承担如此巨大风险,死谏沾一死字,若处理得当则为谏,可一旦惹得圣上恼怒,唯有死路一条。

别说他们三人不敢,就说当初的吴俊明,都对此避而远之,现如今却强逼他们三人如此,可真是不是自己的命不心疼呀。

乐荣率先开口:“吴俊明欺人太甚,若此番你我任之差遣,定让他再进一步,如今是死谏,下一步便真是要你我性命,我们绝不能放弃底线,否则会有性命之忧啊!”

程经业、江志诚都觉有理,义愤填膺道:“用你我性命为他做这个踏板,他吴俊明何德何能!也不看看他那张老脸配吗!呸!”

江志诚与乐荣一般,同样是暴脾气,若是吴俊明现在他面前,十有八九是要动手的,曾经乐荣、程经业两人深夜造访吴府而江志诚未去是因为府内有事,若那晚带着他,乐荣大事可成,正因为去的是优柔寡断的程经业,所以最终并没有对吴俊明动手。

程经业这时候开始泼凉水了:“乐兄、江兄,并非我怕了他吴俊明,只不过他的手里确实掌握着你我三人的把柄,若咱们不听于他,他将证据公之于众,咱们三人不照样要有牢狱之灾?到时候死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程经业思虑周全,两个莽夫身边配一个他,虽然在满心热血的时候很扫兴,不过很大程度上的确能避免他们鲁莽行事。

当然了,乐荣粗中有细,江志诚火爆脾气,也果断勇猛,他们能有今日的成就,自然有其独到之处,若单是鲁莽,那去当武官得了,为何要进入尔虞我诈的文官之中呢?

果真,他们并没有忽视程经业的话,反而对此很上心。

乐荣思索道:“这是没有办法绕过的事,你我都清楚那份证据有多重要,足以让你我三人死无葬身之地。”

江志诚附和道:“没错,所以一定要对此慎重处理。”

“如何应付?将证据偷出来?清楚这份证据关乎我们生死的不止你我三人,吴俊明比我们更加明白,这是他唯一的依仗,哪有什么好的办法呢。”程经业叹了口气,虽然说这些话有些丧气,可这就是事实。

乐荣冷笑一声:“为何非要偷证据?难道不能毁灭证据?”

此话一出,程经业已经知道他下一句想要说什么了,他面色阴沉没有回应,反倒是江志诚不知所谓,他反驳道:“就算是毁灭证据,也一定要知道吴俊明将它放在了何处,而且是不是只有一本,吴俊明是否进行复制,但咱们对此同样无可奈何......”

乐荣阴翳的双眼望向江志诚,缓缓开口道:“其实要毁灭的,不一定非是证据。”

“那是什么?”江志诚被这不知所谓的一句话搞昏了,现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所有困境都是由这份证据引起的,除了毁灭证据,难不成还有别的方法?

啊!

......

江志诚忽然明白了过来,他吃惊的看向程经业,却发现程经业脸色不起半分波澜,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江志诚难以置信的向乐荣问道:“这种事......风险太大了吧?”

乐荣淡淡问道:“那么江兄觉得是这样危险还是死谏更要凶险几分呢?”

“这......”江志诚一时语塞,但他在心里已进行过利弊权衡,的确如乐荣所说,与其冒险向康宁皇帝死谏,不如毁灭吴俊明,至少在他看来,现如今的吴俊明一无职权,二无靠山,三无死忠,基于这三点,哪怕他死,都不会有人为了他的身后事而与自己为难,就算有一屈扬又能如何,他与自己三人职位相同,难不成他还有别的势力不成,所以这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呀。

“可行。”半天沉默不言的江志诚嘴里蹦出这两个字。

乐荣连道几声好,他兴奋道:“江兄果然好气魄,如此胆识,在下佩服!”

江志诚呵呵一笑:“乐兄谬赞,说起来果断,乐兄才是第一人,能想到如此高招,不愧乐兄!”

两人商业互夸,让程经业一人不是滋味,合着三人里他们称兄道弟就他一个局外人?他只不过是觉得思虑周到一些为好,毕竟对手是吴俊明,曾经在朝廷一手遮天的老狐狸。

“程兄如何看?”江志诚见程经业脸上阴晴不定,上前主动问道。

程经业深思熟虑道:“此事需从长计议,吴俊明有多狡猾乐兄、江兄应该比我清楚,就算要对他动手,也一定不能让他有所察觉,至少要有一个周密的计划,要知道,一旦让他得知你我三人的目的,定然立马将证据公之于众,再者也不好寻下一个机会,所以咱们务必一次成功以绝后患!”

程经业所言极是,不论是江志诚还是乐荣都十分信服,乐荣道:“你我上次于他府邸,丧失一次绝佳良机,不过倒也无妨,至少没让他看出你我意图,程兄的话不错,对于此事我们绝不能疏忽大意。”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