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白热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麻将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不过只在温源与郭秉的眼中看到紧张之色,钟逸对输赢完全不在乎,这些银子本来就不属于他,就算还回去,对钟逸也没有造成实质性的损失,只不过虚度多半日光阴罢了,而宁嘉赐则是对自己的迷之自信,只要稍微有一点赢的可能,在他这里便会被无限放大,这种心态的养成与他的身份背景有很大的关系,东宫太子、未来国君,这样的让人理所应当自信,哪怕自负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只是那份自信一定要有实力作为依仗,否则只会然人看笑话罢了。

古往今来,钟逸敢说一句话,大宁的臣子最为高傲,特别是文臣这一群体,守着心中的文人傲骨与气节,哪怕面前站着的是皇帝,也绝不能侮辱他们的尊严,不像权贵皇权折腰本是一件值得钦佩的品质,可到现在却有些做秀的味道。

但凡自己的名气因为这一次与皇帝的对碰而传出去,迎接自己的便是无数人的传颂,还有官场之中的平步青云,而如今的天子又岂敢因为自己的心情而误杀一位臣子?这是要遭天下口诛笔伐的恶劣行径,正因为有了皇帝的保守,才是文人群体一步步得寸进尺。

所以身为皇帝一定要有折服他们的本事,以宁嘉赐现在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钟逸很担心他日后在朝廷中的处境......

说到这里,话就有些扯远了。

牌局继续进行,经过钟逸几轮的摸牌,却仍旧毫无进展,而且牌越来越少,钟逸现如今也不能再改虎牌的类型。

正在盘算下一步该入去出牌,钟逸忽然听到宁嘉赐一声震耳欲聋的:“听牌!”

声响之大让其余三人耳中嗡嗡作响,气势之足无异于大宁收复匈奴。

这仅是简简单单的麻将,若真让宁嘉赐带兵上战场,不知会不会一人呵退三军呢?

宁嘉赐笑嘻嘻的望着钟逸,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钟逸,本殿下说过,这次一定要让你输个心服口服,你看,这不马上就要应验了?”

钟逸面容不变,心底波澜不惊,平淡道:“殿下所言甚早,这只是听牌,等到胡牌的时候殿下再说也不迟。”

“早晚的事!”宁嘉赐在手里没什么东西的时候都要嘚瑟,现在听牌自然更是肆无忌惮起来,更何况钟逸还未听牌,这对于宁嘉赐来说是一件值得兴奋与激动的事,似乎比他早一步听牌便能早一步胡牌。

但麻将远远没有他想象当中的简单,有些人起手听牌,可一直到一把结束都拿不到自己胡的那张牌,它是一个运气游戏,虽然其中不乏技术的存在,但真正起主导作用的仍旧是运气。

当然了,如果玩牌的人会出老千,上面这番话完全可以当做没有说过......

钟逸心里不急躁,他已经做好输给宁嘉赐的打算,在做最坏打算的时候,事情就算成真,对他来说也没有想象之中的悲痛,而输钱对于钟逸来说早就无关痛痒了,他可是个隐形的富豪,不过也只是比同等官职的人来说......

但让钟逸没有想到的是,在仅仅过第二轮的时候,他便摸到了四索,这样一来,钟逸便可以胡南风与三筒。

“听牌。”在钟逸扣下一张牌的时候宁嘉赐满眼不敢相信,为何钟逸能与他前后脚听牌,他这么多把里好不容易有一两次听牌,而钟逸却能把把听牌,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一种奇耻大辱。

不过钟逸又不是玩赖的人,他不可能因为意气之争而弄虚作假,唯一的答案就是钟逸的确可以胡牌了,宁嘉赐心里生出一股浓浓的挫败感,自己努力许久的东西别人如此轻易便能得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不公平吧,这是他头一次体会到这种滋味,不好受的同时也让他有所感悟......

在宁嘉赐与钟逸之后,温源、郭秉迟迟没有动静,不过这局牌已经不需要他们的参与了,只要宁嘉赐能够胡牌,他们的银子也能从钟逸身边夺回,所以对他们来说,与其忙活自己的牌,倒不如绞尽脑汁思索出宁嘉赐到底要什么牌,这才是胜利的捷径。

牌墙里的牌越来越少,牌堆里的牌越来越少,宁嘉赐与钟逸神情各异,每出一张牌,宁嘉赐瞪大眼睛,心里已祈祷千遍万遍,求这样牌是自己所要,但次次让他失望,不过令宁嘉赐还算好受的是,这些牌也不是钟逸的胡牌。

而钟逸则是一脸淡然,似乎对他来说能否赢下这场麻将并不重要,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

温源、郭秉心想光靠宁嘉赐不是办法,关键时刻还是要靠他们自己,他们心中同时生出将手中的牌一张一张打出让宁嘉赐胡牌的打算,可转念一想,钟逸也听牌了,若是谁将牌打到了钟逸手中,不知要让宁嘉赐暴怒成怎样一副模样,所以他们也不敢冒这样的险。

这样一来局面就彻底僵住了。

宁嘉赐越发焦急,钟逸望着牌堆中一张没下的南风以及仅下过一张的三筒,对他来说至少还有三张牌在外面,可现如今一张都没有出现,难道说两张南风被其他人抓住了?这样一来的话他就只有唯一的一张三筒可以胡了,但这张三筒实在所剩不多的牌墙中还是在其余三人手里,钟逸也猜测不出。

一、二、三、四、五......

宁嘉赐心里默默将剩下的牌数了一遍,他惊恐地发现,牌墙中只剩下十四张了。

这样一来,只能摸三轮以及两张,胡牌的希望越来越小,宁嘉赐双目不禁暗淡下来,他再一次对自己产生质疑,难道说他天生打不来麻将吗?

与宁嘉赐一同着急的还有温源与郭秉,虽然宁嘉赐与钟逸没有规定平局的结果是什么,但绝对对他们二人没什么益处,可他们要怎样做才能让宁嘉赐胡牌呢?

“四万。”

“七筒。”

“西风。”郭秉打出这张牌的时候钟逸心中“咯噔”一声,可也只是相近罢了,并非他所要的南风。

“白板。”

“七索。”

......

一张一张牌打出,宁嘉赐与钟逸毫无反应。

钟逸这时候忽然生出一种预感,他望了眼紧张盯着最后一张牌的宁嘉赐,难道说真是那样?

但愿不是吧,如果真如同钟逸所想,那他们二人今日谁都胡不了牌了。

直到现在,牌墙中只剩下四张牌。

轮到钟逸摸排的时候钟逸并未伸手,而是开口问道:“殿下,若是你我平局,应如何计算?”

若是还剩十张牌的时候钟逸问这个问题,宁嘉赐一定满怀信心的拒绝他道:不可能!本殿下决对能赢!

可现在不同,每走一张牌,消损宁嘉赐一点希望,直到现在,他已经对剩下四张牌不抱任何信心,他只求钟逸别从四张牌中找到胡牌便可。

结果有很大可能同钟逸所说是平局。

宁嘉赐思索道:“我不予你双倍银两,你赢的银子也尽归你手,钟逸你看如何?”

“嗯......好,微臣听殿下安排。”钟逸没想到宁嘉赐会这么守规矩,若他胡搅蛮缠钟逸也就答应了,可小孩心性的宁嘉赐竟做如此周全考虑,钟逸也不再说什么,只能任由他罢了。

话毕,钟逸摸起那张牌,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出去。

“五筒。”

宁嘉赐松了口气,温源、郭秉叹了口气,宁嘉赐庆幸这张牌并非钟逸所要,而温源、郭秉则叹息为何这张牌宁嘉赐不要。

钟逸摸罢便是温源,温源双手颤颤悠悠拿起第三张牌,放于自己牌内,可想了想又将它抽了出来。

这几张牌关系着自己的银两以及宁嘉赐的心情,他岂能不慎重呢?

“三......”

钟逸心思一沉,难道说自己还有机会不成?

“三万。”

温源这两字彻底凉了钟逸的心,今日这把怕是要平局了,不过也好,至少还算一个好的结尾......

轮到宁嘉赐的时候,他伸出手又缩了回去,未曾想到一把麻将让他感到如此压力,可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宁嘉赐还是压下紧张,拿回了牌。

可仅是看一眼,便泄气了。

“七筒。”

很显然这张牌并不是宁嘉赐想要的,可同样也不是钟逸需要的。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