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鹿死谁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了宁嘉赐的话,温源与郭秉两人心底忽然生出一股浓浓的斗志,钟逸跟前的银子也有他们贡献的一部分,若是由他们赢回来,自然应该物归原主,宁嘉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主儿,最主要的则是他对于银子没有那么大的需求,只要他想要的东西就算没有银子别人也会主动送来。

所以要是他们赢得钟逸手边的银子,绝对会有他们的份,这是毋庸置疑的,先前他们不赢是因为不敢赢与不能赢,当然也有赢不了这个原因在,不过因为不能为自身汲取更多利益,他们在玩牌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现在要是精神集中的话,或许会有奇迹发生也说不定!

温源与郭秉二人燃起战火,二人双目当中的炙热火焰想要将钟逸烧成灰烬一般,丝毫不用怀疑,这场战斗一定会十分精彩与激烈。

“既然你我都同意如此玩法与赌注,那便开始吧。”太子殿下宁嘉赐一声令下,四人开始洗牌,洗牌之后砌牌,当掷完骰子后确定谁先起手拿牌,四人神情皆慎重无比,没有人会有丝毫的松懈。

将牌整理以后,钟逸发现这次的牌并不如之前那般整齐,甚至有些杂乱无章,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不利的开局。

所为物极必反,钟逸望向宁嘉赐的时候发现他眉目当中透露着欢欣雀跃,看来这次的牌比钟逸想想之中还要更好。

宁嘉赐先打头一手:“东风。“

紧跟着郭秉也出了一张东风。

开头已出两张东风,钟逸就算单调东风也仅剩唯一一张,不过从走出去的牌来看,大大增加了剩下三人点炮的可能。

一三四万中钟逸走出一万,对他来说这张牌是无关紧要的,有了三四完,哪怕出现二万都能凑成顺子,一万反倒不如提前走出。

可老天像是与他专门作对一般,转过一轮之后又来一张一万,钟逸没有犹豫,干脆利索将这张一万走出。

......

果真如钟逸的预料,他的运气就好像前几把耗光一般,这次的牌是想要什么没什么,打出什么来什么,若换作一人来心态早已炸裂,但钟逸混迹牌场这么多年,他面对这样的挑战充满信心,就算最终胡不了,可也要做到自己的极限。

“五万。”在钟逸走后温源下了一张五万。

“碰!”

没等宁嘉赐摸牌,郭秉已经碰走了,这若是平常,郭秉断然不敢截住宁嘉赐的牌,可这把不同,既关系他的银两能否回归,也关系着宁嘉赐的胜负心,所以只有赢下来才行,至于过程则是不需要如此注重细节。

确实,宁嘉赐对于郭秉此举并未生气,甚至略有期待,或许在郭秉碰牌后会听牌也说不定呢。

可郭秉让宁嘉赐失望了,他紧接着打了一张:“四万。”

钟逸望着郭秉身前平躺着的三张五万心里很是无奈,他起手三四万,现如今连一张二五万都没有遇到,甚至五万还碰了出去,这也就意味着场下最多有一张五万,如果真有的话定然是在宁嘉赐手中,毕竟郭秉这张五万是由温源之手碰出去的。

现如今钟逸面临一个抉择,那就是是否要将三四万打出重新在找顺子,这不仅仅是因为五万被碰而导致的结果,最主要原因是二万已有两张在打出的牌堆里了。

这让钟逸摸到二五万的概率少之又少,也许在整个对局里都遇不到一张二万或五万了。

不过钟逸眼下的牌型并不乐观,若是打出三四万,他很难立马找到代替的顺子,所以只能将这两张牌留于手中等待转机......

不得不感叹,钟逸这一决定做的极其明确,马上下一轮的时候,他便摸回来一张五万,这张五万是这幅麻将牌中的最后一张,看来钟逸的运气也并不像他一开始所想象的如此坏。

正是由于这张五万,钟逸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论其余顺子还是对子,一张一张全都来了,让钟逸的牌顷刻间大变样,钟逸嘴角挑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看来他今日确实能赚个盆满钵满了。

宁嘉赐一开始的牌是和不错的,工工整整,仅差几张关键的牌便可听牌,但由于他的操作不当,让本该听牌的自己原地踏步,甚至还有倒退,这不禁让他愁眉苦脸,心中反问道:难道自己真就没有麻将的天赋吗?

其实不然,宁嘉赐这才刚刚接触麻将,不论规则还是玩法,都是由钟逸嘴中听到的,所以就算心里构思再好,也只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等身经百战之后,积累经验,技术与日俱增,到那时候与钟逸真正碰一碰才能看出长短。

今日一战,权当给钟逸交学费罢了。

温源与郭秉的牌中规中矩,再碰几张或者摸几张便可听牌,但麻将难就难在这最后几张上面......

随着牌墙中的麻将牌越来越少,钟逸手中的牌形初具雏形,若碰一张南风或三筒,就可以胡四七索,若抓到四七索,则可以南风三筒碰碰胡,目前对于钟逸来说只是来一张牌的事。

可往往这一张牌如跨越天堑一般,可谓比登天还难。

这时候宁嘉赐的牌也不同之前,他甚至比钟逸的还要再好一些。

缘,妙不可言。

宁嘉赐所要的牌其中也有一张南风,不过他现如今只有一张南风,而剩下的牌则是七九万中缺一个八万。

若八万来则单调南风,若南风来,则是胡八万。

而温源与郭秉相对差劲一些,他们离听牌还有一段距离。

宁嘉赐满意的望着手中的麻将牌,从一开始到现在,这是他唯一离胡牌最近的一次,不禁有些得意。

人嘛,喜欢嘚瑟很正常,特别是宁嘉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更是炫耀的紧。

“钟逸,本殿下这次的牌看来是赢定你了!”

钟逸哈哈一笑,他也不服输道:“殿下,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微臣可不会这么容易认输哦。”

“你不认输更好,本殿下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钟逸笑着摇摇头,从他并不上心的表情中已经能看出他的不屑。

毕竟麻将可是他的主场游戏,这要是输给刚刚接触的宁嘉赐,对他来说是一件多么丢人的事呢......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