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手下留情的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了宁嘉赐的话,钟逸很是无奈,毕竟这最后一张牌按例来说他是不抓的,倒也没有什么别的缘由,这就是他所处地方玩麻将的规矩,不过应太子殿下的请求,钟逸岂敢不听令呢?

钟逸倾身抓到最后一张麻将牌,他自己既没有摸,也没有看,直接将它平躺在了赌桌上。

“三筒?”宁嘉赐眉头一皱,单从表情来看就知道不是他胡得这张牌。

钟逸开口问道:“殿下,这是你要的牌吗?”

宁嘉赐摇摇头:”不是,哎,算了算了,下把本殿下定要打一个翻身仗!“说着便好推倒麻将进行洗牌。

但被钟逸一下子拦住了。

宁嘉赐疑惑道:“钟逸,你这是何意?”

钟逸言语当中颇为无奈:“这张三筒虽然不是殿下想要的,但却是微臣想要的......”说起来钟逸都有些觉的不可思议,这最后一张牌怎么就让他碰上了呢?这真的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这张牌连钟逸自己都觉得胡起来没有意思,毕竟这种胡法实在太有嫌疑了,偏偏最后一张......怎么想奇怪。

“你......你,哎......”宁嘉赐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说到最后变成了长长的叹息,跟钟逸这种人打牌是真的一点道理不讲,如果不是宁嘉赐知道钟逸不是出老千的人否则定要与他同作弊联系在一起。

既然胡都胡了,其余三人也没有不给银子的道理,宁嘉赐最是豪爽,率先将银子递到钟逸面前,不过钟逸清点后却道:“殿下,少了......”

“少了?怎么会少?这是本殿下从你的规则中找到的,绝不......”

“这张牌是微臣自己摸出来的。”

“哦。”宁嘉赐被一句话堵得严严实实,再无任何反驳之言。

这种胡法是要翻番的,宁嘉赐又将同样的银两送到了钟逸面前,在温源与郭秉哀怨的眼神中照单全收,开玩笑,银子送到自己面前,哪能有不要的道理!

从这笔开始,才真的算钟逸的收入,方才赢回来的只不过是自己输出去的,钟逸心中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起步一千两,从宁嘉赐、温源、郭秉三人书中赢得一千两是他的基本目标。

有了这次的听牌,宁嘉赐饱含激情的投入接下来几把麻将当中,不出所料,通通以失败而告终,可比起之前已经好上不少,有些是温源、郭秉点炮,有些是钟逸自.摸,他这双臭手终于告别了打哪张哪张的阶段,宁嘉赐乐观的猜测,以现如今发展趋势来看,听牌胡牌极有可能,只要他坚持下去,就能看到黎明的曙光!

又经过几把,钟逸左手边零碎的银子堆砌成一个小山包,让宁嘉赐、温源、郭秉眼馋,宁嘉赐倒不在乎这些银子,他对于花销的银子从来没有概念,只要他要就会有,无论多少,他羡慕的则是这些都是钟逸的战利品,他百战百败,愈败愈战只是因为想赢一把,哪怕那把他得不到银子,这是多么渺小且卑微的心愿,但这小小的心愿都满足不了,直到现在宁嘉赐已经对自己胡不了牌的困境有所适应......

钟逸一大清早入宫,后因为骰子、斗地主花费一个时辰,又因为制作麻将与讲述宁采臣聂小倩的故事过去一个时辰,再加上这么些把麻将,时间早已到了正午,可四人皆是不饿,对午餐没有抱有任何想法。

不过不饿归不饿,可各自有各自的原因,宁嘉赐是铆足一股劲想要赢下钟逸一把,在这执念的力量下,让宁嘉赐的胃口感受不到半分饥饿,钟逸却是数银子数到手抽筋,这么多银子在视觉上对人来说是极大的震撼,虽然钟逸可能并不是迫切需要渴望这笔银子,可情绪仍然处于亢奋当中,也就将吃食抛在了脑后,人的神经被刺激到极点,自然只顾得上眼前了。

至于温源与郭秉,这两人才是真正的可怜,他们从加入这场战局起就只能当做一个陪跑的角色,不论是宁嘉赐还是钟逸,他们二位都不敢赢,之前斗地主的时候还可以放放水,可因为麻将是最新的赌博游戏,让二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与宁嘉赐联手作弊,再加上时时刻刻要关注宁嘉赐是否有暴走的迹象,更是让他们疲惫不堪的精神苦不堪言,在这种状态下,他们是有些饥饿不假,可又没有心情吃东西。

钟逸的刻意放水让宁嘉赐对麻将热情不减,每把仅差半步便可以胡牌,这就像前戏做足只差临门一脚,正是因为宁嘉赐有一种唾手可得但每次离得到只有半点距离的感觉,才能一直坚持下去,否则以宁嘉赐的性子,就算没有摔桌而走,也要发怒骂人了,现如今表情依旧平和,只是脸色有些阴沉的状态对在座的众人来说已经再好不过了。

当然了,钟逸除了这个放水,还要适当不听牌不胡牌,这不至于让宁嘉赐之外的两人心态爆炸,太监是一个特殊的群体,除了身份权势能带给他们安全感与尊严外,唯一能让他们觉得有所依仗的就是银子了,如果钟逸赢钱毫无顾忌的话只会留下一个恶印象,等到将来宁嘉赐登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时候对钟逸发难可就来不及了。

记仇这回事谁能说得准,更何况这是有前车之鉴的,西厂太监对钟逸恨之入骨也是因为一件过去许久的事,当然了,虽然仇恨有后来这些事的加温,但其开端的确是西厂太监太过记仇,太监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因为被磨掉了男性的尊严所在,所以让他们对外界的认同格外在乎,尤其是曾经带给他们不愉快的人,他们会死死记住,等到有朝一日你犯在他们手上,他们绝对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钟逸对温源、郭秉这两位未来的大太监一直手下留情,没有太过放肆的从他们手中赢过银子,不过对他们来说又是否领情呢?这同样是个未知数,不过他们温源、郭秉有点聪明,应该能猜出钟逸的做法......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