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倔强的宁嘉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声“白板”大惊在座众人,尤其是温源与郭秉,他们二位作为贴身伺候太子殿下的太监,哪里不清楚太子殿下的秉性呢?如今太子殿下的怒火已经到达了极限,稍有不慎就会爆发出来,他从来是一个只能赢不能输的主儿,今日连连点炮数把都没有生气,这已经足够让人瞠目结舌,连声称奇,但谁知道这把点炮会不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呢?

从宁嘉赐脸上又望到钟逸这里,宁嘉赐之后会有如何举动,全看钟逸胡不胡这张牌,而他们二人又岂会不知钟逸在赌桌上从来不会放水,这也就造成如今紧张的局面。

钟逸淡淡一笑,盯着宁嘉赐道:“殿下好胆量,为何仅仅下过一张的白板都敢闯出?”

宁嘉赐撇嘴道:“仅下过一张不假,可唯一下过的这张却是由你的手上而出,本殿下今日就跟你打这个赌,钟逸你绝对胡不到白板这张牌!”宁嘉赐颇有自信,言语之中有着无可匹敌的霸气。

但谁知钟逸根本不惯着他,从牌堆当中捡回白板,往自己跟前的牌中一方,干脆推倒。

“殿下,您赶巧了,微臣的确就要这张牌!”钟逸嘿嘿笑道。

“什么?!”宁嘉赐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一遍又一遍,可每次看向钟逸的手牌都是同样的结果,单调一张白板,剩下牌型也没有出错。

阴差阳错之下,宁嘉赐又为钟逸点了一次炮,炮神这个称号的确非宁嘉赐莫属。

“你为什么能要这张!这不对劲!这太不对劲了!”宁嘉赐始终不愿相信,一声一声质疑道。

说到这个,钟逸都有些觉得过于巧合,在听牌之前,钟逸手中留有一张白板,但因为钟逸怕别人手中握着两张,索性便下了这张,可没想到的是,下一轮白板又来了,因此钟逸将计就计,用牌堆中自己走出的白板掩人耳目,混淆视听。

可骗来骗去又骗到了太子殿下这里,不得不说,宁嘉赐今日的运气的确是坏透了,拆了三张红中不说又为钟逸点了炮。

宁嘉赐面目阴沉且狰狞,将这把输的银子扔到了钟逸面前,钟逸跟谁作对都不跟银子作对,很自然便将银子收入怀中,再说了,这些银子本来就是他的,他只不过收复失银罢了。

可钟逸这番举动在温源与郭秉面前无异于吃了熊心豹子胆,宁嘉赐什么脾气,他们这些伺候十多年的老奴再清楚不过了,若再输下去,非要掀了这张赌桌不成。

温源、郭秉两人战战兢兢、心不在焉,偷偷打量着宁嘉赐与钟逸的神情,甚至暗暗朝钟逸使着颜色,可钟逸好似完全不清楚什么意思一般,根本视而不见。

这让温源、郭秉更加痛苦,如坐针毡一般。

“殿下,微臣觉得今日玩的时间已经够长了,要不咱们改日继续?而且殿下运气不佳,择日转运再来吧,打牌这回事跟技巧没有关系,单看运气二字。”钟逸表面这么说当然不代表心底这么想,他输出去的银子还有一半多,他当然不能打道回府,而且宁嘉赐自诩赌技高超,若是被别人以运气一言盖之,这触及到了他最深曾的尊严,是他绝对不允许的。

钟逸的激将法作用很明显。

宁嘉赐气呼呼道:“这才哪到哪,今日本殿下不尽兴你们都不能走!本殿下倒让你们瞧瞧到底是运气重要还是技术更胜一筹!”

听了宁嘉赐的话,钟逸火上添油道:“殿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番迎难而上的勇气实乃我辈之楷模,今日不论输赢,殿下都要收下微臣的膝盖!”钟逸说着竖起一根大拇指。

而宁嘉赐脸色在这几句恭维当中也变好一些,不过却诧异问道:“膝盖?”

“就是臣的敬仰之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哈哈哈,钟逸,本殿下一看就知道你有出息!再来!今日本殿下就不信真正的实力打不败运气!”

钟逸三言两语之下,让宁嘉赐心情转好,也让赌桌上的氛围轻快些许,温源与郭秉也是长出一口气,在赌桌下颤抖的双腿终于恢复了正常......

但麻将这一回事,远远不是你不服输就可以不输的,接下来几把宁嘉赐依旧很惨,胡牌暂且不说,就连听牌都差点意思,难能可贵的却是他不再点炮了,这并非温源与郭秉的刻意为之,因为这几把都是在钟逸的自.摸之中结尾。

不过对于宁嘉赐来说还是要好上许多,至少从仅仅由他一人出钱变成了三个人都输,虽然从数目上来看并不隔多少,可在心理上来说宁嘉赐就要好受许多了。

只用三把,钟逸收回了先前输出去的全部银子,怀中满满的感觉让钟逸心里也很满足,虽然这些银子与他全部身家来说无异于九牛一毛,可钱财这回事,哪会有人嫌多呢?

为了保持宁嘉赐的积极性,这回钟逸并没有急着听牌,别人点炮都好几次了钟逸也不着急,终于在仅剩最后几张的时候钟逸看到了可以载入史册的伟大一幕——宁嘉赐终于听牌了!

宁嘉赐满腔斗志,双目之中扫向三人就好像再看卑微的蝼蚁。

“本殿下听牌了,你们往下打可要小心点,尤其是你钟逸!”可算让宁嘉赐逮住了机会,他当然要嘲讽一番。

既然宁嘉赐听牌,钟逸也没必要拖着了,紧随其后,他也听了牌。

这让宁嘉赐好生失望,他看不到钟逸因为害怕点炮而犹豫不决的样子了,不过也无所谓,只要自己胡了牌就可以了。

也不知宁嘉赐从哪里来的迷之自信,在丢着七张牌的时候仍能毫不担心,麻将可不会因为你是太子殿下、大宁未来的国君就让你赢。

终于在最后一张牌的时候宁嘉赐泄了气。

“看来这把只能流局了。”钟逸道。

“等等,这不还有一张牌呢?这张本是你的牌,谁知道这张牌是不是本殿下想要的,钟逸你不能害怕本殿下胡牌就不摸呀,赶紧的!让我看看这张牌是什么!”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