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点炮小王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匠人走后,宁嘉赐将麻将放于殿内桌上,他与钟逸面对而坐,两侧是温源与郭秉,这两人都是从小伺候宁嘉赐的太监,方才钟逸讲解规则的时候他们二人也在场,所以多多少少还是会一些的。

“殿下,掷骰子吧。”

宁嘉赐猛点头,面色带着些紧张与兴奋。

掷完骰子后确定庄家,这便开始摸牌,一人十三张,钟逸从起手牌来看,是十分工整的,看来他收回送出银子有很大希望了,这自然不是钟逸最终目的,他想要的则是给亲爱的太子殿下长个记性,让他不敢再与自己玩牌。

四人所玩为大众麻将,毕竟对钟逸来说这种玩法最简单,输赢的银子都算不得大数,作为一开始熟悉麻将的玩法再合适不过,钟逸牌技当然炉火纯青,可对于宁嘉赐、温源、郭秉来说就没有如此熟练了。

“七......七万。”宁嘉赐对麻将牌的叫法仍觉拗口,这是他头次接触,如若不是翻动方才记下的笔记,宁嘉赐甚至都记不得这种图案的麻将叫什么。

”碰。“钟逸伸手便抓回七万。

钟逸打出之后又由郭秉抓牌,郭秉生怕出现什么失误,拿到手里麻将后沉吟许久未曾出牌。

宁嘉赐不厌烦道:“快点,磨磨唧唧的,还是不是大老爷们!”

此话一出,连宁嘉赐自己都愣神片刻,他忽然想到这些侍奉自己的人还真算不上男人,他们只是一个个太监罢了,虽然宁嘉赐目前不知晓太监与正常男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不过从外人的说法中,他们的确算不上男人。

“啊,这......”郭秉下意识开口,语调中难掩落寞之意,温源眉目当中也有一些不自然,这句话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暴击。

太监本已身体残缺,外加宁嘉赐不经意之间的嘲讽,郭秉悲上心头,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他完全没有改变的能力,只有靠着自己这残缺的身子一步一步向上爬,用更高的权力与身份获得应有的尊重。

而作为东宫太子的太监,前途显然是光明的!

“六筒。”郭秉收拾好情绪,笑呵呵的打出一张牌。

之后便轮到宁嘉赐,宁嘉赐刚想抓牌,便听温源开口:”碰。“紧接着将六筒抓回牌堆。

“你!”宁嘉赐整整一轮没有拿牌,对于本就杂乱无章的牌型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正是因为,宁嘉赐才着急抓牌,但没想到越急越抓不到,被温源一碰,碰到了下一轮......

温源不知是否是被方才刺激到,他殷勤一笑,倒也没有将牌放下。

钟逸更是不管宁嘉赐的情绪,拍桌之上顾虑这么多那玩牌还有什么意义。

拿到这张牌之后钟逸露出些许笑容,扣下一张牌道:“听。”

宁嘉赐双眼瞪的像铜铃一般,这才仅仅七八轮罢了,钟逸便已经听牌,这对于在坐的所有人来说都是莫大的灾难,毕竟接下来要打的牌一定要慎重在慎重,否则便会有点炮的风险,而在自己未曾听牌的情况下,一人是要承担另外两家的筹码。

郭秉干脆利索,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下了张:“白板。”毕竟这是他们头一次玩牌,有很多规则还不熟系,所以对于点炮一回事也没有特别在意。

但宁嘉赐不同,在钟逸讲解规则时宁嘉赐全神贯注,只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了,相比郭秉之下,他便稍显由于了,可又因为钟逸仅讲解规则没讲解技巧,干皱眉着急不知如何落牌。

“殿下,微臣等得花都谢了......”听到自己所说这句话,钟逸仿佛置身于麻将手游场一般,而接下来则像对暗号一样会听到下家回复“别吵别吵,专心玩游戏”......

不过这些声音钟逸在也没有机会听到了,对他来说的确有些遗憾,现如今的生活虽然幸福美满,可对于他来说总是缺少那么一丝归属感,因为他知道,他不属于这个地方,无论他再怎样努力融入,都显得格格不入......

“六索。”宁嘉赐试探性打出这张牌,不过牌光听声音,牌却在手中迟迟未落。

钟逸不禁感到好笑,佯装推到牌吓唬宁嘉赐,果真,不出钟逸所料,宁嘉赐如敏锐的兔子一般,唰一下收回了手中的六索。

钟逸哈哈一笑:“殿下不必紧张,微臣仅是手痒罢了。”

宁嘉赐哪能不知道钟逸是故意逗弄于他,他恨恨望钟逸一眼,索性打下了这张牌。

而钟逸没有丝毫反应,宁嘉赐这才松了口气。

钟逸的运气似乎止步于听牌前,自从听牌之后连摸好几轮牌都没有他想要的,而宁嘉赐、郭秉、温源三人也像开了天眼一般,没有一人打出这张牌。

正是因为看起来的平静让宁嘉赐松懈下来,钟逸这张不胡另一张也不胡,或许他要的牌早在听牌之前就已经下光了呢。

虽然这是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过对于头次打牌的宁嘉赐来说却觉得十分合理。

轮到他抓牌,他伸手一抓,抓到一张发财,这张牌对于宁嘉赐来说完全没有用处,他用嫌弃的目光瞥了一眼便扔了出去。

在看到钟逸完全没有动作后宁嘉赐更加放心,看来真的像他心中所想,钟逸直到现在都没有胡牌的原因是因为早已经没牌了。

宁嘉赐心底里嘲笑,看他规矩懂这么多,该胡还是胡不了,说起来还不一定有自己玩的好呢。

温源刚想抓牌,钟逸摆摆手阻止了他,温源疑惑问道:“钟千户这是?”

钟逸将身前的牌一推,从宁嘉赐面前取回那张发财,淡淡开口道:“胡了,单调一张发财。”

“什么?”宁嘉赐一下便傻眼了,他没有想到钟逸竟然真的胡发财这张牌,他站起身来从钟逸的平躺着的麻将牌上看了又看,不过没有任何端倪,该有的东西都有,而且的确胡一张发财。

“钟逸!真有你的!”宁嘉赐朝钟逸竖了个大拇指,不过言语当中毫无称赞之意。

钟逸呵呵一笑:“殿下谬赞,打的好不如接的好,是殿下点炮技术独一无二,这可与钟逸的牌技没有任何关系。”

宁嘉赐哪能听不出这是嘲讽,他冷哼一声:“第一把只不过练手罢了,再来!”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