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陈年旧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日清晨。

林辰风揉着酸疼的身子先醒了,一醒来就急匆匆的找着哥哥的身影,连驴棚的古怪气味都没闻到。

目光所见是正在睡梦中,堵在门口的林重山。

看到他,林辰风心才稍微安下一些,这是自己生命中最亲的人了,无论是不是由血缘而定。

就这几日,林辰风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自己父亲母亲都死了,拼死留下他与林重山,可官府依旧不罢休,对他与林重山进行各种围追堵截,他俩现在还活着最为重要的原因就是林重山的坚持了。

无论什么情况下,哪怕几日不进半滴水与饭,都能凭着不屈的信念坚持下来,他路上也曾问过哥哥,是什么让他这般无谓。

林重山那时候的样子活生生一个大人,目光中是从来没有过的坚韧,他说,“我像父亲承诺过了,要带你好好活着,男人,答应的事,必须做到。”

“哥,哥......醒醒。”林辰风摇了摇林重山的身子,轻声说道。

林重山没有动静,依旧处在沉睡之中。

林辰风慌了,伸出颤抖的手指试探着林重山的鼻息。

幸好,还有。

林辰风松了口气,可转瞬又挂满了愁绪,因为他发现他的哥哥呼吸异常紊乱,而且身子烫极了,就像他之前在家中冬日用的火炭一般。

林重山此刻的模样不难看出是染了风寒,可这个时候的风寒不是要人命嘛,想必官府已经将他们的画像挂满整个城中了,而就算他们可以伪装进入,那也拿不出半两银子呀。因此,找郎中这条道是万万行不通的,可哥哥的病该真没办呢?

林辰风心中悲伤与慌乱夹杂,不时摸摸哥哥的滚烫的身子。

就在这时,驴棚之外传来一阵动静。

“爹爹,这次出去给我带了点什么呀?”女子叽叽喳喳的说道,不过不难听说语气中的欢喜雀跃,听声音的稚嫩程度,差不多也与林辰风一般年纪吧。

“哦,我说嫣儿怎么勤快的出村外迎接爹爹呢,原来是想上爹爹的礼物了。”这是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语气是万般宠溺。

林辰风听到这些话,鼻子一酸,我的爹爹,也是这样啊。

“不嘛不嘛,嫣儿就是想爹爹了,恩......还有这头大毛驴。”

“哈哈哈,来来伸出手,看爹爹给你带回来了什么。”中年男子被女孩调皮的样子逗的呵呵直乐,把早就准备好的礼物给了她。

“哇,谢谢爹爹,爹爹你真好。”女子万般惊喜。

“嫣儿喜欢就好。”

这让林辰风也猜测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

“诶?这驴棚的门怎么开不了了?”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进来。

糟了!

林辰风心脏砰砰直跳,紧紧盯着被林重山靠着的门。

“真奇了怪,来,嫣儿你靠后一些。”

林辰风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向后拖动哥哥的身体。

一刹那,嘣的一声从门口处响起,木门被一脚踹开,地面荡起一阵浓厚的灰尘。

也就在这时,林辰风不知用了何种力气,堪堪让林重山躲过这木门的撞击。

当灰尘散尽的时候,林辰风看到一张充满皱眉沧桑的老脸,而且这张老脸还在震惊的看着自己,在他身旁的是一个一身朴素衣物的小姑娘,可头上却插着一只发髻,这只发髻就显得格格不入了,小姑娘同样也很诧异,在小姑娘身后的是一头大黑驴,只是这头黑绿眼中尽是不善的目光,想必是因为林辰风占了人家的地盘。

主人还未说话,林辰风已经泪眼婆娑,小声的抽泣起来,一边哭,一边看着这位中年男人:“伯伯,伯伯,救救我哥,他全身像火炭一样烫,刚才都泛白眼了......”

中年男子更加诧异,咱们很熟吗?你们谁啊?住了我家驴棚,还让我救人?

可沉吟片刻之后,还是决定先救人。

“嫣儿,你先帮爹爹把驴拴好了。”

说完又来到林重山的身旁,摸了摸他的额头,又将手指放到他的脉搏处把了一把。

之后对林辰风说道:“行啦,你先去屋子里等我,我抬着你哥随后就到。”

林辰风摇了摇头:“我就跟在伯伯身后吧,伯伯有什么事吩咐就好了。”

中年男子一愣,呵呵笑道:“你倒是个小机灵鬼,那这样吧,你去院子里把我晒的药草拿进屋子,就是颜色偏灰那种。”

林辰风没有动作,直到中年男子出来驴棚,亲眼看到将林重山抱进屋子,他才去了院中的药草堆边挑挑捡捡。

正在林辰风分辨这药草是灰是黑的时候,一个小女孩蹲在了他的身边。

“你哥哥怎么了?”小姑娘眨巴着他的大眼睛问道。

林辰风闻着小姑娘身上淡淡的香味,心中很奇怪,为什么我从驴棚出来的时候身上就是一股子怪味,她就这么香呢?

可想到哥哥,他一阵悲凉从心起,说话都有些带着哭音:“哥哥他三天没吃饭了,唯一一次找到果子,还骗我说他已经吃了,一整个全都给了我,直到我看到他偷偷舔我丢下的果核,我才知道他一口都没吃。”

小女孩长大了嘴巴,对此事震惊十足,但她这么爱干净的人出奇的不觉恶心。

“给你。”小女孩手中是一块糕点。

林辰风一愣,没有伸手去接。

“拿好啦,这是爹爹从外面给我带回来的,我自己都舍不得得吃呢。”

林辰风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你拿上不就能给你哥了嘛,真笨。”小女孩咯咯笑道。

林辰风听到哥哥这两个字,毅然决然伸出了手,像珍宝一样轻轻放在了怀中。

“你不也饿吗?”小女孩看着林辰风小心翼翼的动作问道。

林辰风刚想说声不饿,肚子不合时宜的咕咕响了起来。

“爹爹就给了带了一块,我也没有了,你要想吃的话,就吃你怀中这块吧,给你哥哥丢些就好了。”

林辰风思索片刻,饥饿的本能还是战胜利了理智,取出那块糕点,捏下指甲盖大的一点,轻轻放在自己口中,如同品尝绝世美味一般,不断的咀嚼,久久不舍下咽。

吃进肚子中之后,又将糕点重新放进怀中,继续摘挑药草。

小女孩对林辰风生起万般好奇,想猫猎奇的本能一般想接近他,想了解他。

“你叫什么名字呀?”女孩看着脸上沾着不少泥巴的林辰风问道。

“林辰风。”林辰风下意识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可突然想了自己哥哥对自己说的话,对谁都不要说出自己的真名姓,可又看到女孩天真懵懂的面孔,将自己准备说谎话的打算否决了。

“真好听,不过我的名字也不错,爹爹起的呢。”小女孩由衷羡慕道。

“那你叫什么?”林辰风第一次见到这么夸自己的人,对她所说也就有些好奇。

“杜嫣,好听吗?”女孩期待的看着林辰风。

“不错。”林辰风不出所料的回答到。

这时候屋内传来中年男子声音:“药草挑好了吗?”

“来了来了。”林辰风急忙喊到。

随机就将自己挑好的灰色药草全部带到屋内。

刚进屋,便看到面色没有刚才潮红的林重山。

“我已经简单的给你哥哥治了治,你现在照看他一会,醒了立马告诉我,我去熬些草药。”说完从林辰风手中接过药草,出了门去。

林辰风看着林重山,轻轻坐到他的身边,担忧的看着他:“哥,你之前还说我不要睡,可你现在怎么自己睡过去了,你要再不醒,我就告诉爹爹你欺负我,骗我。”

林重山依旧如此,处在沉睡之中。

林辰风在他身边喃喃说起以前的趣事,熟不知门外还有一双好看的眼睛怔怔看着他......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