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坚决反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程经业心想,自己行为为什么要受别人的控制呢?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身为堂堂一侍郎,竟要听别人发号施令,简直可笑至极!

吴俊明他算什么玩意儿!现在只不过是被朝廷遗弃的人,哪里还有当初的威压,若是因为他而影响自己仕途,吃二十斤后悔药都无济于事,在皇上于吴俊明中间选一个,就连傻子、瞎子、聋子都知道作何抉择,他程经业为何做这等蠢事呢?

心渐渐硬起来,面目狰狞十足,要此刻行人路过,必将他当做恶鬼,吓得屁滚尿流。

从程经业神情当中,乐荣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阴翳的笑道:“程兄,有些时候你好好走在路上,可前面忽然就出现一块石头,我们用脚将石头踢开,这不算我们过错吧?要怪就怪石头不长眼罢了,阻挡你我前行的人,都该死!”

乐荣在才智上虽差程经业一段距离,可论做事果断狠辣程度,程经业望尘莫及,乐荣能走到今日的位置,不说全部归功于此,但绝对有此种因素。

“乐兄说的不错,明明是他挡路在线,又其能怪我们下脚狠毒?”程经业附和说道。

就在此时,吴府府门从内打开,出来迎接的并非先前的下人,此人让程经业、乐荣瞠目结舌,没想到吴俊明竟然会亲自前来。

乐荣不着痕迹的望了程经业一眼,用意可想而知。

可程经业看到吴俊明的一刹那之间积累的信念彻底崩塌了,说实话,他怯懦了,他本就是文官,虽然经他手下纸笔杀死或是因他而死的人不在少数,但要他亲自动手,他属实没这个胆量。

面对乐荣的眼神,他只能避开。

吴俊明六十出头的年纪,在位之时意气风发,如同中年男人,但闲赋在家一段时日后,不仅身姿着装,就连心态都向老人转变。

他佝偻着身子,头发花白,面上皱纹沟沟壑壑,带着慈善的笑容,慈眉善目的望向程经业与乐荣。

如若不是他们与吴俊明相熟,哪会将现在风烛残年的老人与当初铁血手段的吏部尚书相提并论呢?

“经业、乐荣你们来了。”

程经业怵在原地仍限于方才议论一事当中,乐荣这才赶忙笑道:“来了来了,吴大人多日不见,变化甚大。”

吴俊明摆摆手,一幅风轻云淡的表情:“别再叫什么大人了,我都让陛下从朝廷里撵回来了,可担不上大人的称呼。”

乐荣又笑道:“哪里的话,吴老要想重新回到吏部,不就是几句话的事嘛,我们二位岂能不知。”

吴俊明只是微微摇头,不在继续议论此事。

“进屋说,虽已入春,可入夜后,这夜风如同尖锐的刻刀一般,打在人脸上身上疼痛得很,你们等了这么长时间肯定冻着了吧,我让下人做碗姜汤,暖暖身子也好。”

程经业、乐荣跟着吴俊明一路进到书房内,吴俊明习惯了书房谈事的习惯,不论来客是谁,鲜有会客厅堂交谈,几乎都是在此。

程、乐二人以前并非没有与吴俊明接触过,否则他们也不可能被留有证据把柄,这二人在此之前也是吴俊明官场内不错的朋友,所以也知他的习俗,并没有对礼数有说辞,再者来说,他们来此又不是真的做客,只要能谈出一个结果,什么地方都行。

可到了吴俊明书房之内,二人再一次傻眼了,之前的书房空空荡荡,除了书籍之外别无他物,可现在书房的装饰极其不错,颇有文雅之风,墙壁上一幅幅名家大师的著作,屋内四角的古董花瓶,以及花花草草,只有他们想不到,没有吴俊明做不到的。

曾经一个极简主义的人现如今成了这幅样子,这是他们二人没有想到的。

吴俊明望着他们合不拢的嘴巴,笑着解释道:“曾经的生活只有官场一事,日夜繁忙于吏部中,这才导致没有这些闲情雅致,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除了空闲,我也没什么别的东西了。”

程经业、乐荣表示理解,毕竟人总要有一爱好不是,若是日日在屋内发呆,吃了睡睡了吃,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呢,玩玩字画古董,花草鸟木,既能修身养性,又落得文雅称号,何乐而不为呢?

“吴大人变化颇多,我现在都有些不敢相认了。”乐荣既然开玩笑,同样也在陈述实情。

吴俊明并没有反驳:“人嘛,总归要有变化的,若是一层不变,哪还有成长这么一说,若是一个月前的我定然对现在的生活是嗤之以鼻,男人要拼搏,要上进,这般安逸,不配男人二字,可现在不同,生活不能只有官场,更不能只有公务,要有花,要有诗,要有女人,要有情趣。”

乐容连连拍手:“吴大人能有如此心胸,我等实在佩服佩服。”

吴俊明这时候也注意到了自从见到他之后一句话没说过的程经业。

“经业你有心事?”吴俊明看着心绪不宁的程经业问道。

程经业立马摇头:“没有,没有!只是夜里的风太大,我有些着凉了。”

“姜汤还没好吗,我去看看。”吴俊明与二人说声自便后出了书房。

他一走,乐荣像是换了一个人,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就连表情都多了几分难以言喻的恐怖。

“这可是你我绝佳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他冷冰冰说道。

程经业手掌心湿漉漉的,被汗水浸透,面对强硬的乐容,他不知做何回应,可最终怯懦战胜了一切,他望着乐容,祈求般的说道:“乐兄,你我这次暂且作罢,收手好不好?这里是吴府,就算吴俊明丢了性命,你我能走得出去吗?此事并非不成,只是需要从长计议,现在动手,太过冒险!”

“经业呀!灯下黑没有听过吗?他的书房内不经他同意,没有人能够进入,只要你我动手的时候不让他发出声音,断然不会出现任何危险,等你我走后,下人就算发现他死了也为时已晚,你知道朝廷内盯着他的有多少人吗?你知道除了你我,他得罪过多少人吗?没有人会为他的死而伤悲,也没有人非要找寻一个答案,一个真相,除他而后快的人数不胜数,就连陛下,都不想让他重新回到朝廷,你我动手,只是为天底下办了一件好事罢了,不必有心理负担,也不会承担任何罪责,经业,你信我好不好!”

乐荣的说法不错,就连程经业自己心里也清楚,但他就是跨不出这一步,无论乐荣怎么说,他绝不会同意!

“不行!今夜就是不行!就算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也绝不受你蛊惑!你死了这条心吧!”

乐荣还想说什么,门外传来吴俊明的声音:“姜汤好了,就等了吧?”

紧接着,吴俊明亲自拿着两碗滚烫的姜汤送到程经业、乐荣手边。

乐荣又恢复灿烂和煦的笑容:“哪需要吴大人你亲自动手呢,让下人送过来便是,你这般好意,让我二人如何回报呢。”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经业不是着凉了嘛,赶快喝吧。”

程经业二话没说,咕嘟咕嘟咽下半碗。

“可不能这么喝!这是要烫坏身子的!”吴俊明仅仅用手端过来都觉得双手摸着滚烫的铁炉,程经业这么喝,非要烧坏肚子不成!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