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招蜂引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将蛋挞送进嘴中,凝固的胆汁入口即化,口感极加,轻咬一口,汁液溅射在整个口腔当中,可让宁嘉赐意外的是,味道浓郁可又莫名清香,这种反差让他的味蕾简直爽到爆炸,甜而不腻,蔗糖、蜂蜜两种味道也瞧瞧散发出来,让蛋挞的味道更加饱满。

这还仅仅是蛋汁,而金黄酥脆的蛋挞皮也使宁嘉赐大呼爽快,淡淡奶味迸发而出,又填补了蛋挞皮没味的缺陷。

在吃过一个之后,宁嘉赐惊喜的望着蛋挞,他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他没吃过的稀奇东西,而这个点心又是如此美味。

再来一个!

宁嘉赐忍受不了此等诱惑,从玉盘当中又取蛋挞,虽然喜爱十足,不过他并没有像猪八戒吃人参果那般囫囵,而是细嚼慢咽,榨干它的每一丝气味,满足他挑剔的味蕾。

钟逸笑眯眯的看着宁嘉赐,光是看他这幅模样,就已经知道这个赌约他赢了下来,只不过连他都没有想到蛋挞的效果会如此之好,在曾经那个年代的时候,他做过一段时间糕点店的兼职,所以对制作这些简易甜品的步骤轻车熟路,但在这里,使用的工具终归有限,能有如今成效,也是让钟逸始料未及的。

“殿下想吃多少吃多少,若是不够,臣在做些来。”钟逸见宁嘉赐已经伸手拿第三个蛋挞了,便对他开口,这既是让他知道自己已输,又是用蛋挞来威胁他不能耍赖,毕竟宁嘉赐的赌品钟逸可是见识过的,除了钟逸,谁还敢从太子殿下这里赢钱,这无异于虎口夺食,不过当时的钟逸像是鬼迷了心窍,面对东宫太子不卑不亢,要是现在的钟逸,怕都没有当时的魄力......

宁嘉赐听钟逸这么一说,瞬间丧失了继续品尝的心情,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孩童,对于输赢胜负一事是极其看重的,所以在钟逸稍加提醒下,他觉的盘中的蛋挞也索然无味了。

可一开始有言在先,这让宁嘉赐也不得耍赖,再者来说,若是宁嘉赐装装样子,说不准还能说的过去,但他这幅狼吞虎咽、迫不及待的姿态颇有处男头次逛窑子之风,这是怎样都说不过去的,宁嘉赐现在也懊恼的很,他心底咒骂自己,瞧你不争气的嘴!

“愿赌服输,本太子欠你一个请求,不过钟逸你可不能趁机要挟我做乱朝纲之事,这种无理的要求我是不会答应的。”宁嘉赐丑话说在前头,因为他身份的不同,所以在做很多事之前一定要考虑清楚,别看宁嘉赐肆意任性,可从小灌输的皇家观念在大是大非面前绝不会出错。

“这是自然,臣绝不会让太子殿下为难。”钟逸权当与小孩子游戏了,或许不出多日连他自己都忘了这码事,到时候又哪会找宁嘉赐来兑现呢。

有了钟逸的保证,宁嘉赐又露喜色,他嘿嘿一笑,将罪恶的双手伸向玉盘之上,美食的诱惑他岂能抵挡得住呢?

钟逸看着塞着满足的宁嘉赐,心里不禁笑道:果真是少年心性......

在钟逸重新又做一盘之后,终于让宁嘉赐吃到了心满意足,这时候宁嘉赐才意识到身处灶房内,油烟味冲鼻,急忙随钟逸回到待客大厅。

宁嘉赐看向钟逸的目光发生了一丝丝变化,从头一次见到钟逸后他便觉此人十分有趣,虽然时时刻刻注意身份的界限,可他心底里却对此毫不在意,与自己的每次相处之中,宁嘉赐便能看出,按理来说,宁嘉赐作为下任大宁皇帝,应当让所有人臣服,有刺头存在定是不悦的,不过面对钟逸宁嘉赐没有任何愤怒的迹象,他每一次都带给了自己很大的意外与新奇,这种相处方式就像自己的朋友,不过,帝王哪能有朋友呢?宁嘉赐自嘲一笑。

接着开口:“钟逸,你今日可是让本殿下刮目相看,没想到你一个舞刀弄枪的竟然连厨艺都这么好,我收回当初的话,若你被锦衣卫除名,我让你来皇宫当御厨!天天给我做点心!”

“按殿下方才的吃法,吃出蛀牙是小,吃出糖尿病可就是大事了,毒害殿下之罪名,臣可担待不起......“钟逸打趣道。

钟逸两句话让宁嘉赐一头雾水,他作为这个时代的人哪里听过这些专业名词呢,疑惑问道:“蛀牙是何物?糖尿病又是何物?”

“如果经常吃含有糖分的东西,比如点心、甜点等等,就会让你的牙齿里长满小虫子,这些小虫子会不断蚕食你的牙齿,让你痛不欲生。”

钟逸这番话在宁嘉赐心里产生很大阴影,光是想想便让人难以接受,人的牙齿里怎么会生出虫子呢?而且还会吃你牙齿!恶心又恐怖!

看着宁嘉赐像是被吓呆的模样,钟逸又恐吓道:“其实最恐怖的还不是蛀牙,它比起糖尿病简直是小巫见大巫,糖尿命顾名思义,就是在你的尿里还有糖分,若是你在地上随意撒泡尿,很可能会招惹来一群蚂蚁、蜜蜂、蝴蝶等等,不妨殿下随我想想那个场景,殿下那时正在赏春游玩,身处茫茫花海之中,芬芳扑鼻,而蜜蜂蝴蝶翩翩起舞,一派和谐之相,但在就这时,忽然殿下一阵尿意袭来,殿下看四下无人,便扯下裤子欲一泄千里,就在殿下闭目大呼爽快之际,殿下双腿之间飞舞着无数蝴蝶与蜜蜂,它们闻到了浓郁了甜味,在殿下下身找啊找,终于找到了源头所在,一股脑冲了过去,那酸爽......啧啧!”

“看来招蜂引蝶这个词语便是为殿下量身定做的!臣佩服佩服!”

脑海之中的画面差些让钟逸笑出声来,他目光望向宁嘉赐,却发现宁嘉赐已将身子缩成一团,整个人瑟瑟发抖,双手捂着“招蜂引蝶”那处,整张脸如同白纸,没有丝毫血色。

钟逸心里有些慌了,日后的皇上要是被他吓傻了,他就是大宁的罪人了,陛下不得把他剥皮抽筋处以凌迟?

温源嗔怪的瞪了钟逸一眼,他连连拍着宁嘉赐的后背,在宁嘉赐耳边不知嘟囔着什么。

钟逸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缓解他的恐惧,他无奈感慨,宁嘉赐也太不禁吓了吧?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