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打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该有的礼仪虽然不少,可钟逸的心底里并没有对这位小霸王的尊敬,抛却他的身份来看,他就是一个调皮无赖的孩子罢了,面对这种年纪的孩子,钟逸可提不起什么兴趣,而且从之前的交往当中带给了钟逸很多不愉快,今日一大早见到他,钟逸只觉晦气二字。

不只是因为钟逸的演技精湛,还是霸道太子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他并没有从钟逸的情绪当中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味。

“无须多礼,钟逸,许久不见,在你身上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啊?”宁嘉赐一幅老友相见的样子,让钟逸寻个理由将他撵出府邸都不好意思。

钟逸将他邀请进府,边走边说道:“平淡的很,见到的人普通,遇到的事普通,甚至连赌钱都没有见到输红眼的人。”

宁嘉赐斜眼望道,有些不满道:“钟逸,你这是话外有话呀,赌钱红眼,你这是在按时谁呢?”

钟逸不慌不忙解释道:“钟逸的意思是许久没有见到像殿下这般有意思的人了,属实无趣的人。”

宁嘉赐立马笑了起来:“这还差不多,钟逸我与你说,赌钱本来就应该投入身心,很容易便生气,如果输赢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了,哪这还有什么意思呢?”果真孩童心性,一棒子一甜枣就已经能哄好。

不过宁嘉赐所说虽然听起来有道理,但的的确确是歪理。

“按殿下这么说,赌钱的时候都应该像见到红布的牛一般?不仅有舍我其谁的风范,还要有赌命这般的觉悟。”

宁嘉赐丝毫没有听出钟逸这是在反讽,他不住点头,露出向往之色,兴奋道:“这样的赌博多有意思!由钟逸你这么一说,本殿下就想与你来几把牌九了!”

钟逸一听这个,连连摇头,像拨浪鼓一般,宁嘉赐的赌品钟逸可是见识过的,与他赌博,确实应了自己所说,并非赌钱而是赌命,只不过让人担惊受怕的是自己这条小命。

“殿下大老远到此,已是疲惫,先应休息一番,再吃点茶水点心,赌牌有的是机会,殿下也不急于这一时。”钟逸只能使用缓兵之计,面对当今太子的命令,没有人敢违背。

说起来宁嘉赐的确有些口渴,他便对钟逸道:“将你钟府茶水点心拿出来,本殿下尝尝与宫中到底有几分差距。”

宁嘉赐兴致勃勃的口气,让钟逸不禁以为他是一位美食家,不过他一个人小小的千户府里,哪能与天底下最尊贵的皇宫相提并论呢。

“看来要让殿下失望了......”

将宁嘉赐、温源二人带去待客大厅,很快,下人便将茶水点心送了上来,钟逸没有刻意下命令拿出钟府最好规格,摆上来的这些东西全都是平常之物,钟逸平日里吃什么,便让宁嘉赐也吃什么,毕竟对钟逸来说,他又不图宁嘉赐来上位高升,所以也不需要阿谀奉承,更不必惯着他。

宁嘉赐先是小心翼翼的放到鼻尖下嗅点心之味,后又捏下一点点放进嘴里,似乎害怕点心里藏着毒药一般,吞咽下又是一脸难看的表情,好像咽下去的不是点心,而是恭房当中粪便一般......

“难吃!本太子不吃了,不是我说,钟逸你平日里就是吃这个?”

“......”这番话当面说是对主人来说极大的不尊重,不过钟逸也不计较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日子他哪里学得会顾忌别人感受呢。

“吃糠咽菜也饿不死人,钟逸不曾过多追求与吃喝之上,对此投入银两,反倒是用于朝廷百姓之上,还望太子殿下见谅。”钟逸这番话可谓堵死了宁嘉赐的嘴,为什么我吃的不好,就是奉献于你宁家了,这要是换来的还是冷嘲热讽,那未免有些太伤人心了。

宁嘉赐又被唬住了,他是一个未经历人情冷暖的孩子,他认为每个人与他所说都是实话,因此他对别人所说几乎从不加考虑,只要他们说,宁嘉赐便会相信,因为身边的人从来没对他说过谎,不过今日遇到的钟逸可不同了,他要为身处温室的之中的宁嘉赐上一课,让他提前知晓人心的险恶,或许在日后识破别人阴谋的一刹那,他会想到自己今日这一举动,能对一代帝王影响颇深,想想便令钟逸十分激动。

宁嘉赐这般反应落在温源的眼里,宁嘉赐不知实情,他不可能不知,钟逸一个隶属锦衣卫的官员与百姓交集甚少,他刚才所说都是在欺骗宁嘉赐罢了,但他也不能拆穿,其一,虽然钟逸现如今暂居锦衣卫千户之职,可看他在京城的名声以及陈达斌的重视程度,不说下一任锦衣卫指挥使,至少在锦衣卫当中也有重要地位,若因为今日一句话让未来的锦衣卫大官记恨上了,这不是温源犯贱嘛,还有宁嘉赐不知为何,对于此人极其喜爱,哪怕温源揭开他的真实面目,宁嘉赐还未必相信呢。

“钟逸,我没想到你竟是这样一个......一心为民的好官,方才之言是本殿下过分了,不过有一说一,你府上的零吃的确难吃。”

“......"宁嘉赐这番话又让钟逸无语了,宫殿里不论吃穿,都是天底下最高规格,他吃惯了这些,自然觉得钟逸府内的属于粗茶淡饭,可钟逸招来做点心的师傅,在京城内也是一绝,若是让他听到自己所作成果被人如此评价,不知会不会拿刀砍人。

“太子喜吃?”钟逸忽然心生一计。

宁嘉赐不置可否:“世间有意思的事总共也没几件,吃可是人生一大乐。”

“今日钟逸来为殿下露两手?”钟逸自信满满,似乎他对自己的手艺十分自信。

宁嘉赐质疑道:“你还会这个?”

“技多不压身嘛,若哪日臣从锦衣卫中被撵出去,好歹有一项谋生技能,也不至于饿死。”

宁嘉赐哈哈笑了起来:“钟逸你放心,要真有哪日,我便将你招进宫,手艺另说,能让你每日与我赌一赌钱就够了。”

钟逸脸色一苦,他已经能想到那种日子对他来说是多大的折磨了,只听他喃喃道:“但愿没这么一天吧......”

“嗯?钟逸你说什么?”

“没什么,殿下稍等片刻,马上便能让你见识到钟逸的手艺。”钟逸说完便去往灶房,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原料。

可前脚刚到,后脚看到了紧随其后的宁嘉赐与温源。

宁嘉赐饶有兴趣的看着钟逸:“本殿下倒要看看你能做出个什么玩意儿。”

钟逸听他这么一说,当下便明白,原来宁嘉赐是怕他让别人代劳,这才亲身前来观看。

不过钟逸定然不会在乎这些,没有金刚钻就不拦着瓷器活,但他转念一想,既然宁嘉赐不信,那钟逸总不能平白无故遭人怀疑吧。

他道:“看殿下的样子,是不相信经我之手能做出让殿下满意的小吃了?”

宁嘉赐也不加掩饰,他点点头:“没错,本殿下还真不行你有这样的本事。”

“臣要是能做得出来呢?”

”本殿下应你一个请求。“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宁嘉赐十分豪爽,同时这也说明他对钟逸手艺的极其不信任。

钟逸追加一点:“不过殿下总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好便是好,坏便是坏,当然了,殿下这样的身份,岂会因为一个要求做如此低贱的事,是臣多虑了。”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