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解他心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杨得草久久不发一言,他被梁君面具下的真实面具震撼到无以复加,曾经俊秀公子哥,竟然变成现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老天爷!你好狠的心啊!

梁君对此态度早就见怪不怪,虽然对方并不一定嫌弃自己,只是可能一时之间被吓到了,他反倒安慰杨得草:“老爷子,大老爷们又不靠脸吃饭,毁容又能如何,我存于世间,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难看些,不丢人。“

杨得草老泪没止住,顺着满是皱纹的脸颊流了下来,他连连道:“是,是,梁恩人一身本领,区区一个相貌,算不得什么......”

他没忍住,目光又移到了梁君的脸上,上面的伤疤依稀可以辨认,多是被火烧伤的,难道这是在牢狱当中所受刑法导致?

梁恩人是当时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在牢狱里受到非人的待遇也是合乎情理的人,那群狱卒定然是受了上面的命令,这才用如此方法折磨梁恩人。

杨得草越想越有道理,对朝廷官员的憎恨程度又上了一个台阶,一肚子的火没过多久便泄了气,他很是灰心,一个连自己都没几年活头的老人又能对他们产生什么实质性威胁呢?

要怪只能怪自己没有本事,当初救自己性命的恩人都保护不了......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杨得草丧气极了,人最痛苦的事莫过两件,一是曾经的美好摆在自己眼前而没有珍惜,直到失去才追悔莫及的后悔与遗憾,二则是自己想要保护一人永不受外界侵害,但由于能力不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毒害。

或许杨得草就不该让梁君揭下面具,只要看不见,便不会有如此烦恼与痛苦,可不知情就能真的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梁君见杨得草表情阴晴不定,他唯恐自己留予他心病,于是便道:“若是没有这些伤疤,丢掉的就是我的命了,杨老爷子,我相信你也能分得清性命与样貌哪个更重要吧,你说过当初见到我尸首的时候他面具全非不敢相认,这是何缘由你想过吗?”

杨得草的神经已经麻木,他机械似的摇摇头。

“这是因为一招瞒天过海之计,如不是用他鱼目混珠,挂在城门上的便是我自己了。”

听梁君这么一说,杨得草才提起兴致,他不可思议的望向梁君,颤颤开口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梁君将面具放在一旁,并无重新戴上的打算,他嘴角挑起一抹笑容,虽然在外人看来阴森恐怖,不过在钟逸与杨得草眼里,却又能感染他们的情绪,使他们的心情也跟着变化。

只听他道:“其实朝廷里的官员并不一定都是坏的。”说这句话的时候,梁君与杨得草同一侧目望向钟逸,这让钟逸忽然有些尴尬,说实话,他心底里对自己可没有这么高的评价,该拿的银子他一分不少,仗势欺人的事他也不是没有做过,若说他与其他官员最大的区别,他自认为在于能够守得住内心的底线,只要在这个范围之内,他什么都能做,一旦越过界限,哪怕有再大的利益诱惑,钟逸都不可能染指丝毫。

“我当初能够活命,正是因为这一帮好官伸出援手,在行刑的前一天,他们在牢狱之中制造一场大火,乘乱将我从牢狱里救走,并放了一位身形与我差不多的死囚,这才让我捡回一条命,若不是这场大火,死的就是我自己了,所以说付出一张脸的代价不算大,人只要活着,哪怕是苟延残喘,都是好事,而我只要带着面具,就不会有人见到我的真实样貌,之前怎么过,现在还能怎么过,你说不是吗?”梁君确实没有后悔过这件事,或者说是现在大彻大悟时,不再后悔,当他从狱中逃出得知思君死讯的时候,他很想重新回到火光冲天的牢房,就让他烧焦烧成一堆灰烬来终结他的痛苦吧,没有什么比失去他心爱的姑娘更痛心。

梁君从小无父无母,他的师父将他养大,因为特殊职业让他鲜能有一两真心朋友,就算有人结交,也多是出于利益,正是这样的情况,他一旦碰到一位对自己好的人,他也会全心全意付出,更何况,在日常相处中,思君早已不知不觉闯入了他的心房,融化了他如同千年冰山一般的枷锁,让他心甘情愿将心中的柔软交予对方。

所以她怎么能死呢?她的死不止是自己生命的终结,她同时也带走了另外一人的整个世界.......

其实梁君在这么多年里,并非一次想过在烈火里献出自己的性命,让他重生,直到寻到她为止,他不是没有过求死,可阴差阳错之下总也死不成,于是梁君不再对死亡抱有执念,可再让他重新选择一次,依然是随她而去,但就在昨日,或者说上次在宫中苏醒的时候,梁君恍惚见明白了生命的真谛,他理解生命的宝贵,这时,他才觉得不能白白浪费自己性命。

不得不说,当一个人经历过梁君这般的事,就会如他一同洒脱,毕竟凡尘俗世里还有什么能触动他心灵的东西呢?

钟逸虽羡慕他的随性,但也明白这份感悟不是现在的他就可以拥有的......

杨得草听了梁君的解释,心中的愧疚才减少一些,用一张脸换一条命,确实是不亏的买卖,可这张脸是梁君本不必丢的,他有这般折磨,全都是拜自己这些人所赐,杨得草心性质朴,懂得感恩,所以看到如今的梁君,他做不到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梁君满不在乎道:“这么多年过来,我也已习惯,若哪日不带面具,还真有些不自然,杨老爷子,不必为此多虑,甚至连我自己都不重视,你若是因此而愧疚,多此一举不说,也让我心里不是滋味。“

梁君这人心细,他能看出杨得草此刻根本无法释怀,他已迟暮之年,任何不快都可能成为一种重创,人老之后,心情最为重要,所以他不希望因为自己使杨得草出现一些问题。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