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庐山真面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般熟悉的口吻,从面前的面具人传来,杨得草笃定眼前之人正是他多年追寻的梁君,记忆中永不会忘记的一幕幕更加让杨得草老爷子坚信自己的想法。

但梁君却自认为配不上这个称呼,不过在当年的时候,确实又许多人这么称呼他,看这位老爷子的年龄,当然应是四十岁左右的样子,而在十多年前,四十多岁的逃荒人数不胜数,梁君很难记住其中一人,不过也不是全无印象,他对杨得草这个名字,稍有零星记忆。

“梁恩人,您凭一己之力救活了我们多少人的性命,甚至刚出生的婴儿,年事已高的老人,能够活下去全是您的功劳,就凭这一条条人命,您当然配活佛二字!”杨得草情绪激动,当得知他便是梁君的一刹那,十多年前的事一桩桩一件件在他脑子里复苏,就好像从买没有走远一样。

梁君摆摆手:”人力终有穷尽时,是老天爷怜悯苍生,最终才让你我这些本该惨死的人活了下来,要感谢,便感谢苍天吧,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莫要重提了。“

杨得草从梁君的言语中能够听出他对那件事十分抗拒,而且他一直留有一个疑惑,为何梁君会戴上面具呢?就算是为了逃避朝廷的追捕,过了这么久,朝廷早就放弃了这件事,再者来说,恐怕是戴上面具更容易引人耳目吧。

想当年梁君也是为清秀俊朗的小伙子,那幅皮囊与自身散发的魅力不知俘获了多少花季少女的芳心,他完全想不到梁君戴着面具的理由。

“我就知道梁恩人您还活着!虽然朝廷那些狗官将尸体摆放在城墙上......“杨得草此话一出,忽然注视到了梁君身旁的钟逸,但看到钟逸脸上并没有半分不悦,这才继续道。

“我半分都不曾相信!那具尸体已面目全非,谁能看出到底是什么身份,除非我亲眼见到您,否则,我一定会将您继续找寻下去!”

能够让人惦念这么些年,梁君心里既有感动,同样也有愧疚,他只是一位过客罢了,竟有人真的愿意放弃自己的生活追随于他,这让梁君身上流淌着一股暖流。

但他同样也有疑惑:“就算知道真相又能怎样,就算真的见到我又能如何?那件事已经过去了,而且过去了十多年,我们不可否认当初确实轰动一时,甚至影响颇深,可每个人都有生活的权利,不是吗?”

杨得草在梁君不断的质问中也迷茫了,的确,哪怕他努力这么久,可也仅仅是想知晓梁君是否存活于世,但知道后,或见到他之后,还有意义吗?

他沉默了,他同样思索着这几个问题,但片刻过后,他便豁然开朗,想明白了一切:“我只想印证好人有好报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您是无数人的恩人,拯救了无数条人命,您所经历的所有,老天应当看在眼里,若是连您的饱受折磨郁郁而终,那我还有什么活头呢,本来便已存在太多不公,有人生来锦衣玉食,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可有些却连一日三餐都保证不了,甚至尝到肉便是生活的盼头,您说这对吗?这些事老天看得到吗?所以我想从您身上,证明天地下真的有因果一说......”

“还有,我也想亲自向您道谢,我打心眼里感激您!”

杨得草身子一矮,拖着苍老的身躯便跪了下去,梁君一下子傻了眼,当他想要搀扶的时候杨得草已经磕了个重重的响头。

梁君这才急忙去扶,嘴里一股脑说着:“使不得,使不得啊!”

让年长的人跪拜自己,这是要折寿的,梁君虽然一时间没有想到这么多,但他确实担不起这大礼,曾经他是救了许多人性命,可他的初衷是为了减轻自己的罪孽,结果是好的这毋庸置疑,若是就事论事的话,梁君可以称得上目的不纯,所以他并不希望当初的人因为他而耽误自己的生活,就好比面前的杨老爷子,为了追寻一个真相,苦苦耗费十多年时光,梁君哪能不愧疚呢。

杨得草到底是年龄大了身子骨大不如前,梁君轻轻搀着,便将他从地上扶了起来。

这时候钟逸也劝道:“老爷子可不能如此,这在你眼中是表达谢意,可给梁大哥磕头,这可是要折他寿的,你也不想因为老爷子你让你的恩人少过几年吧。”

听钟逸这么一说,杨得草老爷子才不再僵持,他老泪纵横:“恩人我对不起你!眼看你因为我们被抓进牢狱受罪,我们这群没有本事的人只能日夜向老天祈祷,是我们无能啊!”

最为纯朴的便是这些庄家汉们,与杨得草一同的汉子们不是没有想过从牢狱中将梁君救出来,但看到官兵明晃晃的刀刃,一个个再难生出这般勇气,如若当初不是他们的懦弱,梁君也不必受那种折磨。

这样一个老人为他流泪,梁君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安慰道:“老爷子,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从前的事您就别多想了,既然已经过去了,甚至有近二十年之久,我们将眼光放在未来多好。”

杨得草盯着梁君的面具,他不得不提及这个话题,如果得不到梁君的答案,这便是他以后的心病,乃至带着它入土。

“梁恩人,我想看您揭开面具的样子,我与您这么多年不见,在我梦里不止一次梦到您的样貌,如若让我再看一眼,哪怕现在就死,我这糟老头子都没有遗憾了......”

钟逸见梁君神情难堪,便圆道:“都是大男人,老爷子你这有何可看,梁大哥样貌几乎跟从前一般,根本没有变化,没必要......”

“不必多说。”梁君打断了钟逸的话。

他笑道:“都是大老爷们,看便看了,这有何难。”

说着梁君便将脸上的面具揭了下来。

可当杨得草真正看清梁君模样的时候,他彻底呆住了,嘴巴大张一时间难掩震惊之色。

面前之人与他记忆中的梁恩人天差地别,但杨得草知道,他就是梁君,梁君就是他,面前的便是现如今的梁君。

一道道沟壑,一条条歪歪扭扭的伤疤,如同蛆虫一般丑陋,整张脸几乎没有人样,就像被剥过皮耗子,露出血肉,让人恶心无比。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