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上山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马车略显颠簸,但因为所走皆为官道,再加上马夫技术过硬,让车内二人并没有明显感受,他们靠在身后的马车车内壁休息,因为提前让人加上一些棉物,所以并不觉坚硬,相反,钟逸颇为舒适,已是假寐状态,再给他一点时间便能入睡。

可在进入梦乡的紧要关口,却听驾马的车夫道:“老爷,接下来便是山路了,比之之前,要更颠簸一些,您受累。”

钟逸身子一颤,瞬间清醒不少,他开口道:“无碍,你只管驾车便是。”

开玩笑,好歹钟逸也是骑马上过战场的人,又哪里会忍受不了这些小小困难呢,想当初骑马的滋味可不好收,至今仍心有余悸,双腿内侧被磨出一个个软泡,瘙痒与疼痛交加,让人很容易便陷入崩溃,不过这也是因为钟逸不曾行军骑马,腿上皮肤太嫩的缘故,经过一段时间之间的磨合,大腿根两侧内的细肉满了茧子,一点一点变硬,钟逸也就完全可以忍受的来了。

曾经抗击匈奴的苦都吃过,更不必说现在这小小的颠簸了。

梁君在马夫的一声吆喝下也醒了,钟逸揭开窗户的帘子,向外望了一眼,这里距官道已有一段距离了,无边无际的绿色闯入钟逸的眼帘,已过立春时节,春回大地万物复苏,竞相生长,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这也是钟逸久居京城内见不到的,不过他空有赏春的雅致却无赏春的时间,想不到这第一次郊外之游竟是拜梁君所赐。

“梁大哥,咱们已脱离官道了,现在正在进入山里,马上便到了你要去的地方。”

梁君揭开帘子目光扫出去,对钟逸道:“一刻钟,最多一刻钟时间。”

这里的一草一木梁君都十分熟悉,虽然他每年只来一次,可印象很深,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忘不掉,也正是因此,他才会只望一眼,便能确定如今的位置以及需要的时间。

听了梁君的话,钟逸又微微合眼,利用这点碎片时间稍作休息,养好精神比什么都重要,最主要的是昨日的酒精让他实在难以用饱和的态度面对接下来的事。

接下来的路没有一开始那么好走,因为这是向山上而去,不仅有石块杂草之类的东西,而且一直是上坡,马车一直向后倾斜,车中坐着的梁君钟逸二人自然不好受,他们随着马车也向后倒去,从一开始马车两侧的车窗位置坐到了最后面,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他们控制不住后仰趋势,这样靠在最后面反倒是比之前好受一些。

这种情况,钟逸自然再无睡意,他问道梁君:“梁大哥,你每年来此都是靠双腿行走?从来没有骑马或坐马车吗?”

“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个地方,而且......从来我也没什么朋友,自己一个人的话哪还需要马车代步呢?”

钟逸听这句话很不是滋味,梁君这么多年以来孑然一身,听起来潇洒自由,但更多的时候,还是被孤独包裹全身,任天大地大,却也让游荡的自己无一处安身之地。

不过现在好了,至少在钟逸心里,他是真心将梁君当为兄弟,他相信梁君也一定看得出来,二人虽在年龄有一定差距,但男人的感情岂能如此肤浅,结为暮年交的照样有的是,更不必说钟逸这种只差十多年的了......

“老爷,前面的路太陡了,马不愿意上,若硬上的话有很大风险,您觉得......”

钟逸先看了眼梁君,征求他的意见:“既然如此,梁大哥,要不你我走上去?慢是慢些,不过自身安全最重要,你说是不是。”

梁君自然不是懒惰怕难之人,若今日没有钟逸的马车,他一个人走上也一定来,所以对于钟逸的请求,他毫不思索,一口便应下:“如此也好,看看沿路的风景,正值春光灿烂日,岂能让此良辰美景虚设?”

“好,那你我二人先行下车。”

说着两人从马车里走下,钟逸嘱咐道马夫:“我们上去便可,你就在此处看着马,等我二人归来。”

“是,老爷!”听钟逸这么安排,马夫心里乐开了花,虽然这段道路并没有那么危险,可他宁愿少走两步,而且最重要的则是这匹马,这可是他亲自从马市精挑细选买回来的,若只留马一人在此,出了事他又怎会舍得呢?

......

......

沿着面前上坡的路,钟逸梁君两人攀爬前行,不得不说,这条路确实陡峭,哪怕梁君这位身有轻功的人,都觉得并不好走。

特别是野草丛生、荆棘密布,更为他们增添了几分困难。

连爬一段时间,钟逸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他身子骨虽比一般人强上一些,但这类高强度的运动同样受不了,再加上今日天空中大大的太阳,钟逸早就疲惫不堪......

“梁大哥,要不......要不我们歇会儿再走?”钟逸斜靠在坡上的一棵树木的主干上,他没等梁君回复,已不再前行。

梁君虽然没有钟逸那般脆弱,但却也红光满面,鼻尖渗出细密的汗珠。

他对钟逸这样的举动无可奈何:“你都坐下了还问我作甚,难不成我还能再把你拽起来?”

钟逸笑了两声:“梁大哥你也不是铁人,赶紧歇息片刻。”

梁君从怀中取出灌好的水,自己先行饮一大口,后又送到钟逸面前:“喝两口,早渴了吧?”

钟逸两眼放光,舔了舔干枯的嘴唇,惊喜却也疑惑道:“梁大哥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水?”

“一大早准备的。”

“你考虑的太周到了,若是没有这口水,可真是要我半条命啊!”钟逸接过之后“咕咚咕咚”连喝几大口。

梁君解释道:“这也是我一次次积累的经验,我头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与你一般,行至半中间差些渴昏过去,后来在山上找到几个野果子,这才好受一些,以后每次来此,我便长记性了,有时候除了水,还会装一些干粮,但今日是驾车而来,自然没有之前那番耗费体力,也不会饿着肚子,这才没装。”

钟逸好生失望,叹了口气对梁君道:“不瞒梁大哥说,我现在腹中已在抗议了,或许是早上没吃早饭的缘故,确实有些饥饿。”

“放心吧,饿一饿就过去了,这种感觉不会持续很久的。”

“这......这,哎......”钟逸现如今又饿又累,若非刚才几口清水,可再无走下去的决心,虽然他知道他是肯定要陪梁君走到埋葬思君的地方,可去归去,牢骚该发还是要发的。

“不用多久我们便道目的地了,快了,已经很快了。”梁君用手挡住眼前的灿烂的阳光,望着山坡的上方,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很是熟悉,只不过比去年的树更高了,杂草更多罢了。

差不多缓过劲儿之后,两人又踏上前程,这次上山的路比之前要平缓一些,陡峭的角度越来越小,直到后来就像走在平地一样。

难道他么已经走到了山的顶峰?

钟逸心中这么问道自己,要不然为何会有这样平坦的地面呢?

但这座山看起来又不像这么短时间内便能走到尽头的样子,虽然钟逸自认为花费的时间不少,可他也明白这种想法是由自己身子疲惫导致,所以实际上他们走的路,并不算长。

而猛烈的阳光照在脸上,钟逸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致,两人埋头自顾自往下走着。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