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告别的决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钟逸所说虽然没有依据,可对梁君来说可信度却很高,因为在梁君的设想当中除此之外确实别无可能,再者来说,他对钟逸的信任也是加分项。

“我信你。”梁君接着又叹了口气:“可陛下要如何应对呢?吴俊明不除,先前百姓的磨难全都白受,不对他们有一个交代,我心难安啊。”

梁君一直以来对穷苦百姓有种莫名的情感,既有怜悯,幼年时的遭遇也让梁君得以感同身受,或许在他心里,这些人就像过去的自己,他能够活下去归功于他的师父,而他也想成为他师父这样的人,拯救这些百姓,也拯救过去的自己......

钟逸对此倒是坦然:“陛下自然有解决之策,这些事就算你我再过忧虑,都只是徒劳,梁大哥你做你的证人,我完成陛下交代的事,做好本分,就是对陛下最大的帮助了。”

梁君点头表示明了,接下来二人不在吴俊明一事上白费口舌。梁君在京城内生活这么多年算是老京城人,所以对京城的传说故事知之甚多,有些有趣,有些奇异,在酒宴上说来,让钟逸听得津津有味,同时也让他对京城这座城池产生了更大的好奇。

时间在二人交谈当中过得很快,夜色愈浓,兴致愈烈,梁君与钟逸的酒量旗鼓相当,虽然都略显眩晕,不过思维正常,举止也如之前一般无异,这样乃饮酒者绝佳状态,既比微醺强,又不像烂醉如泥,不论是自己还是旁人,都很舒畅。

酒坛子空了一个有一个,一桌佳肴已是狼藉,最终以梁君推脱明日有事而结束,钟逸并不过问缘由,也没再强迫梁君继续喝下去,接人待物钟逸一直有一个自己的度,而在十分重要酒桌文化上更是保持自己的标准,这种方式是他能与很多人仅见一面便能留下不错印象的基本。

安置梁君的屋子下午已经打扫干净了,虽然屋内装饰简易,可床、褥子等贴身之物规格又很高,完全能让梁君有一个良好的睡眠,这也是钟逸为消梁君疲惫而提前准备的。

将梁君送到屋外,便听梁君道:“钟兄弟,别送了。”

“好,梁大哥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喊下人就好。”

钟逸刚转身,又听梁君道:“钟兄弟还记得傍晚十分与你所说那件事。”

“嗯?”

“就是我彼此出宫的原因。”梁君附加解释道。

钟逸身姿虽然不稳,可意识却无比清醒,他一下子明白过来,问道:“是去见......思君姑娘?”

“正是。”

钟逸恍然大悟,原来梁君所说明日有事便是这个,他继续问:“何时去?距离这里远吗?”

“我想明日一大早出发,她说过,她最喜欢清晨,就好像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之前的所有不快,都消失与结束,勃勃生机,充满希望。”梁君双目朦胧,思绪回到从前,脑海当中尽是她当初的样貌。

钟逸对梁君的痴情也无可奈何,他很想劝说此事已经过去,但他未曾经历当初的美好,也没有尝过失去的悲痛,哪有宽慰的权利呢?如果将梁君换做自己,他是否也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呢?或许他远比不上梁君......

“在城外十里处,不算远。”梁君又回应了钟逸第二个问题。

“没问题,我清早便让下人备好马车,不会耽搁梁大哥的事。”钟逸郑重应下。

梁君又开口:“钟兄弟,你要陪我一同前去。”

这也是一开始钟逸答应下来的事,没想到梁君对此倒很重视,又一次重新提及。

钟逸也没想逃避,正面回答:“好,我与梁大哥同去。”

“早些休息吧,明日要起个大早呢。”梁君安排好这些之后进入屋内。

钟逸也转身离开,回到了自己房间。

烛光依旧,林雪瞳一如从前,钟逸未归,她便不睡。

钟逸柔声问道:“我就在府内,你说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林雪瞳眨巴着疲惫的眼睛:“相公不在身边睡不安稳。”

钟逸一身酒气躺在林雪瞳身边,虽然难闻,可却让林雪瞳感受到了安心。

“日后为了让夫人你有个好着的睡眠,看来相公要早些回来了。”钟逸打趣道。

谁知林雪瞳娇哼一声:“相公可是个大忙人,这些话也就是嘴上说说算了!”

钟逸虽然不服气,却也无法反驳,的确,不论是锦衣卫还是其他事,很多都让他身不由己,别说早些回府了,有些时候能不能回来过夜都是一个问题。

“相公尽量,如此娇妻,相公又岂能舍得让你独守空房呢。”钟逸嘿嘿一笑,无论是神情还是声音都很是猥琐。

林雪瞳不知想到了什么,脸颊忽然红了起来。

钟逸心头大动,不过想到明日一大早便有需要忙的事,再加上喝过酒以后状态不佳,便决定暂且放过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吹灭蜡烛,钟逸很快便进入睡梦当中......

而今夜晚宴另一位主角却很难睡着,甚至整个人异常清醒,丝毫没有喝过酒的感觉,梁君一人坐在屋外台阶上,他望着漆黑夜空中的明星,喃喃道:“哪颗会是你啊.......”

越强制自己不去向,思绪愈加强烈,她的样貌,她的每句话,她的笑容,与她一切相关的过往在梁君心中生根发芽,不断蔓延,在脑海中盘旋不停。

她会看到现如今的自己吗?她会自己告别之前而欣慰吗?

一阵夜风袭来,梁君瑟瑟而抖,一股无法言喻的孤独涌上他的心头,他活了这么些年,既有罪孽,同样也有令他引以为傲的事,可身边的人来来往往,直到现在也不剩一个,若不是钟逸,他这次出了宫甚至连去处都没有,他这样的人生算得上成功吗?只不过是芸芸众生最普遍的失败者罢了。

梁君裹紧身上衣物,揭下脸上的面具,露出满是伤疤丑陋的脸庞,哪怕在钟逸面前,他都几乎不放下遮掩的面具,这倒不是因为他害怕钟逸嫌弃,只是他心里一直有道坎,就算他知道外人从没有厌恶惶恐之感,他心里也一直有一道声音告诉他:他们会嫌弃自己,会看不起自己,会将自己当成一个异类。

所以他只敢在这样夜深人静四下无人的地方将真实的自己暴露在外。

这道坎终归是要过去的,既然之前的生活已经如此不幸了,为何要蹉跎接下来不知还有多久的年华呢?是啊,这是一件值得梁君庆幸的事,他还有后悔的机会,他还有改变的机会,有些人悔悟之际也是生命尽头之时,这样的人才真的可悲。

人就是这样,外人无论做怎样的劝导,都不如他自己想明白来得有效,就是在这一刻,梁君真正顿悟了,虽然钟逸为他解毒将他唤醒的时候他已经有了这个打算,可他一直知道,那时候并无狠下决心,就是在刚刚,在前一刻,梁君决定彻底与过去告别,迎接充满未知,或是艰险、或是美好的新生活。

但在了解之际,他要做的一件事就是与思君告别,那位占据他整个脑海的姑娘,为他付出一切,付出自己性命的姑娘。

梁君转身走进屋内,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身上分量一下子减轻不少,就好像肩膀上的压着的大山被人移开一般......

很快,他也进入了梦里。

梦中场景朦胧,可从之前的灰暗色调变为了湛蓝与金黄,这个梦......梁君充满期望。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