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所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气氛正浓,两人谈论没有界限,想到什么便谈什么,不论是生活中的各方各面,还是朝堂上的格局,二人所说皆是头头是道,对于有经历的来说,很多事情不只看到表面,其内部的深意,与自己独到的见解,也正是因此,他们乐此不疲。

所以他们不可避免的提及到吴俊明一事,梁君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吴俊明,但他从一开始便是同吴俊明作对,而在皇宫里唯一遭遇的一起有生命危险的事,也是拜吴俊明所赐,他不得不对此人多加了解。

钟逸身为锦衣卫,吴俊明的资料、情报当然能见到不少,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斗智斗勇,他对吴俊明也有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既有恨,也有怨,甚至还有淡淡的恐惧。

酒坛子没过多久已空了一个,再打开第二个的时候,钟逸听梁君问道:“按理来说,陛下已经对吴俊明的罪行掌握清楚,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对他没有动作呢?”

钟逸将梁君面前的酒碗斟满,未答反问道:“梁大哥你对吴俊明闲赋在府这件事有无了解?”

梁君点点头:“当然听说过,这也是陛下动的手,钟兄弟你一说这个我更奇怪了,吴俊明的既没了朝中的权势,有犯下弥天大罪,陛下理应马上斩首示众,昭告天下,让朝中这些官员看看贪赃枉法到底是何结果,杀鸡儆猴,也很合适。”

“梁大哥看到的只是表面,朝廷的水很深,吴俊明这件事不是陛下想要动手便能下令处理的,虽然吴俊明日渐式微,可他手里依旧掌握一众关系,这个关系网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救他一命。”梁君闲散惯了,他虽是机敏,可对于官场诸事,未曾有过经历,自然悟不出内含之意,而钟逸便不同了,他进入官场的时间不长,可所见所闻,甚至于亲身感受,这些事让他明白了很多,官场不同于其他地方,有属于它自己运行的规律,就好比结交之人的前提,社会各处多以人品论之,再不济便是有无身价,可官场不同,无论对方的财富是否比己过之,或朝中风评极佳,这些都是不是与他相处的理由,只有利益相同,两人之间短期或长期的目标一致,变更结成同盟,等达成目标后,又恢复之前状态,就好像两人从未有过交际一般。

钟逸对此感悟尤为深切,他听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个说法,但在官场内,却将之表现淋漓尽致,让钟逸心寒同时不得不为之改变,他想要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存活下来,就只能这么做,众人皆醉我独醒与随波逐流,他选择了后者,这是无可奈何的事,等他有了改变一切的能力,也许会纠正一些东西,又也许什么都做不了不愿做,毕竟屠龙的少年最终都会变成恶龙。

“朝中人多炎凉,吴俊明已不复盛况,为何还会有这么多帮助他的人呢?这本身就不符合常理,这种时刻应是昔日好友躲得远远的,就算吴俊明求助,也会置之不理。”梁君对人性的了解太深了,这番说法不能说错,甚至同样适用于朝廷中。

可他不会理解的是:“这种说法也不错,吴俊明这段时日也遭遇了这种烦恼,曾经吴府门庭若市,现如今冷冷清清,甚至府里下人丫鬟都走了几个,可梁大哥,你无法想象吴俊明当初的势力有多巨大,可以说是朝廷内一手遮天的存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用在他身上毫不为过。”

“好汉还不提当年勇呢,难道当初趁有利可图这些人现在还不离不弃?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梁君自顾自的干了半碗酒,一幅很过瘾的模样。

钟逸笑道:“墙头草可太多了,别说吴俊明身边,几乎朝中之人都会面临同种境地,在落魄之际,无一人伸出援手,吴俊明只是特例,是很特殊的例子,梁大哥你听我慢慢道来。”

“吴俊明能够达到鼎盛,更多归功于他的关系网,又或者说一张利益网,一张在朝廷内由下到上组成的密密麻麻一张网,从百姓赋税当中获取利益,从朝廷盐、铁、掌管土地中得到好处,这些都是由吴俊明分配,或者说都要经过吴俊明的手,正是因此,在这张利益网里,吴俊明处于最中心的位置,这个位置极其耀眼,这层网上任何一人出了事,他都脱不了干系,所承担危险的同时他也享受着由此带来的权利,正是在一次次利益分配过程中,吴俊明取得了一个护身符,圣上之所以将他置之于府不作理睬,并非圣上念及旧情,是因为连圣上都跃不过吴俊明的护身符。”

钟逸的解释可以说很是详细了,但梁君仍是不解:“到底是怎样的护身符会有这般能力?连陛下都不得奈何于他。”

“一份证据。”钟逸言语之中多了几分谨慎。

梁君大呼一声“证据?是何证据?”

“没错,是证据,关于当初利益分配的证据,朝中对此染指的人不少,而他们能够得到多少,都是由吴俊明说了算,在此机会当中,吴俊明很轻易便能留下他们贪赃详细数目,与一桩桩一件件罪行。”

梁君倒吸一口凉气,在他心底吴俊明并非老谋深算,不论是钟逸还是其余人,都有他将他神话的嫌隙,这不怪他,毕竟他们之间的直接间接接触实在太少了,可今日听钟逸这么一说,他算彻底理解吴俊明为何能够做到当初的位置了,再十年甚至更久之前,他已留有后手,这绝不是普通人能够想到了,用未雨绸缪、高瞻远瞩这两个词语并不过分。

人往往在最辉煌时刻,身处高峰,人生巅峰之际愚蠢许多,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因为外界的一切对自己都有麻痹之意,所听言论皆是赞美夸耀,所见之人皆卑躬屈膝,几乎遇到这种情况的每个人,都难以保持自身,更不必说理智的为以后的事做考虑。

可吴俊明......他做到了。

“钟兄弟,这件事你是如何知晓的?难不成吴俊明哪里也有锦衣卫的人?”梁君想到,若真是如此,锦衣卫便是朝廷当中最被轻视的一个部门。

钟逸面色一苦:“梁大哥太看得起锦衣卫了,我们哪有这样的能力呢,自从吴俊明接受吏部以来,已被他打造铁皮一块,完全没有破绽漏洞可言,锦衣卫不是没想过从吏部安插自己的人,可哪一次都失败了。”这些事已经发生久远,钟逸这位新晋千户自然没有亲身经历,他也是在翻阅吴俊明资料的时候才看到这些,而令他更加惊异的却是另外一件事,锦衣卫眼线遍布朝廷各个角落,几乎朝廷中的所有官员,身边都有锦衣卫的势力,只是他们不知晓罢了。

看着梁君好奇的目光,钟逸解释道:“其实说这么说,都只是钟逸自己的猜测,所以梁大哥将当听个笑话,一笑之后就过去了,以后也别在胡思乱想,事情的真相在未揭晓之前,没有人知道到底是怎么样。

钟逸虽是这么说,可他对自己的猜想却深信不疑,至少到了**不离十的地步,因为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吴俊明只有用此方法来威胁他人,才能让他们对自己身处援手,除了这个,钟逸实在想不出其余可能了。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