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对屈扬的教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屈扬将今日早朝上发生的事,以及接下来御书房一事一五一十的告知吴俊明。当然,他如同大乌龟一般趴在御书房内的场景自然要有所保留,这是他的丑态不假,最主要这也和发生的事没有多大干系。

吴俊明听完屈扬对于三人的控诉后沉默了,单单从屈扬的叙述当中,吴俊明能够猜出那三位转变的原因,他们不想给康宁皇帝火上浇油,自己虽然抓着他们把柄不假,可此事过后,他们在朝廷中任职依旧要看康宁的脸色,所以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不得罪康宁皇帝是底线。

可依吴俊明来说,如若今日真就冒着皇帝暴怒的风险谈及此事,说不准会为他争取一个重返朝廷的机会,眼下吴俊明的路越来越难走,这是不可控制的情形,离开朝廷的时日愈长,留在众人心中的印象与情分便愈少,官场多无情,多健忘,这是吴俊明能够想象到的。

“老师,您说接来下要如何去做,乐荣、程经业、江志诚不可信,若是赌在他们身上,定会是失败下场。”屈扬对三人恶意满满,不仅在御书房内不帮他说话罢了,而且没有丝毫愧疚之意,甚至对他多加侮辱,当然了,他们所说多为实情,可为何非要挑破这层窗户纸呢?留于彼此心底不是更好!

吴俊明苦笑道:“不依仗他们,难不成还有别人?在我所掌握的证据中,他们三位是官职最高者,剩下的人虽然加在一起人多势众,可哪能纠集他们同去皇上面前呢,就算他们同意,可这只会适得其反,朝臣与皇上决裂,我便再无任何机会,这本就是彼此妥协的一件事,双方各退一步仍有机会,一旦水火不相容,只会两败俱伤。”

这番道理屈扬不是不懂,只不过他被怒气冲昏了头脑,乐荣、程经业、江志诚三人对他造成的阴影实在太大了,从他进入官场起,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大的屈辱,当然,这要将与秦受金銮殿一事抛出在外,也真是因此,他想让吴俊明给他们几人一个教训,就算不鱼死网破,也至少要让他们低下头来向自己表达歉意,这是脸面问题。

“对他们加紧逼迫是否可行?”屈扬问道。

吴俊明摇摇头:“一旦进入双方都无法挽回的地步,便彻底结束了,威胁是一门艺术,太松或太紧得到的效果都不尽人意,所以此事只能从长计议另辟蹊径。”

屈扬显而易见的失落,听吴俊明这么说,那他的屈辱不就白白作罢了,这让如此好面子的他如何忍受呢?

可光凭他一人的确无能为力,所有的证据全部掌握在吴俊明手中,他不是没有想过接手,可略微试探过几次之后就放弃了,吴俊明将之视作自己的命根子,除了他自己之外,再无人见过,不过也是,这是他东山再起或者说是保命的凭借,哪能这么容易送在别人手中呢,哪怕他对屈扬无比信任,可屈扬做事总显稚气,这让吴俊明不得不有所保留。

“屈扬,不知你是否发现一件事。”吴俊明在屈扬的叙述当中,大概能作一个十拿九稳的猜测,他觉得屈扬也应该有如此嗅觉,所以便对他进行考验。

突兀一问,让屈扬有些不知从何入手,他反问道:“老师,是关于何人或者何事的?”

“关于秦受。”吴俊明并没有卖关子,给了屈扬一个大概范围。

屈扬冥思苦想,可仍旧没有什么结果,最终只能猜测道:“秦受一直作对,不希望老师您重新回到吏部。”

可这已是人尽皆知,屈扬的答案让吴俊命失望,很明显,他并不只想得到这个。

但屈扬已经没有机会了,吴俊明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道:“糊涂!“

接着又解释了他的疑惑:“在早朝上,是因为秦受的忽然昏厥才导致众人的请求作罢,但他是否真的昏了过去,这是一个迷,而在御书房内,陛下与秦受一唱一和,更是让你等无从插嘴,甚至屡次落入下风,从种种细节来看,陛下与秦受已经达成一个联盟。”

“什么?!”屈扬很是惊讶,秦受乃区区一侍郎,为何会让当今圣上与他合作,这绝无可能!

“老师您是不是分析错了,或许秦受只是想坏了咱们的好事罢了。”屈扬根本不愿相信吴俊明得出的结论。

但现实往往比他想象之中更有戏剧性。

屈扬的思想陷入误区,或者说是固性思维导致,而吴俊明的心思一直很活络。

吴俊明对自己得出的结论有几分质疑,不过转念一想,却又愈加肯定。

他缓缓开口:“陛下虽贵为一国之君,可绝不会因为身份而错过打压的机会,你要知道,没有两个人不可能合作,哪怕是宿敌世仇,只要利益足够大,能到诱惑每一个人的地步,这个时候,之前的一切都会被抛之脑后,两位恨不得对方当场死亡的人会联合为一个目标出手,至少在完成目标前,二者不会决裂,以后怎样,就要全凭本事了。”

“就像陛下,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整个朝廷内有一半人在为我说话,陛下一人力量远远不够,所以他需要助力,秦受恰巧出现,他同陛下一样,并不希望我回到吏部,而他的分量更是不足,除了零星被他迷惑的人之外,几乎没有援助,正是出于同种目的,陛下与秦受联手,为的只是一件事,就是将我永远不得重返朝廷,从目前的情形来看,陛下秦受的合作小有成效。”

屈扬沉默了,吴俊明的话让他无法反驳,同时也陷入了担忧当中。

吏部虽为六部之一,可归根结底仍是归康宁皇帝所有,关于尚书的任命,他有最大的话语权,若秦受与陛下越走越近,那岂不是说明他成为吏部尚书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这是屈扬绝不允许的一件事!吏部尚书之位已被他视为禁脔,除他之外,无人再能染指,这半路杀出个秦受,让他哪能不愤怒呢?

“该死的秦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老师作尚书之时无半分怨言,老师刚你出事,就已宠宠欲动,而且还蛊惑陛下,真是其罪当诛!”

屈扬如此激动,这是吴俊明为曾想到的,不过其原因稍加思索却也明了,屈扬与秦受争夺吏部尚书一位,两人之间的矛盾很难解开,这让他这个未曾退位的老尚书来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这也就是吴俊明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要是换做前几天,定然将屈扬骂个狗血喷头,因为吴俊明从始至终认为吏部尚书一职只属于他一个人,除非他转手让人,否则别人一个念头都是罪过。

自从远离官场纷争,他对很多事并不那么在意,之前非要不可的东西现在却可有可无。

正是因此,屈扬免除了一顿责骂。

不过尚书之位可以不要,但吴俊明自己的命却不能不要,一旦他失去权利,就失去了保护自己的武器,成为了待宰的羔羊,他在位时得罪的人不止一点,就最近几日,已有不明身份的人在他府外不怀好意的游荡,幸有护院,才得以保护府内的人周全,吴俊明真要一无所有,他这条命,又岂能护得住呢?

能带给吴俊明安全感的除了权势就是这些金银,一旦夺不回尚书之位,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的空谈,哪怕目前的情形对他很不友好,但他也要在夹缝中找到自己的生机。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