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章 赏赐的门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张张证词落在康宁皇帝眼里,饶是泰山崩于前都面不改色的康宁,此刻不禁喜上眉梢,有了这些东西,再加上梁君这一人证,定吴俊明的罪是势在必行的事,并且不可能给他任何辩驳与翻身的机会,大宁一直以来都是讲法的,只不过法例只适用于两位同等身份的人当中,一旦地位天差地别,法例便会偏袒其中一方,很明显,吴俊明作为过气的尚书,与当今大宁唯一的皇帝,大理寺等地还是知晓如何去做的。

“朕没想到你这么快便能让他们开口,钟逸,你做的很不错。”康宁皇帝没有任何虚伪神情,这些话都是他心底里想要说的。

钟逸自然受宠若惊,他连连叩谢:“陛下谬赞!为陛下效力乃臣之荣幸,理应放在心上,迅速处理!”

“至于赏赐,朕这次便不允你了,等陈达斌归来,让他亲自对你奖赏。”康宁皇帝这一步也是为了钟逸考虑,虽然皇帝亲赐比陈达斌的赏赐更有分量,甚至落在别人眼中更是一种殊荣,可康宁皇帝这么做,完全是给钟逸出了一个难题,一个越过上级得到更高一层领导的瞩目,这难免不会让中间的小领导对他刻意为难,不论在什么时候,等级一分一定要明确,如若每位小卒小吏都可向圣上邀功,那大宁创下的森严等级制度就会遭受彻底的毁灭,到时候皇上还会有那么尊贵吗?这是可想而知的事,一旦所有人都能见到他甚至于他言语,他便不会保持那份神秘,不仅皇帝,就连各个等级的官员都地位不保,他们所异于他人的享受,到头来只会是一场空。

所以坚决维护此种制度,是每一位为官者首要的事,因为这是他们能够超乎常人的根本。

“陛下,臣所求......还有一事。”钟逸沉吟过后,还是决定提出自己的请求。

“说吧。”康宁皇帝心情不错,对待钟逸更是如同春风拂面,令人清爽十足,丝毫感受不到半分拘谨、

钟逸开口道:“海津卫一事,乃臣查明所知,如今海津卫情形复杂多变,凶险异常,锦衣卫仅陈帅只身前去,钟逸心中时有担忧,恐遇不测,先前忙于陛下交代一事,因而未能脱身,如今钟逸于锦衣卫之中无要务缠身,臣恳求陛下,允臣前往海津卫与陈帅汇合,同查白莲教一案。”

此等小事康宁皇帝本该答应,可一想到半月之后便是皇后生辰,处决吴俊明也就是在那段时日,未避免出现意外状况,康宁皇帝觉得参与人手还是越多越好,就好比钟逸这样精明的人,对康宁皇帝来说就有很大的帮助。

“朕知你护上心切,不过陈达斌可并非你想象的如此简单,海津卫小小白莲教不足为惧,他一人足矣,钟逸你留于京师,等朕密令,不出多日,朕要让你与锦衣卫派上用场!“

钟逸望着康宁皇帝认真的表情,便知此言非虚,更何况君无戏言,身为当今皇帝,欺骗他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又是何原因,所以康宁皇帝这么安排一定有他的道理,钟逸虽然担忧海津卫里的陈达斌与霍单,可皇令不可违,便道:“臣领旨!”

“退下吧。”

钟逸再次叩拜之后离开了御书房,这次与皇帝的见面终于不负钟逸的希望,没有像之前那般留给康你坏形象,钟逸日后就算为陈达斌办事,可归根结底,锦衣卫毕竟是皇帝的家臣,所以就算与皇帝没有任何交情,也不能让皇帝对你不满,朝廷内为官者再过勾心斗角,到来头还不是康宁皇帝的一句话?

走出御书房,钟逸没有逗留于皇宫的打算,他对皇宫并没有任何感觉,甚至总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压抑,长时间生活在这里,定会生出心理疾病,钟逸的想法不是没有道理,皇宫内寂静无比,几乎听不到任何交谈声,遵循礼法是深处皇宫之人第一要义,而之后的就是站队,一旦选错了主子,一辈子没有出头之日不说,甚至会饱受其余奴才欺辱,更何况这种地方的每个人都称不上朋友,一颗心被钢铁紧紧包裹,不论什么人,都见不到它的柔软,久而久之,哪还有什么正常的人呢?人都是需要发泄的,将所有事所有话憋在心底,对精神是极大的压力。

出宫的时候就要比入宫简单多了,钟逸凭借记忆中熟悉的场景找到来时的路,接着原路返回,走了近一个时辰,终于看到了宫门,这可让钟逸开心坏了,凡尘俗世,他终于要回来了!

虽然说起来容易,但依旧要经过询查,钟逸将陶右交给他的身份铭牌递到这些侍卫手中,在他们辨别真伪之后,将钟逸放出宫去。

来时清晨,可离去已至正午,甚至比钟逸想象当中还要晚一些。

既然锦衣卫已无需要他操劳的事,钟逸连千户所也没去,径直回到府里,林雪瞳等见到钟逸自然是十分欣喜,难得有机会在府邸吃午宴,所以操办又隆重起来,各色菜肴让钟逸咋舌,看来钟府的伙食,比他意料之中要好上些。

吃个半饱,又尝了些这个时节京城没有的果物,一阵困意袭来,钟逸见床一趟,很快便进入梦乡。

......

......

但在他沉睡之际,有些人却心烦意乱的很。

屈扬离开皇宫后没去任何地方,直指吴俊明府邸,今日御书房一事,乐荣、程经业、江志诚的表现可谓让他愤怒失望至极,而走出御书房又对他进行一阵侮辱,这可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定要让吴俊明给他讨要个说法!

吴俊明闲赋于府已有数日,从一开始的烦躁不甘到现在已经接受了现实,至少从他的举止来看,他变的更有平常心,开始享受生活,对名利权势的追逐心逐渐淡下,若换作他坐尚书之位时,这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但依如今的形式看,对吴俊明来说是十分不利的。

他一旦失去动力,拿什么与他的仇敌对抗,不说其他人,就单单指皇上一人,他凭什么能在皇上手中逃脱,难道真就用多年积攒的情分来当一说法?这显然是不可靠的,除非再次将吏部牢牢掌握于手中,除此之外吴俊明不可能有任何反击的机会,或者说自保的能力......

再次见到屈扬,吴俊明已经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长短,朝廷当中定然发生了一些事。

“老师。”屈扬恭敬叫道。

“今日怎么有空来这里,吃过午饭了吗?我让下人去为你准备些。”吴俊明对待屈扬一直不错,因为他的子嗣并无一心思敏锐者,除了吃喝玩乐之外,对待文武皆无兴趣,所以吴俊明在外人眼里将屈扬当做学生,其中不乏视之为子的意思。

不过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吴俊明这个念头倒也能说得过去,至少从屈扬的表现来看,确实与子嗣无异,甚至比他亲生的还要强上不少。

“未曾,不急,屈扬刚从御书房而出,并未停歇,也为去其他地方直接来到老师府上了。”屈扬这么一说,吴俊明已经猜到了个大概。

“朝廷的事?”

取样点点头。

吴俊明又问:“我的事?”

屈扬没有迟疑,再次点头。

“说一说,让我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既然屈扬已经亲自前来了,吴俊明定然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