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一生之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谁知陶右对钟逸所说根本不在意,甚至隐有期待。

“钟千户所言极是,如今朝廷乌烟瘴气,其中源头自是每人心中的文武有别,或许你我改变不了如今现状,但不受其影响,却能做到,文重武轻本就是错误至极,身为臣子,为君分忧才是重中之重、首要考虑,欺压歧视来抬高自己地位,贬低同僚,供己做乐,陶某实在无法苟同!”陶右情绪激昂、义正言辞、大义凛然。

不过在钟逸眼里,他确实没有说谎的迹象,似乎这些念头是他从心底里这么想的。

这让钟逸好生奇怪,从陶右一言一行中,钟逸不难看出他对武官并未轻视,钟逸仅以为是此种观念在他心中尚浅,或是隐藏起来,但完全想不到,一个身居高位的文官会说出这些话。

其中定有不得而知的真相,正是因为陶右有这些经历才使他产生这种观念,但是什么,钟逸不会问不能问,陶右也不愿说,等到二人交情到了,陶右自然水到渠成会与钟逸提及。

强人所难不可取,甚至还会让对方产生厌恶情绪。

有了陶右的回答,钟逸对此人好感大增,他在朝廷中算是孤立无援的存在,除了陈达斌几乎不认识任何人,若有朝一日他进入朝廷当中,一定会经历这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有一个盟友再好不过,陶右是钟逸争取的第一人选。

他官职高,在户部当中有一定话语权,而且最重要的是位文官,虽然钟逸很不愿意承认,但没有办法,朝堂内对武官的歧视远远比他看到的还要严重,依钟逸在锦衣卫当中的发展趋势,接手锦衣卫与进入真正的官场只是时间问题,所以钟逸不得不提前为自己铺路,这对日后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陶兄一席话,钟逸心头实在难忍,隐有痛哭涕零之意,如今局势,竟有陶兄这等彻悟之人,钟逸钦佩!”钟逸也是为称职的表演家,此时神情恍惚,确有落泪趋势,双唇紧抿,一幅被感动了的模样。

钟逸这个样子,不仅让陶右成就感十足,也让他认为钟逸是性情中人。

他并未去想钟逸是会演戏,毕竟在朝堂内文武官员矛盾向来很深,不说不死不休,也至少到了同台出现便阴阳怪气两句,此种不正风气盛行,也正导致武官心底便觉低人一等,有更甚者,见到文官会绕道而行,所以如今陶右这番话,理所应当让钟逸感动不已,至少在陶右心中是这么认为的。

但他这个单纯的人哪里会想到在钟逸心底完全没有文武有别这一观念,甚至还存在大逆不道的人人平等一说,毕竟钟逸一个生活于现代的人,很难切身体会到人从一出生之间的地位差距。

“钟千户,往后还长,我陶右何人,你应当会看的明白,陶某这便不耽误你面圣了,告辞。”陶右与钟逸告别,不知出了宫还是去了别处。

而钟逸也没有多想,先行去向陶右为他指明方向的御书房......

......

......

御书房内的风波还未停歇,刑部侍郎乐荣、礼部侍郎程经业、臣工部侍郎江志诚三位位高权重在外人看来高不可攀的人竟仍旧跪倒在地上不敢有丝毫动作,甚至连呼吸声都刻意减弱,生怕惹得大宁之内最尊贵的那位生气。

屈扬从进入御书房起,一直跪倒现在,双膝已然麻木,身子很难平稳,不过面对大颜大怒的陛下,他又岂敢造次,只得硬撑着孱弱的身体,就算如此,仍有轻微晃动之感,这让他心底一阵发虚。

而站在一旁的秦受则是一幅幸灾乐祸的模样,笑盈盈的看着这四位与他平起平坐甚至压他一头的侍郎窘迫之相,实在是这个年代没有照相机等科技产物,否则秦受定要拍照留念,在生气愤怒之时看起,以此来供他娱乐。

康宁皇帝这个下马威的目的也达到了,身为天下之主,气度理应要有:“都起来吧。”语气无奈之余也有一股自责与心疼,似乎同样不忍看到这几位手下臣子受这等苦难。

御书房内寂静无比,四位侍郎不敢起身,君心难测,谁知道刚才这句话是真是假,没有第一个人试雷,他们可不敢在皇上的气头上再去招惹,这要是让康宁皇帝再加怒意,那他们这身官皮还能不能保下就有待商议了,今日为闲置在府的吴俊明求情,一求将他们也求回了府里,这让他们找谁说理去。

康宁皇帝见他们仍旧跪着,冷哼一声:“朕要你们起身!是不是朕的话都不管用了!”威严之意一时间散发在整个御书房内,饶是站着的秦受,心间都传来一阵深深的颤栗。

这就是天下之主的威压,光凭这股气势就已经足够了......

屈扬浑身猛的一颤,已经麻木触感消失的膝盖一软,一下子趴前,作狗吃屎之状,康宁皇帝见此丑相,眉宇之间终于多了丝笑意,不过手下出丑他自然是不能取消的,这不符合皇上身份,于是生生压下了这阵笑意。

屈扬方才心间的忌惮被羞愧填满,当着同僚之面,他竟露出如此不雅之举,这不让他沦为日后同僚之间想笑柄?本来先前与秦受金銮殿打斗昏厥一事已闹得沸沸扬扬,如今这一趴,更是让他羞辱难当,无地自容就像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康宁皇帝很是事宜的道:“四位爱卿赶紧起来吧,朕知你等身体状况,跪这么长时间,身子哪里受得了呀,若是因为朕让你们留有隐疾,朕心有愧呀。”

乐荣、程经业、江志诚互相对视一眼,有了康宁皇帝这番话,他们才敢起来,只不过他们几位年事不低,再加上让人伺候惯了,身子各项机能早就倒退,经过长跪后,很难一下子起来,只得双掌托地,一点一点缓缓起身,不过晃晃悠悠的姿势仍是充满喜感。

气喘吁吁的三人通过不懈努力后,终于站直了身体,额头上的汗珠能够看出对三人来说的确是一个大工程,三人相视一笑,身子骨轻松了许多。

可屈扬就没有如此好运气了,他的膝盖用不出半分气力,他明知趴在御书房内天子脚下不合礼法,甚至每时每刻都让他羞燥难安,可无论做怎样努力,光凭自己都很难站起,连重新恢复跪姿都成了不可能的事。

本来四人齐跪屈扬还感受不到什么,可当趴下后另外三人又站起,更加令他羞耻,不知是不是自己错觉,他总觉得御书房内所有人的炙热目光全都集聚在他的身上,此时的他就像一条蛆虫,奋力想想起,可落在众人眼中只是丑态百出的蠕动。

“三位爱卿,帮帮屈爱卿。”经康宁皇帝这么提醒,三人才从欣喜之中走了出来,他们三人合力,推得推,扶得扶,拉得拉,一头汗水的把趴在地上的屈扬弄了起来。

屈扬满脸通红,就好像分娩是在一众男人帮助下完成的产妇,可又不得不对他们道谢。

乐荣率先回应道:“屈大人无事就好。”本是自然的笑容在屈扬眼中竟有几分羞辱之意,这怪不得他不多想,再换一个人来,今日的事都会是一生的奇耻大辱,当着皇帝与同僚之面,扮演一条丑陋不堪扭动的蛆虫,无论观看者是否在意,可这对表演者来说是印刻在灵魂当中,绝不可能忘怀的......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