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完全无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早朝刚退,康宁皇帝在御书房内刚刚落座,屁股还未捂热,便听太监在外传报:“吏部侍郎屈扬求见!”尖细的嗓音在御书房内飘荡。

康宁皇帝一听屈扬这个名字,头便大了起来,今日早朝不依不饶,非要向康宁皇帝讨个说法,虽然说法略带委婉,可做法可是强硬的很,半朝官员随他一同下跪,让康宁皇帝左右为难,也就是秦受机灵一点,当场在朝堂之上昏厥过去,正是因为这个,才为康宁找到脱身的理由,康宁唤来御医,急急忙忙从朝堂上退了下来,未曾给屈扬他们找到可乘之机。

他这个皇帝当的属实憋屈,可谁知道宁家这老祖宗到底怎么想的,为何非要给自己的权利带上条条框框的枷锁,而又让官员的权利无限扩大,所以在百官要挟之下,有些时候康宁皇帝都不得不妥协,这并不是他一个皇帝的悲惨遭遇,除了开国前几位先祖,几乎个个皇帝都有一肚子窝囊气。

“好一个狗皮膏药!“康宁皇帝冷哼一声,心里隐隐生出一阵怒气。

“要不......老奴让他走?”康宁皇帝贴身刘老太监揣测龙心,想为康宁皇帝排解忧愁。

“不必,朕还能怕了他不成,小小屈扬,若非身后有吴俊明撑腰,岂敢满朝文武面前步步紧逼!这才追到了御书房,今日朕若回避,在外人眼里岂不是怕了他不成!”

“陛下息怒!”

刘太监立马便跪了下来,康宁皇帝性子一直温雅,向来有儒帝这一称呼,这等脾气,哪怕是从小便侍奉在旁的刘太监都几乎未曾见过,不过想想也是,屈扬这一做法实乃过分,当朝天子,竟被六部一小小侍郎几次三番烦到如此境地,若非他身后站着的半数朝廷官员,否则早就让他滚蛋了。

“吏部尚书秦受求见!”御书房外,宣报太监的声音又传了进来。

不过这次却让康宁的脸色略微转好。

经过这几次的接触,康宁皇帝对秦受有了大概了解,在尚书吴俊明光芒的掩盖之下,康宁皇帝从未发现吏部竟还有秦受这么一个精明的人,虽然具体能力到底如何康宁并不所知,不过在人情世故之上,却要比许多人更加圆滑与灵活多变。

本来康宁担心的是在御书房内屈扬携朝廷一众官员难以应付,毕竟他的身份是天下之主,一国之君,有很多事,很多话,是难以主动开口,主动去做的,若非要为之,必是受天下之人诟病,但有了秦受就好办一些了,这些话经由秦受之口,而康宁只需表个态罢了,天底下悠悠众口的矛头要指也只能是对康宁的挡箭牌秦受发泄,至于康宁,藏身与秦受身后,不会有丝毫影响。

康宁皇帝向身旁刘太监微微点头,刘太监瞬间心领神会,立马便明白了康宁的示意:”宣吏部尚书屈扬、秦受觐见!“

刘太监佝偻着个身子,他已年过半百,自康宁皇帝有了记忆起来,他便侍奉起来,经过这么多年的伺候,若说皇宫内最懂康宁的人,刘太监敢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他有这等能力,是由一日日的情分积累起来的,整整半辈子全贡献在一人身上,理所应当有此等默契。

“臣吏部尚书屈扬......”

“臣吏部尚书秦受......”

“叩见圣上!”

两人一同跪倒,将头埋的很低。

这里并非金銮殿,所以并没有那么多规矩,简单走过流程之后,康宁皇帝便出声:“二位爱卿平身吧。”

秦受利索的站了起来,不过屈扬却一跪不起。

康宁皇帝心底冷笑数声,竟然敢与他玩这一套,看来吴俊明并未将当今这位皇上的脾气清清楚楚的告知于他呀。

“秦爱卿,方才殿上昏厥,让朕心中好生担忧,如今身子是否好上一些?”康宁皇帝对跪姿虔诚的屈扬视而不见,好像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将他完全遗忘掉。

秦受一幅诚惶诚恐的模样:“陛下您真是折煞老臣,这让老臣如何担待的起呀!”秦受余光瞥向身旁将头快塞进底下的屈扬,心中笑意差些抑制不住,他也不看看自己身份,竟敢与当今圣上玩这一套,若换作李格、刘康、马迁、赵衡几位大学士,或许还有此殊荣,他一个人小小的吏部侍郎,哪敢以此方式来夺得先机呢?就算今日换吴俊明亲自前来,他都要老老实实,绝不敢这番造次,但以屈扬的头脑,多半是想不到了。

“秦爱卿乃国之栋梁,朕已从御医那里听说了,爱卿是因为休息不够而导致的身躯疲惫,才使爱卿晕在殿上,爱卿夜不能寐,是为国事操劳,朕甚是欣慰,不过爱卿也要保重身体,朕可不想看到一位为国为君的臣子倒下去。”康宁皇帝语气和煦,如同三月的春风,打在人的脸上舒服至极,秦受便是这般感觉,不过仍跪在一旁的屈扬心里就很憋屈了,他跪倒已有一段时间了,虽然膝盖腿脚还撑的住,可为什么没有引起陛下丝毫的重视呢?难不成他成了隐形人?

“陛下之言,老臣铭记在心,定当一日三醒,绝不辜负陛下好意!”

不过秦受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似有话说。

“哦?爱卿还有何事?但说无妨,朕不责怪。”康宁皇帝目光不经意之间从屈扬身上扫过,他倒要看看屈扬能跪倒什么时候。

“臣虽领会陛下心意,可操劳绝不能少,这段时间以来,大宁发生之事已不允许老臣有片刻喘息时间,陛下!朝堂上下决不可松懈啊!”

“哦?爱卿这么一说倒让朕糊涂了,朕听听是什么事让爱卿把身子都忙坏了。”

......

康宁皇帝与秦受两人一唱一和,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但所说全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哪里赋税严苛,哪里应当加重赋税,说来说去都无关紧要,起初屈扬还存有听一听的心思,可越到后来,屈扬心里越发不忿,他们二人不就是存心将自己视若无睹嘛,那他长跪不起的意义何在?

他绝不能让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