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一席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是不是钟逸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这间屋子充斥着淡淡的芳香,就与木璇身上的味道一般,女子是否会有体香,钟逸直到现在也说不明白,只是木璇身上的味道让他很安心,既有安神作用,也令他心旷神怡,当然,这么感觉让钟逸自我认为有些猥琐,可在他遇到的女子当中,她们都有其独特的味道,林雪瞳微甜,甜而不腻,无论嗅多久,都不会有厌烦心理,甚至缺一天都不可,而木璇则是清香,如同她的人一样,清冷无比,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种味道就像薄荷,初尝可能会令人难以接受,拒人千里之外,但之后则会欲罢不能,越发上瘾。

钟逸很自然,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其实这确实是钟逸的府邸,在钟逸眼里,木璇还是自己的人,所以见外就没有必要了,他没等木璇招待,已经找个木椅坐下。

“你这屋子朴素的很,女孩子家家喜爱的东西一样都没有见到。”钟逸打趣道,普通女子闺房,不说花草,大多会有一些刺绣之类的成品,可木璇就不同了,屋内除了一把秀气的长剑,装饰之物几乎见不到,很难想象,这会是一位绝美女子的闺房。

木璇瞥了他一眼:“她们喜爱之物,我并无兴趣。”

“我当然知晓,只是女子习武还是太过辛苦,有我保护你难道还不够吗?”钟逸转念一想自己在木璇面前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果真,木璇望向钟逸的眼神多了些鄙视之意,于是钟逸赶忙补充道:“就算我自己不成,至少现如今已有实力。”

“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木璇当然明白钟逸所说多半是闲谈,若是让她放弃习武,恐怕连他都不愿意。

钟逸仅仅是不想喝口茶水就走,现在急于找话题,就是怕之后被木璇无情的赶出去。

“难道连我都靠不住?”钟逸问道。

“可你又如何确定你的人靠得住呢?”木璇从来都是如此悲观,她几乎没有朋友,在遇到钟逸之前,一直孑然一身,也就是入住钟府后,才与林雪瞳、赵耕、金伶等人有了交往,可从小养成的观念,让她难以将自己全然托付于他人,不过......钟逸是个例外。

连木璇都说不清楚为何她自己会为了一个男人这般去做,或许这便是上辈子欠他的吧,除此之外,她再也想不出别的原因了......

“可能你说的很对,但在我看来,人心远远没有所想象的黑暗,你对他全身心好,就算他不会全部还回,至少七八分也是有的,但凡付出,大抵不会失望的。”

两人的观点都没有错,各有各的说法,也各有各的道理,这与他们的经历相关,钟逸从小小凤临府的路落魄赘婿一步步走到今天,承蒙许多人的帮助,林重山、常瑞谦、易峰、陈达斌等等,这些人有些与他交情颇深,可有些仅仅一面之缘,但在那特定的时期内,伸出的援手让他深深感动,也使局势完全逆转,造成他现如今的性格,那些事是有很大关系的。

“也许吧。”

木璇将茶水递到钟逸手边,而从茶壁上,能感受到水已经温和。

“是前半夜的水,已不滚烫,茶水味道不是极佳。”木璇解释道。

“无妨。”钟逸毫不介意,他从不做买椟还珠之事,前来木璇屋子,他为的便是与木璇有更多的接触,至于茶水什么的,只不过是他的借口罢了,若因为茶水的口感而埋怨木璇,那不真成了赵耕这类的感情呆子嘛......

“喝完离开,该休息了。”木璇提前下了逐客令,虽然此刻她心底有两种声音,一是遵从理性与钟逸在府内减少相处,第二种则是让她放开天性,女子本就应该是感性的,想做什么做什么,那需要管旁人的目光。

当然,木璇一直很懂事,哪怕再过犹豫与不舍,她都只会选第一种......

可钟逸并不这么想,刚刚揭开茶杯盖子的钟逸又合了上去,他笑呵呵看着木璇:“不着急,长夜漫漫,多睡一些少睡一些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木璇一时语塞,后又才轻声道:“你为何如此无赖。”

“俗话说无赖男人最好命。”对待怎么样的女子,就要有怎么的应对方法,只要木璇不对他使用武力,钟逸就无所畏惧。

钟逸想法还在脑中徘徊,却忽然听到。

“别以为我不会对你动手。”木璇声音冷淡。

“......”

“你这可算谋杀亲夫,按照现在的例法,是要被浸猪笼的!“钟逸的恐吓略显苍白无力......

木璇嘲讽道:“你认为他们有这种实力吗?”

可望向钟逸眉宇间的笑意,木璇好像忽然想明白了什么,按自己方才的说法,不就承认他是自己相公了嘛!

“无耻之徒!”木璇虽是怒骂,可听起来更像是打情骂俏,再配上她娇羞的神情,更让钟逸心猿意马。

“这不都是迟早的事嘛,我不信你心里没这么想过。”钟逸含笑说道。

这句话不知触动了木璇哪根神经,让她双颊绯红颜色更甚,如同熟透了的苹果,可却增添了一分妩媚韵味,让钟逸久久不能转移双目。

感受到钟逸的目光,令木璇更加不知所措,似乎人前的坚强都是伪装一般。

“这一天来的会比你想象中的更早,相信我。”这句话,是钟逸打心底里的说出的,他绝不会让木璇再失望下去,对于她的亏欠,钟逸早就不知道用什么弥补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木璇一愣,她心绪很是复杂,委屈、不甘、期待一时之间全部涌上心头。

她沉默了,不知作何回应。

“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钟逸看到她一刹那的表情,心有些痛,也正是因此,他才选择离开,因为他知道,哪怕现在说再多,对木璇来说都只是画饼充饥,都只是空话,所以他反倒不如不说,让一切都落实在行动上。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人们总会卸下白日的伪装,或憨厚、或强硬,内心真实的自己,总是那么孤独,无助......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