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果真是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狱卒们三三俩俩成群结队的离开了诏狱,而一些寻不到伴儿的,只能决定在诏狱内将就一晚,仅仅是因为方才钟逸那一句意味不明的话,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在他们看来,钟逸担的上神通广大这四个字,谁知道他找的扮演女鬼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呢?那种瞬间消失的本事,若换作正常人来,又哪有一位能做到?所以“她”的真实身份成了个迷,钟逸也没作过多解释,在他们心中留下了一层阴影......

离开诏狱后,钟逸独自一人行走在回府路上,可他左顾右盼不知寻找着什么,距诏狱有一段路程时,钟逸身上忽然产生异样的感觉,就好像有人在注视自己一般。

“该现身了吧?”钟逸一人喃喃自语,若是遇到别人,一定会认为他是神经病。

周围仍旧没有丝毫动静,钟逸心里奇怪,难不成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问题?可刚想重新启程,身后传来从空中落地的声音。

钟逸转身对视,身子一震,被面前一幕惊吓,于是没好气的抱怨道:“戏都演完了,为什么还带着这幅面具,幸好是遇到我,若是换作其他人,深更半夜十分不得把人吓个半死?”

话音刚落,由诏狱方向走来一人,借着远远望见钟逸,虽奇怪钟逸身旁为何站着一位女子,却还是急忙跑到钟逸身边,殷勤道:“大人,您也这条道?属下与您顺路,如今天色太晚,京城虽然太平,可也怕碰到不轨匪徒,要不属下护送您回府?”

面对属下热情的请求,钟逸有些尴尬,毕竟他身后站着那位还没有摘掉面具,若是看到她的话,就不知是谁保护谁了......

钟逸刚想婉言拒绝,狱卒却故作聪明道:“更何况您带着女眷,不瞒大人说,属下最近可是听到风声,据小道传言,近日深夜,城内似有采花大盗出没,已经有几户女眷遇害了,大人您府上女眷美若天仙,若是让采花贼碰上,那多危险,属下还是贴身护送为好。”

狱卒说着便朝身后站着那位白衣女子望去,钟逸何等身份,身旁女子自然也不是俗女,他倒想见识一下钟逸的口味。

但目光刚落在白衣女子脸上,狱卒已经傻了,那一张何其恐怖的脸颊,脸上皮肉好一块烂一块,而烂肉的疮口中还有长长的蛆虫蠕动,一双硕大的眼睛却没了眼珠,只留着让人触目惊心的眼白,而上下双唇的上唇已消失不见,唯独留有干枯无比的下唇,好像经过几千年的沉寂一般。

全身战栗不止的狱卒脑海中好似有过这张脸的印象:”啊!“他尖叫出声,终于想了起来,这不就是晚上在诏狱之中的女鬼嘛!

“她不是......”钟逸见此情景,本欲解释,可狱卒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再次叫出声后昏厥过去,直挺挺的躺在街道上,苍白的面容不复方才想要保护钟逸的大气凌然与意气风发。

钟逸叹息一声:“你看你做得好事,赶快卸下面具,要不然还有吓死多少人呀......”

“好。”

面具下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回应,是女子的声音。

揭下面具,女子终于露出了本来的面具,多么精致的面容,饶是钟逸已看过多日,可再次见到,心中仍有悸动,绝美的双眸却有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感,浑身透露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冷清仙气,那种气质,让人着迷,让人上瘾。

她便是木璇,一个扮演女鬼的绝佳人选,从小习武,所习轻功可飞檐走壁,日行百里,除她之外,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在众目睽睽之下瞬间消失,当然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隐世奇人虽为曾亲眼所见,可总有他们的传闻,想必也是看透俗尘的大人物。

“面具已摘,你还在看什么?”木璇迎着钟逸直勾勾且炙热的目光问道。

钟逸如同痴男一般吞咽口水,干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如若耿俊誉知道女鬼会是这样一位绝美佳人到底是何感想,看来风流才子俏女鬼的故事不一定是虚构。”

木璇冷哼一声:“就算不装鬼,让他顺从的方法也有很多,这般演戏太过费力,下次我不会与你胡闹。”

钟逸当然知道这位武林高手的话不假,要知道他们练武者可不只能强身健体,人体的基本穴位他们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要是落在他们手中,定能落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下场。

“好好,只不过吓人也有趣的紧,看到他恐惧的神情,难道就没有丝毫的成就感吗?”

木璇沉默了,没有回应钟逸这个问题,钟逸不禁笑了出声,木璇不会撒谎,既然他不作任何回答,那就是默认了钟逸的说法,看来不只是他,就连木璇这等高手都有变态的乐趣,将人玩弄于鼓掌之间,着实有意思......

“你在此处等我,我将人送回诏狱,虽然如今夜里并不像冬日严寒,可这样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睡一晚,多半是要感染风寒的。”钟逸望向那名狱卒,心里也无奈的很,你说他早来一刻晚来一刻都好,偏偏就要挑在木璇刚刚现身的时候,这不是找吓嘛。

“嗯。”

木璇没有多余的话语,静静站在此处,目送背起狱卒远去的钟逸......

等进诏狱之后,钟逸发现狱卒们并未回家,有七八人在狱内不知作何。

“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呢?再不休息天可就亮了。”

再次见到钟逸,他们既有对钟逸重返诏狱的好奇,也有淡淡的埋怨,要不是钟逸临走前留那么一句话,他们至于这个时候还不回家嘛?再说了,他们哪是不回家,他们是不敢回罢了!

可为了不让钟逸看清,他们只能道:“大人,家距诏狱太远了,一来一回要耗费不少功夫呢,反倒不如在这稍作休息,至少还能少睡几个时辰。”

原来是这样,钟逸也没又多想,他哪知道他随口所说的一句话会有如此大的印象。

“对了,你们给他匀个地儿。”钟逸将背上的人放下后没作任何解释离开了,毕竟他可不会让佳人久等。

可钟逸一走,诏狱内炸开了锅,议论纷纷众说纷纭。

“他什么么会让钟千户送回来呢?看这样子,似乎昏迷着呢。”

“方才还劝他不要走,夜深不安,可他非是不听,你看,这不出事了。”

“你也别胡说,到底因为什么还不知道呢,等他醒了再问吧。”

“等等!他好像再说梦话。“

众人贴近他的嘴边,从他断断续续的话里只能听出两个模糊的字眼。

”鬼啊?他梦话的内容是这个?“

“好像是......”

“肯定是!他从诏狱内离开绝对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说这话!”

“方才还嘲笑咱们胆子小,说什么世间本无鬼,怂人自扰之,现在看他这个怂样,啧啧......”七八人里有半数在幸灾乐祸,毕竟此人离开前可将他们贬的一文不值,甚至对他们的好意置之不理,这不,遭报应了......

“行了,休息吧,等他醒后,就什么都清楚了。”

“呼”的一声,木桌上唯一摆放着的蜡烛被吹灭了,众人各自寻了个墙角,蜷缩着便进入梦乡......

......

......

“你把那幅面具,已经拼接起来的长舌丢着,说不准什么时候还能派上用场呢。”

“长舌已被我丢掉,给你面具,喏。”木璇将一张栩栩如生的面具递到钟逸手上,钟逸望着让人望之颤栗的面容,心中不由感慨,果真一分钱一分货,这张面具来头不小,是钟逸寻京城内最为有名的师父重金打造而成,而那位师父不光认钱,若是身份不到位,就算花再多的银子都不行,好在钟逸这个锦衣卫千户使的名头还算响亮,而他的事迹也在京城传过一段时日,这才用大笔银子让他赶工做出这张鬼面具,从目前的效果来看,面具确实起到了它的作用。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