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求生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耿俊誉显然也看到了这道身影,他心中大乱,无法言喻的恐惧传遍他的全身,整个人就像触电一般,完全僵住了,意识在这一瞬间彻底丧失。

他不敢抬头,但从白衣身姿可以判断得出,这多半是位女子,或者说......“女鬼”。

耿俊誉更倾向于后者,毕竟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如此神出鬼没,她会是耿俊誉一直以来的噩梦吗?如今的场景就像梦中一般玄幻,很难让人不相信她会是姜娴。

时间在此刻定格,白衣没有继续前行,而耿俊誉也没有多余动作,身体僵硬的他依旧磕着头,如同机械一般,就好像没有生命,只是任由本能行事。

忽然,白衣动了,脚步声离耿俊誉更近,直到最后,停在了耿俊誉的身边。

耿俊誉磕头速度越来越快,他只能将所有的期望都寄托于此,希望他的赔罪能得到对方原谅,当然,他心底跟明镜儿一样清楚,如果仅仅这般轻松简单的话,那天底下哪还有那么多深仇大恨呢?

一双如同枯木的手按在了耿俊誉的后颈,耿俊誉一下子像被雷劈中,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滴答滴答落在面前地上。

那双干裂的手没有任何温度,根本不是活人能够伪装出来的,耿俊誉接触过尸体,这双手给了他同样的感觉......

铁钳似的强硬将他头抬起,耿俊誉在看到她面容的一刹那急忙将眼睛闭了上,他害怕看到关于她的任何东西,在骨子里在灵魂上,耿俊誉对她的恐惧已达极点。

后颈的力度更大,好想要把耿俊誉的脖子捏碎一般,别说一位女子,就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都不可能有同样力量,这让耿俊誉痛苦之际,也对她的身份深信不疑,只有鬼魂,才能做到!

几乎在断裂的时候,耿俊誉才将眼睛睁开,与此同时,脖子上的力气也减弱不少。是想让自己看她模样,耿俊誉对眼前女鬼的意图作大概猜测。

可这幅面孔差点让耿俊誉断了气,一个活生生的人!又岂会有这么一张厉鬼般的面颊!

脸颊肌肤有些完好,有些已破裂不堪,能够看到皮肤下的烂肉,在烂肉上的疮口里,往外蠕动着长条蛆虫,而那一双眼睛里,竟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的眼珠!嘴唇只要上面半个,而下面那一半不知所踪,最令耿俊誉恐惧到窒息且作呕的是.......一条长舌从口中吐出,一直落在胸脯处,足足一尺有余!

耿俊誉翻起了白眼,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马上便要昏厥过去,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不已,完全颠覆了这么些年对女鬼的印象,那些风流才子漂亮女鬼的故事全都是骗人的,换做真正的“鬼”,又有哪位才子敢对她动手动脚,看一眼不昏过去都已经算作心里素质过硬的了。

白衣“女鬼”用没有眸子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耿俊誉,其实细说起来也不一定是在盯他,毕竟没有眼珠子,谁知道“女鬼”望向的不会是耿俊誉双膝之下的草墩子呢?

可在耿俊誉的心里,这个恐怖的“女鬼”正是姜娴,是为了寻他报仇的!为何耿俊誉敢这般断言呢?

是因为先前耿俊誉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在女鬼的脖子处,有一条红色的线,这条红线贯穿她整个脖子,耿俊誉见过上吊而死的人,尸首的脖子处都有同样的线条状伤口,这与面前“女鬼如出一辙,在口江县任职的耿俊誉听闻吴用致人死亡时,传回的死法便正是姜娴悬梁自尽,与现在的一切都能对得上,这要耿俊誉如何不坚信呢?

加以佐证的耿俊誉听过的一个传说,相传,人若是上吊自尽,那死后化作的厉鬼便会吐出一条长长的舌头,因为上吊死时舌头是伸出外面的,在死后也保持生前的最后模样。

看那一条足有一尺的鲜红长舌,除了悬梁致死的厉鬼,那类人死后还会变成这幅恐怖模样呢?

“姜......姜姑娘,我错了!我......我该死!我当诛!我死不足惜!”经过整晚的锻炼,耿俊誉对恐惧的接受能力呈直线上升,仅仅过了这么一会,他已经从昏厥边缘恢复过来,甚至都能结结巴巴开口求饶,果然嘛,上天赐予的天赋有限,更多地还是要靠后天的培养,就好比这次的耿俊誉,若让他再次遇到不合常理的事件与场景,他定然不会像现在这么手足无措,或许还能与“鬼”讨个近乎呢,那谁谁谁你俩认识吗?上一次就是她吓我的,这次你是不是得给个面子啊?

毕竟“鬼”的世界也充满各种交际关系,攀攀亲戚、论论交情,再正常不过......

听到耿俊誉的求饶后,“女鬼”对此做法看起来很满意,轻点头,便要伸出手掌捏向耿俊誉的脖子,可耿俊誉一矮身子,躲过了那只干裂的手。

“女鬼”这便发怒了,毕竟是你说你该死的,现在赐你一死,不也算应了你的承诺?

没等“女鬼”进行下一步举措,耿俊誉连连哭诉道:“姜娴姑娘!您听我说!对您爹娘动手也并非我愿,我这也是迫不得已之举,若我不走这一步,连我都要没命啊!姜娴姑娘您大人有大量!饶我这一命!您绝不能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啊!”

既然之前的话“女鬼”能听懂,耿俊誉就有了辩解的欲望与勇气,毕竟要是对牛谈情,你说再多也无益,可很明显这个“女鬼”理解人的语言,毕竟“鬼”之前也是人,活着的时候说话,死后就算说不了话,也能听明白。

这样的发现就让他活下去有了一丝希望。

不过耿俊誉目前不知道的就是当人化作鬼魂之后,会不会看出一个人是否在说谎,又或者能明白一切的真相呢?

白衣“女鬼”身形一滞,顿住了杀人之举,而是又用没有瞳孔的眼白望向耿俊誉,似是期待他接下来的话。

耿俊誉一看有戏,也就顾不得什么害不害怕了,人要是连命都没了,这才是最为恐惧的事呢......

“我知姜姑娘您杀了吴用,因为吴用是罪魁祸首,是导致您冤死的元凶,而在您死后,您的爹娘却也惨死,虽然在外人以及您看来是我所为,可这大作特错!我也只是一只替罪羊罢了!”

白衣“女鬼”头微偏,作思考状,像是对耿俊誉说出的话有疑惑。

耿俊誉趁热打铁:“吴用的身份并没有那么简单,他敢对您做出如此罔顾人伦之事,是因为身后有人为他撑腰,我打心底里的话,当我知晓吴用那个畜生在我管辖的县内做出这件该天诛地灭的事,我也痛心疾首,可我只是位小小的县令,完全没有能力对他惩治,对,这是我的懦弱!是我不敢同黑暗势力抗争,可换谁站在我当初的位置,也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在他身后的人,搭上我全家的性命,都得罪不起!”

诏狱这一幕很是滑稽,一人向一“鬼”诉说衷肠,而从“鬼”的表情不难看出,她在沉思,似乎是推测身边跪着这位男人所说之言的真假。

可这只不过是一场戏,一场安排许久的戏......

“姜娴姑娘您断然是不知官场之事,若我给你做大概解释,吴用敢这般肆无忌惮,全凭他的表弟,也就是一直以来在朝廷内只手遮天的吏部尚书吴俊明,他贪赃枉法、草菅人命、无恶不作,朝中官员、天下百姓苦他久矣,可奈何他权势滔天,从来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的地位,吴用正是凭借他,才胆敢这般不顾例法,让您受其凌辱冤死,而在您死后也正是吴俊明下的命令,他怕您爹娘会坏他名声,这才派人前往口江县对付您的爹娘,而我......敢怒不敢言,虽您爹娘的死与我没有直接原因,可我也是间接凶手,可就算我死,也不能泄您心头之恨,只有惩戒吴俊明这个真正凶手,您的大仇,才算得报啊!”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