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又是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女人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就好像近在咫尺一般,耿俊誉好不容易握紧的拳头松懈了下来,差点又软瘫倒地,可他不能任由恐惧作祟,这种未知的感觉才是最令人惶恐的,一旦见到“她”的庐山真面目,或许......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耿俊誉自知时间不多,光凭动静,已经能确认“她”在自己身后,要是不做任何反抗的话,若她动手,自己完全没有生还余地,所以他一定要知晓敌人到底是人还是......鬼,提前做好迎战准备方有一线生机!

在强烈的求生欲压迫下,耿俊誉面无表情的轻轻扭着头,这倒不是他抑制住了内心的惧意,只是脸部肌肉完全僵住了,根本动弹不得,而在这瞬间,他心里想了很多,甚至脑子里已经构设出一个披头散发、舌头二尺多长的女鬼形象,可饶是如此,在彻底看清后面场景的时候,耿俊誉的心还是猛烈跳动起来,如果胸膛轻薄一些,或许会撞落而出。

身后的一切让他很是诧异,因为背后空空如也,别说“鬼”了,就连只耗子都没有,这就让耿俊誉更加奇怪了。

那耳中传来的脚步声到底是哪里来的?

停......停了?!

在耿俊誉转身的一刹那,女子走路的动静完全消失了,就好像根本没有存在过一样,一切只不过是耿俊誉的臆想,可耿俊誉内心清明无比,声音是自己实实在在听到过的,绝对不可能是幻听!

“咚......咚......咚”

又来了!

清脆的撞击地面的脚步声又传入耿俊誉的耳朵里,只是这次......是从出口处传来的,本在耿俊誉的眼前,可随着他的转身,却变为了他的背后!

耿俊誉整个人如同奔溃一般,他精神完全无法集中,除了深深的战栗,再无其余反应......

脚步声没有停,但又随之发出低声的抽咽,不过这次声音的发出者正是耿俊誉自己,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耿俊誉现如今除了哭根本没有解决方法,当然,哭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可他需要一个发泄口,情绪的积压让他完全喘不过气,如果再这样持续下去的话,耿俊誉怕自己会在这里疯掉。

低声的抽咽逐渐变成嚎啕大哭,虽然“女子”依旧在耿俊誉身后徘徊,可他不管不顾,用哭声掩盖住一切。

在哭泣当中,耿俊誉调整心绪,他逐步能进行简单的思考,身体也不再僵硬,大概能听他使唤,哭声渐渐小去,耿俊誉明白现如今时间不等人,只有彻底离开这个如同炼狱一般的恐怖场所,才能真真得到解脱。

纵然身前有万般危险,可耿俊誉仍要义无反顾的向前,不管能不能离开,他一定要用尽全部努力,只是在离开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

耿俊誉再次转身,可又像方才一般,声音戛然而止,背后还是没有任何人或“鬼”的身影,耿俊誉稍作等待,脚步声并未响起,他这才松了口气,虽然明知道那仅仅只是脚步声,可仍是会扰乱他的思绪,这种步步紧逼的感觉,没有人能够受得了。

在此处逗留之际,离木桌仅剩十余步数,离出口三十步,耿俊誉不再犹豫,也将谨慎彻底抛之脑后,他两步化一步,大步流星向木桌走去。

眼前的一切随着他的靠近逐步清晰起来,他双眸之中能够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耿俊誉大概能够做出判断,面前多半是没有人的,因为除了木桌外,周围十分空旷,完全不能藏人。

仅仅几息后,他已来到桌前,耿俊誉右眼皮跳动不停,他也说不清是否在之前就已经开始,因为方才整个人都是僵掉的,可他有种感觉,那就是眼皮跳跃的程度离木桌越近,愈发强烈。

距木桌五步之时,耿俊誉通过其模糊的轮廓,已能够大概分辨出是何物,可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为何锦衣卫的诏狱当中要摆放如此东西。

而且此物......曾经对他造成了巨大冲击,至今犹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这张木桌放置于出口处,其用意多半是设一关口,对出入之人皆有记录,可在诏狱里的桌椅奇少无比,所以此份殊荣便落到了狱头身上,可供歇息,也能够再次喝喝茶聊聊天,在钟逸到来这几日,一直是他在此坐着看一些资料情报之类的文件。

耿俊誉大概能猜出木桌用意,也正是因此,让他诧异之心更甚!为何供人办公休息的木桌上,赫然摆放着死人的灵位!

他已然癫狂,今夜对他来说,太过不寻常,如若能从这里出去重获自由的话,这便会代替之前姜娴一事成为新的梦魇,甚至是一辈子的梦魇,可前提是要从这里出的去。

姜娴......

耿俊誉为何会想到姜娴?一旦生出这个念头,便再难抛出脑海,就像狗皮膏药一般,紧紧贴在了在他的身上,完全无法脱离。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也许木桌上摆放的灵位正是姜娴的呢......

这个念头在耿俊誉脑子里生根发芽,情不自禁不由自主的蔓延,让他不得不相信这个念头的真实性。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耿俊誉在此刻又奔溃了,仅仅用恐惧二字已经不能代表他现在的情绪,耿俊誉苦姜娴一事已久,本以为信佛之后会逐渐平静下来,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近段时间他的梦里完全没有出现过那个素未谋面却有无尽罪责的女子。

就在耿俊誉觉得能够摆脱她的时候,她却在最令人难以接受的地方出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耿俊誉心头,他再做怎样的努力,全都无济于事,这就像命运已经提前做好安排一般。

或许不是她呢。

耿俊誉心存侥幸,他抬起软弱无力的胳膊,用颤抖的手将背对他的灵位扳过来,他屏住呼吸,胸脯起伏跳动不断,心脏狂跳。

可在看清灵位上所写名姓之后,耿俊誉一下子软瘫在地,心中的支柱全然坍塌,他认命了......

姜娴,姜娴!

你到底要跟到我什么时候!

没有人能够回答耿俊誉心中的疑问,自作孽,不可活,既然当初走出那一步,就应该预料到将来的某一天要还账。

耿俊誉用手掌支撑着身体,缓缓起来,面前就是入口,不出十步,他便能离开诏狱,哪怕现在的他仍旧处在姜娴的阴影与恐惧当中,可近在咫尺的自由,他又岂能不要啊!

但就在他起身那刻,身后的脚步声再一次出现了,只是这次与前两次不同,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离耿俊誉也更近了。

耿俊誉还没来得及害怕,与此同时,他的头顶好像飘上一些东西,耿俊誉惊恐抬头,一张张正在燃烧与燃成灰烬的纸钱在空中飘舞,在他的头上盘旋、跳跃,最终又落在耿俊誉的身旁。

“她!她要来了!”

耿俊誉拖着一瘸一拐因害怕而丧失知觉的右腿往出口处走,可刚绕过木桌,脚下一软,不是被何物所绊,整个人朝地面倒去,最终呈跪姿正跪在灵位之前。

他望了眼膝盖之下,是一个草墩子,可为何却让他如此眼熟呢?

这......像极了他梦中的经历,在见到姜娴灵位的那晚,他做的便似乎是这样一个梦......

一切的一切,就好像已有定论,无论他做怎样的挣扎,都改变不了分毫,命该如此,自己这只渺小的蝼蚁,又如何与命运对抗呢?

耿俊誉面无血色,全身冰凉僵硬,如坠冰窖一般,凉的不止是他的身体,连他的心也再无温度,耿俊誉心中再无逃跑之意,目光望向灵位上所写姜娴二字,连连磕头,力度之重,堪比对付仇敌。

“姜姑娘!我错了!我畜生不如!我为了名利包犯人,甚至下令杀了您无辜的爹娘!我罪该万死!我死不足惜!”

磕头如捣蒜,很快,额头上已经渗出血迹。

可就在这时,灵位后出现了一道白色身影......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