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即将上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诏狱内此时并没有狱卒,但耿俊誉也不能一直僵持在这里,若是不抓紧时间,真将狱卒等回来的话,那他的逃跑大计就彻底落空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一次可就真的没了,耿俊誉哪怕前方是个陷阱,会让他陷入巨大的危险当中,但他也在所不惜,面对自由的诱惑,相信很多人没有这份定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毕竟在诏狱里过一天少一天,头上悬着的那把刀不知何时便落了下来,耿俊誉想,最坏的结果也不错是个死字,就算马上要发生极其恐怖的事,可也比要强得多吧?

一次次的安慰,终于让他鼓足了勇气,如今,已无撤退可言......

耿俊誉脚步放慢,一双已经熟悉了黑暗的眼睛时刻警惕着四周,一旦出现人或物,他要保证头一时间可以看到,面对未知的恐惧,耿俊誉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一开始弥漫周围的绿光并非耿俊誉的错觉,离出口处的木桌越近,耿俊誉愈能感受到绿光的强烈,诡异的绿色打在他的手上,整个手掌惨绿无比,耿俊誉将手放在了背后,不知为何,绿光当中似乎含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若耿俊誉长时间注视,整个人就好像会被吸进去,心魄尽失,不由自己。

为了避免扰乱自己的心神,耿俊誉只能选择逃避,虽然明知道这阵光还在,可看不到至少能阻止自己胡思乱想。

这是有悖常理的一件事,木桌之上的蜡烛已经熄灭,可为什么耿俊誉会有一种感觉,那就是绿光的源头是在桌上,而且这种感觉异常强烈。

或许只有真正看清楚桌子上到底摆放着什么东西的时候,耿俊誉才能破解这个秘密。

离桌子越来越近,耿俊誉心脏”扑通“乱跳,就好像怀里抱着一只小兔子一般,他早就存在的不安之感愈发强盛,身子的每一个举动变得极其艰难,就好像全身上下都在抗拒面前的桌子,想将他往后拖一般,正是这个原因,导致耿俊誉向前一步都成了煎熬。

前面到底有什么?

耿俊誉惊恐之余生出万般好奇,虽然明知道贸然前行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可走到这处,耿俊誉哪还有往回返的道理,距木桌,最多二十步便能到达,而木桌之后,就是诏狱的出口,耿俊誉面对双重诱惑,绝不会放弃。

现在耿俊誉的心里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比之逃跑,他更向往的是找到答案,这发生的一切一切都太神奇了,不论是牢门的忽然打开,还是诏狱的空无一人,面前的木桌,木桌上拜摆放之物,所有的谜团,都在困惑着耿俊誉,让他抓狂,他有种预感,只要走到木桌前,就能解答现在的一切迷惑。

他的预感向来准确,这次,更是错不了!

人类的本性就是好奇,对陌生事物,对神秘理解不通的东西,对一切不合常理的解释,都抱有很强的好奇心,这是每个人都避免不了的天性,哪怕明知道秘密的背后是无尽的深渊,一旦触碰,只有死路一条,可饶是如此,仍有很多人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来弄清楚萦绕心头的困扰。

此刻的耿俊誉,就是如此状态,从进入诏狱那刻起,他的心里已经蒙上很厚一层雾,再加上多日来的折磨,愈发压抑与绝望,长此以往保持这样亚健康的心态,就算锦衣卫不动手,耿俊誉也有很大概率自尽,就算爱惜自己这条性命,生不出了解的决心,那多多少少精神上也是会出现一丝问题的。

今夜本是为耿俊誉找到了一个宣泄的口子,可自打出了牢房之后,奇怪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的心理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所以他必须要找到真相,关乎一切的真相,否则他今夜就算能出得了诏狱,这辈子也会增添一大心病的。

耿俊誉如今已成病态,哪怕真的有人告诉他打开真相这扇门,门后便是万丈悬崖,他也会毫不犹豫这么做。

偏执、痴狂、暴躁,各种负面情绪充斥在他周围,就好像陷入了追寻真相的梦魇,为了求得答案,自己的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放弃,包括性命!

耿俊誉继续前行,他的呼吸急促起来,喘息声低沉,每走一步,似乎都用尽了自己全部的气力,目光直勾勾股的盯着身前不隔多远的木桌,通红布满血丝的双眼在绿光照耀下,诡异十足。

厚实的脚步声在诏狱内回响,偌大诏狱当中只有耿俊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里,让他有种异样的感觉,这夜......实在太静了,而且他遇到所有的东西都很反常,容不得人便胡思乱想。

“咚咚咚......”

等等!

耿俊誉倒吸一口凉气,为什么......为什么脚步声变成两个人的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难不成.......难不成是狱卒回来了?

他细细分辨,果真,传回的脚步声确实是两个人的,并非是自己的回声,而另外一“人”的动静,却不大,就好像......女子的脚步!

耿俊誉停下脚步,不敢往前走,同样也不敢回头,等待片刻,由他脚步造成的回声消失了,但不可思议令他不寒而栗的是,牢狱内仍有踩踏地面的声音.......

会是谁的呢?

耿俊誉上下牙齿直打颤,叮叮咚咚传出相互撞击的声音。

他努力维持冷静,想将此刻正在发生的一切为自己找个说法。

可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就好像已经来到他的身后一般!

那阵清脆的声音与男子踩在地上是完全不同的,一般女子身体轻盈,而且所穿鞋子都十分小巧,所以走起路上的声音微弱并不厚重。

耿俊誉越是想稳住心神,可越发心神不宁,两条腿软瘫不成样子,难以支撑自己的重量,耿俊誉不禁着急起来,他的双腿真要是不能动弹,遇到危险连跑都做不到,这么等死实在不甘。

面对死亡的威胁,耿俊誉颤抖的手掌终于哆哆嗦嗦的握成了拳头,可双腿依旧抖个不停,就好像被安上弹簧一般......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