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最后审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次日清晨,钟逸到达千户所屁股还未坐热,便有下属从外传来消息,说:海津卫有信传来,钟逸心头一颤,忙让人将信取来。

虽心中激动,可又恐看到噩耗,将叠好的纸条放在手中久久未曾打开。

在昨日,这还是他梦里都相见到的东西,可现在却缺少面对的勇气,钟逸终是下了决定,是坏躲不过,海津卫的事,他逃不开的。

怀揣忐忑,钟逸终于看到纸上所写,不过却让他有些许失望。

属下已抵达海津卫与陈帅汇合。

霍单带回来的仅仅只是这一句话,海津卫与陈达斌的情况只字未提,不知是匆促所写,还是受陈达斌之意不能提及,又或者不想让钟逸徒增担忧。

不过这也让钟逸近日内紧绷的心弦松懈下来,至少霍单现在没有出事,陈达斌也依旧安好,对于钟逸来说,没有坏消息就是目前最大的好消息了。

至于上次所传海津卫急这四个字,仍旧是没有解释,到底急在何处,让人始终摸不着头脑,或许接下来几日就能受到更多关于海津卫的消息了吧,钟逸这么想到。

千户所除却必要之事,已经无需钟逸操心了,什么鸡毛蒜皮的琐碎小事,钟逸放权于手下,在定制好赏罚分明的规矩以后,钟逸就不怕他们胡来了,一旦出了什么事,最先承担责任的便是他们本人,没有人想要主动给自己找麻烦,除非闲到令人发指。

所以钟逸没有逗留,而是再次前往诏狱,诏狱内的情况已经大有好转,昨日又差遣狱头审讯几位胆子小熬不住的人,在提前写好的证言上,他们已经签字画押了,再加上一开始林铁那张,钟逸已有四份具有法律效益的证词了,这对于吴俊明的定罪,具有非常大的帮助,不过耿俊誉对于钟逸来说是始终绕不过的槛儿,他从刘产这两日的监视的记录当中不难看出,他比诏狱内关押着的任何人心性都要坚韧,正是因此,大大加深了钟逸审讯的难度,也与一般的用刑,对他来说熬一熬就过去了,并不能得到钟逸想要的结果。

也正是因此,一个宏大的计划在钟逸脑子里应运而生,在得知耿俊誉信佛的秘密以及确认姜娴身份之后,这个计划就已经有了雏形,经过这两日的盘算,钟逸终于敲定了其中的一些细节,只要经过接下里的铺垫之后,马上便能实施了。

“大人,今日这场戏......要怎么演?咱们已连续四日这么做了,犯人从一开始的恐惧折磨,现在怕是已经能够适应过了来,更何况一日三人,不连今日,已有十二人了,所以今儿个,大人您要怎样安排呢?”

听狱头这么说,钟逸向他解释道:“非也,越到最后,他们心里压力越大,防线愈加薄弱,精神更容易奔溃,因为每个人都有幸存者想法,已经连着四日没有给他们用刑了,会不会今日也将他们遗忘呢?这种侥幸的念头更容易让他们妥协。”

狱头似懂非懂,不过也不要求钟逸解释,反正钟逸的用法已经有了成效,他怀中四张已经被签字画押的证词足够说明,再者来说,这本来就是钟逸的职责,他要做的也只不过是匹配钟逸罢了,所以钟逸怎么说,他就怎么听怎么做。

“今儿这场戏,不演也罢,与他们做一次最后的决断吧。”钟逸意味深长说道。

“大人的意思是......”狱头仍不明了。

“除了耿俊誉,有一个算一个,单出拉出来审讯,与他们所有人统一口径,说接下来已经准备好的话:前一些人正是因为不愿合作才受此重刑,现在十多人里,只有他们三人未经提讯,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机会是留个他们了,要做怎样的抉择,就要看他们自己的了。”只要大概意思是这个样子便可,并不需要一板一眼全部照说,有些时候说什么话其实是不重要的,只要前期气氛铺垫好了,哪怕自己不说,对方也会主动投诚,这四日如同深处深渊炼狱般的生活,他们的心里的最后一丝防线应该已经坍塌了,在精神最薄弱的时候,一定会产生意料之中的效果。

狱头记下之后又问道:“若他们不同意呢?”

“上刑,这四日内的声音有多凄惨,今日我也要听同等程度的。”钟逸面无表情,双眸不含任何感情。

他是臭名昭著的锦衣卫,又不是搞慈善的,对看押的犯人下手又怎会仁慈呢?钟逸起先不愿这么做,只不过不想破坏上刑的最好时机与成效,又怎会是手软呢?

钟逸心存善念不假,但不是滥善,否则这不就是男版白莲花了嘛,对于陌生人或者心肠不坏的人,留有善意是钟逸的观念,可若是遇到恶人未有交集的人,他不会这样,在很多时候,善良是一种牵绊,只会阻挡自己前行的步伐,有一句话说得好,对敌人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就好比现在的情形,钟逸不可能因为心底的一丝柔软,而放弃对犯人的刑法,虽然他也不愿听到鬼哭狼嚎的此凄厉声音,可为了皇上的任务、陈达斌的命令,他不能手下留情,否则狱头狱卒们这么多日的努力不就全都白费了嘛,说起来,他们不是更值得钟逸善良吗?

“明白了大人!”不知为何,狱头脸上露出淡淡痛快的表情,似乎给别人上刑是一件能够令自己心情愉快的事。

不得不说,生活就像一个大染缸,洁白无瑕的你身处其中,不用多时便会被沾染成五颜六色,没有人能够在这大染缸里一成不变,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狱头身处诏狱里十多年,见惯了各种各样残酷的刑法,或多或少心里会因此成产生一些变化,比如听到人的惨叫会有异样的快感,这是避免不了的结果,虽然明知道不好,可谁又能抗拒自己的内心呢?

就算是一位高度自制的人,将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放在其中,他的思想一定会潜移默化的发生一些改变,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