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脸红的钟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逸,我和你爸爸......”中年妇女脸色苍白,眉宇间是难以掩饰的疲惫。

“你们谁收留我了?”钟逸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衣着红白相间的校服。

“怎么说话呢?我们是你的父母,你又不是孤儿,怎么能说收留?”妇女苍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但却是对钟逸生气的愤怒。

“你也知道是我的母亲,可你什么时候有我妈妈的样子了?你管过我吗?你问过我的好坏吗?是,你是有一次问我学习怎样,但到头来呢,不是给了我两个耳光?你只知道成绩坏的孩子就要挨打,但你想过他为什么成绩坏吗?你想过吗?”毕竟是情绪敏感的年龄,开始的控诉变成了低声哭泣,钟逸拼命的擦着泪,他不想让这个女人可怜他。

中年妇女张大了嘴巴,想要解释什么,但几次都没说出,可眼眶却是泛红了......

钟逸身子一震,眼前的场景全都消失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浓厚的白雾,他眨着眼睛,努力想看清些什么,可什么都看不清,他将眼睛揉了又揉,可眼前的迷雾怎样的消散不去。

他开始慌了,他如何都逃不脱这可怕的迷雾。

这时,他忽然感到手中有一阵温暖,他用尽全身力气握着这丝温暖。

那温暖让人心安,让人鬼迷心窍般跟着它的指引,终于,眼前的迷雾越来越淡了。

钟逸忽的一下张开了眼睛。

依旧是熟悉屋子,依旧是往日的摆设,可空气之中总弥漫着经久不去的药草味道。

没错,这里还是林府屋内。

还是自己与林雪瞳的屋子。

钟逸眼皮酸疼,可已然心安,因此又合上了眼。

他躺在平常想都不敢想的床上,浑身疼痛欲绝,甚至连转个身子都困难,他突然嗅到那股熟悉的处子之香。

诶?好奇怪?

为什么这股味道不是从床上传来的?

钟逸想牵扯自己的手再去捏一捏自己的鼻子,可怎么都拉扯不动。

糟了,难道手都给我打折了?

钟逸不顾眼睛的疼痛,再次睁开了眼。

入眼便是一女子的绝美容颜。

钟逸皱起了眉头,看着林雪瞳侧卧在床的姿势,还有紧握着自己的双手。

难道她一夜都是这般?

睡梦中的林雪瞳感觉手中有着牵引,就这样睁开了眼睛。

刚睁眼就看到正在注视着自己的钟逸。

“钟逸,你什么时候醒的?”林雪瞳急忙说道,眼神中满是欣喜。

“刚醒。”钟逸没有被这般情绪点燃,淡淡回道。

林雪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可有不愿相信,颤抖的手温柔的摸了摸钟逸肩膀处的伤口,轻声问道:“还疼吗?”

“还好,死不了。”钟逸依旧不咸不淡,表情淡漠。

林雪瞳愣住了,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本应熟悉的男子。此刻,却如同陌路人。

“你......怎么了?”林雪瞳试探的问道。

“做了个噩梦。”钟逸不忍再出言伤害这个女子。

“哦,我去为你拿药,现在这个时刻应该熬好了吧......”林雪瞳低着头,转身想走,手掌却被他紧紧握着。

“不是有下人嘛。”钟逸感觉到了手上传来的劲道,他不顾伤口的疼痛拼命握着,就像握着梦中那丝温暖一般。

“下人毛手毛脚的,还是我亲自去好。”

林雪瞳大力拔出,起身就走。可颤抖的双腿差点站不平稳,她不敢转身看那男子,正了正身子,疾步离开了。

钟逸心中突然一凉,这种感觉,就像睡梦中他初次听到父母离婚一般。

该死,好久不做一次的梦竟然是噩梦!

该死,你对我生命视如草芥,而此刻我竟然在想着你到底心不心疼?

“啊!”

钟逸握紧拳头使劲锤着身下的床。

可换来的却是声嘶力竭的嚎叫与钻心的疼痛。

“真他妈该死!”

......

......

牛大迈着一瘸一拐的脚步走在出凤临府的小道上。

如果有人近身看他脸色的话,一定会被吓一大跳。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癫狂,血迹让他的笑容变的狰狞十足,两眼之中是强烈的求生欲望。

“牛大,兄弟们都死完了,你就不想跟我这老头子解释解释?”佝偻着身子的楚傲天一人堵在他的身前,笑呵呵的看着一身伤口的牛大。

牛大沉吟片刻:“楚老爷,我正准备去楚府,就跟你碰上了,这巧赶的。”

楚傲天哈哈笑个不停,好像听到一个极其好笑的笑话。

“你这可是出城的方向呀,我这老头子什么时候这么好骗了?”

牛大人畜无害的眼神转眼变成无尽的狠厉,忽然起身向前,手中握着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的匕首,朝着楚傲天脖子猛烈刺出。

一道人影从楚傲天身后突现,必死的一刀被突然出现个人影紧紧握着。

牛大用尽全身气力再也刺不进丝毫。

而抽刀更是难上加难。

牛大弃刀而逃,速度根本不像一个已经瘸腿的人。

楚傲天身前的人影开口问道:“如何处置?”

楚傲天不改微笑面貌,像一个寻常人家的和蔼老人:“不留活口。”

人影疾步追向牛大离开的方向。

楚傲天突然出声:“人头给我带回来。”

人影身形一顿,如蜻蜓点水般一步三尺的追了出去。

......

......

三日之后。

钟逸困难的在林府院子中漫步,每步都用尽了全身力气,短短十几米的路程,竟然走到满头大汗。

“姑爷,快回屋去,你身子可还没好利索呢。”一个女子声音在钟逸身后叽叽喳喳的响起。

钟逸听到着满是青春活力的声音,就知道是小莲了。

“小莲,这叫康复训练,对重新生长的骨头好。”钟逸打量着凹凸有致的小莲,笑声说道。

该说不说,小莲出落的也是亭亭玉立,该有的都有了,都长成一个大姑娘了。

“姑爷,你说的吓死人了,骨头怎么还能长呢?”小莲撇着个嘴,对钟逸所说一脸不信。

“切,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来,姑爷给你做个示范。”钟逸眼睛在眼眶中转了几转,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坏念头。

小莲眨着她的大眼睛,好奇问道:“怎么做?”

钟逸压抑着他的笑意,一脸正气的说道:“小莲,你把手放在我这个部位。”

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二弟的位置。

小莲噘着个嘴:“姑爷,你不是在拿小莲取乐吧?”

钟逸大义凛然:“怎么可能,你姑爷我是这种人?乖小莲,听我的话,呆会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小莲半信半疑的将她的小手放在钟逸那个位置,一脸疑惑:“没东西啊,诶?不对,软软的,什么东西啊?”

钟逸强装正经:“你就轻轻揉它,一会儿便长出骨头了,这就是姑爷刚才跟你说的康复训练。”

“恩?真假的?”

小莲嘟囔一声,但还是选择听从钟逸,轻轻的揉捏着这个软软的东西。

片刻,小莲惊喜叫道:“大了,大了,姑爷,你骨头真的长出来了,而且它好硬啊!”

钟逸深藏功与名:“姑爷怎么舍得骗小莲呢,来,再揉它,它还能再硬呢。”

啊~~~

钟逸合眼享受着无与伦比的舒爽。

“你们干什么呢?”林雪瞳不知何时到了钟逸的身后,疑惑问道。

钟逸急忙推开小莲的玉手,将第二种状态的它隐藏在宽大的衣袍之下。

匆忙说道:“没事没事。”

林雪瞳半信半疑:“真的没有?”

其实古代女子对这种事都了解太少,一般都是在成亲之前,女方母亲将床底之事全部告诉待出嫁的女子,但林雪瞳的母亲死的早,很明显,林重山肯定是不会教她这种事的。

所以呢,就造成了这种局面。

钟逸慌乱朝小莲使着眼色。

只是小莲会错了意,她得意的朝着林雪瞳说道:“小姐,姑爷可厉害了,他正教我康复训练呢。”

林雪瞳同样满脸好奇:“什么叫康复训练呀?”

小莲看着钟逸:“其实我也一知半解,让姑爷教小姐吧,反正姑爷可厉害了,那么软的东西都变的特别硬。”

林雪瞳口气不容置疑:“钟逸,你现在就教我。”

脸皮如城墙的钟逸闹了个大红脸:“雪瞳呀,这个东西呢......一天只能表演一次,明日...明日我肯定教你,好不好?”

林雪瞳哼的一声:“就明日,不许反悔哦。”

忽然林雪瞳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郑重了起来:“钟逸,有紧急的事,跟我进屋。”

钟逸点了点头,随着林雪瞳走去......
喜欢穿越之入赘公子请大家收藏:()穿越之入赘公子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