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18章 黑吃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令田小七意外的是,三公主竟然先找上了她。

    三公主名司徒念,是京城第一才女,也是原侧夫霍崇,和现侧夫白潇喜欢的人。据隋茵说三公主喜欢的人是侧夫白潇。

    当隋茵偷偷告诉她这件事时田小七不由看向她,这应该算是皇室秘辛了吧?这隋茵也知道?

    侧夫白潇是武林盟主白秋水的儿子,司徒念南下视察路遇马匪被白潇所救,后来……司徒念求爱不成就将白潇绑回了京城,本打算强娶,可谁知白潇竟得到太后帮忙,在三公主娶他进门前嫁进了九公主府做侧夫。

    结婚当天连婚礼都没有,直接一辆马车拉进侧门,从此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悄无声息的像没这个人一样。

    事实上白潇作为武林盟主的儿子,不可能不会武,司徒凌这具身体又是个草包,不经过锻炼田小七有天大的本事也强迫不了白潇,但……那天田小七强了白潇时他竟没有反抗,之后也没有动静,仿佛那一天的事儿从来没发生一样。

    若不是隋茵提醒了田小七,田小七早就把白潇忘在脑后了。

    三公主约田小七在天下楼见面,天下楼和一般的酒楼不一样,这里是文人骚客的聚集地,因为这里满是文人的酸臭味儿,不适合司徒凌也不适合田小七,所以她从来没来过。

    田小七到地方的时候三公主已经在了,她没有去包间,而是在大厅的角落里占了一桌,田小七落座的时候不远处两个文人正对着喷口水……呃……好吧,应该是各抒己见,吵得面红脖子粗,看样子马上就要晕过去似的。

    “不会闹出人命吧?”田小七感叹的说道。

    三公主微微一笑“不会,她们有数。”果然,就在上不来气儿的时候两人非常有默契的回头各自拿了茶杯喝了口水,缓了片刻后继续吵。田小七叹为观止,这玩意竟然还有中场休息。

    三公主给田小七倒了一杯酒“我没事儿就爱来这里坐坐,听听这些文人的想法。

    “切,一群假大空有什么好听的,他们是知道地怎么种还是知道饭怎么做,把他们扔山里不出三天全饿的喘不匀气儿了。”

    三公主动作微微一顿“种地的有农民,做饭的有厨子,人人各司其职天下才能有秩有序。”

    田小七撇撇嘴?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一副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才懒得理你的样子。

    三公主也没和她计较“母亲吩咐的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田小七挑眉“你想我怎么办?”

    三公主没说话? 轻轻抿了口茶“母亲既然额外吩咐那就是不想户部插手? 尽管三姐想帮你,也是爱莫能助。”

    要不说这帮文人才女啥的最是讨厌? 你叫我出来有什么目的谁还看不出来么?装腔作势的有意思么?想让我求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想到这里。田小七冷冷一下笑,一口饮尽杯里的茶“有没有人说过? 你这故作高深的样子是真TM恶心!”说罢? 田小七扔下杯子鄙视的看了三公主一眼,转身走了,从进来到离开还不到五分钟。

    三公主都傻了,这是什么神展开?

    田小七离开后也没急着回府? 而是去了工部找七公主? 到底需要多少钱还得工部给个准数,七公主不愧体弱多病,田小七去的时候人家正咳血呢。

    田小七脚步一顿“打扰了!”转身又走了出来。

    七公主见她这样伸手拦她,可能因为太着急了,竟被嘴里的血呛着了。听到里面撕心裂肺的咳嗽? 田小七脚步迟疑,还是进去看看吧。

    田小七进去口一顿给七公主拍背“我说……你这样还能撑多久?不行就别硬撑了? 准备准备后事吧!”完,嘴贱的毛病又饭了。

    七公主一听咳嗽的更厉害了? 好像能把肺咳出来一样,“噗”一个血块吐到地上? 七公主气息平复了许多。

    七公主淡定的擦了擦嘴角? 虚弱的问道“赵涉……可还好?”

    你这上来就问妹婿好不好……真的好么?田小七翻了个白眼“放心吧? 比你这要死不活的好多了!”

    七公主微微一顿,眼眸暗淡了几分“还好就好……”

    “七姐,你这么明目张胆惦记妹夫不太好吧?”田小七撇撇嘴,凉凉的说道,当初把赵涉推进火坑的是她,她现在怎么好意思装成一副情圣的样子,话说……皇家公主都很擅长恶心人么?

    七公主沉默了片刻,最后拿出一个折子递给田小七“这是工部列出的修筑护城河所需的材料和费用,你拿去吧。”

    这么简单?田小七拿着折子翻了翻,上面还有工部印章,应该是报给母皇的折子备份。

    田小七拍了拍七公主的肩膀“你别舍不得钱,有空就去赵涉的医馆看看,能治就治治。”说罢她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七公主看着田小七离开的背影,直至她消失在拐角处“涉儿……我没为你选错人。”她眼角泛起一丝泪花“真好……”

    有了确切的数目,田小七找到了隋茵,看到田小七手里拿着折子大步走来,隋茵扭头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田小七大吼一声,见隋茵越跑越快,连忙追上去一把将她压在地上“敢跑!把你腿打折!”

    隋茵无奈的叹了口气“行行行,我不跑。”

    田小七等了隋茵一眼“准备好了么?”

    “什么?”隋茵还想挣扎下,见田小七瞪眼睛“你也没说要我干什么呀!”

    田小七斜了她一眼“你不是已经想到了么?”

    隋茵不由一顿,最后还是妥协了“你可别说是我给的。”

    “说不说是你有什么区别,我又没有人手,不是还得用你的人么!”田小七一边冷笑一边接过隋茵怀里的东西。

    隋茵一副上了贼船的痛苦表情“那咱们第一个找谁?”

    “找谁?”田小七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自然是咱们的陈师嵋陈大人了!

    田小七早就想过了,上个月刚收完今年的税,让那些人捐钱肯定艰难,而且修筑护城河不是小数目,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收上这笔钱,最好的办法就是黑吃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