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17章 顺势而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田小七看似莽撞胡闹,却每一步都在她的计划之中。听说端木离有孕,田小七瞬间想到了顺势而为,她必须逼着端木离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仅要生下来,也要逼着端木离归心。

    端木一族是皇后的靠山,如今的侯爷,也就是端木离的父亲是皇后一母同胞的妹妹,可以说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端木离对侯府来说算是什么?那可是侯府倾尽全力以皇后之资培养长大的,本就是奔着大驸马的位置去的。

    但……皇后为了一己私心不仅让长公主娶了丞相之子,又不顾多年情谊将端木离赐婚给不学无术的九公主,这就相当于完完全全的毁了端木离呀。

    皇后以为自己地位稳固,端木家的荣辱都系在她一人身上,所以不管做什么端木家都不敢说什么。但……嘴上不说心里就不怨么?

    皇后这么做的时候可是把侯爷的脸面都踩在地上了呢。

    当然,端木离对侯爷来说也并不只是一个儿子,侯府对端木离的宠爱那可是实打实的,端木离被赐婚给司徒凌的时候他爹差点儿哭瞎了眼睛,连小侯爷都炸了,恨不得亲手弄死长公主为自己姐姐报仇。

    但最后却被侯爷压下了,这件事他们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毕竟长公主的一切都和端木一族紧密相连,没了长公主和皇后,就是皇上对端木家下手的时候。

    但……现在却不一样了,端木离怀孕了,若这一胎生的是个公主……不要忘了,端木离是九公主正儿八经的驸马,正房嫡妻,生的孩子也是嫡出,而九公主……也是有资格争一争这天下的皇室血脉。

    先不说自己亲外孙和妹妹谁更亲?就说如今女皇正值壮年,身体比武将还健康,而长公主却已经成长到能独当一面了,所谓一山不容二虎,女皇真的能看着长公主继续成长么?若真能也不见得到现在都没立下太女。

    所以这就是他们的机会!

    好吧……这个时候侯爷完全忽略了司徒凌不学无术的人设,没出息又怎样,就凭他偌大的端木家,还扶不起一个九公主么?

    端木离发现有孕后想了一夜,最后还是回了端木家与侯爷商量,端木离可以不理会司徒凌? 但是司徒凌那句话却说的对? 就她那誓要把满朝文武得罪个遍的性子,不管谁登顶她都得死。

    司徒凌可以死? 但他肚子里的孩子却不能跟着死? 所以……端木离想了又想最终有了决定。

    毕竟是按照围来皇后来培养的男人呀,端木离一直都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 从前他想嫁给长公主,助长公主得天下? 和他一起努力打造一个天平盛世。但……皇后一纸毁约毁了她多年来的梦想? 嫁给司徒凌后很长一段时间端木离都是迷茫的,甚至想过得过且过。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怀了司徒凌的孩子,这是比他爹娘更亲的亲人?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和司徒凌一起死? 或者是苟活着。

    端木离又有了新目标,尽管这个新目标完全把他推向了长公主的对立面,但……她没得选择,一个是护不住她的长公主,一个是她的亲生子女? 选谁已经不用多说了。

    侯爷一开始还举棋不定,但端木离和她谈了整整一个下午? 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不管从利益还是从感情,端木离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他最好的选择。

    田小七在端木离说要生下这个孩子的时候就知道她成功了? 但这只是第一步,她能想到这些皇后又怎会想不到? 所以端木离能否安全生下这个孩子是最大的问题。

    你看她像个傻子一样闹到了殿前? 却是将这件事摆到了女皇跟前? 公主府里的人都是女皇的人,只要她肯护,皇后的手就伸不进去,孩子存活的希望就多上一份。

    退一万步说,女皇亲自动手保护,还能让皇后钻了空子,那女皇会不会往深了想?皇后的手长的她都拦不住,那……这个皇后她还敢要么?

    经此一遭不管皇后是输是赢都得扒掉一层皮。

    当然不管田小七如何暗中搅合,表面上却只是为了一个免死金牌愁眉苦脸的废物。看着田小七为了免死金牌起早贪黑跑前跑后,头皮都要挠破了端木离竟然觉得这傻子还挺可爱。

    “虽然没用了些,但也有些赤子之心。”端木离的心腹侍从笑着说道。

    “傻人有傻福。”端木离摸着肚子淡淡的说道。

    这些天田小七不管再累,每天晚上都会按时回来陪端木离吃饭,有时吃饭完又匆匆离府去忙筹钱的事情。两人之间发乎情止乎礼,不怎么亲密,却一再让端木离触动不已。

    “公主会是个好母亲。”赵涉来看端木离的时候笑着说道。

    端木离抬头看着赵涉“她也是个好妻子。”端木离和赵涉相对一笑,赵涉继续给端木离把脉。

    长公主黑着脸摔了手中的茶碗,当初端木离和司徒凌行房,长公主就大醉了一场,即便如此她也没放弃端木离的意思。可这次他竟然怀孕了,不仅怀了孕还要剩下这个孽种!长公主伤心欲绝,谁还不能生孩子,她也能!

    当天晚上长公主就去了大驸马的院子,这个从成婚那天起就没进过的院子。本以为大驸马会喜极而泣,没想到她竟然被他不咸不淡的赶出来了。

    “你!岂有此理!”长公主大怒。

    顾子慕却平淡的看着她“长公主再踏进这里半步,我就要回丞相府好好说道说道了。”长公主看着顾子慕有点儿愣,今天的大驸马似乎哪里不太一样。

    顾子慕不再理会长公主,转身回了屋。从这之后就传出大驸马病了的消息。顾子慕觉得大驸马必须死,不死他和田小七肯定没戏。所以不管大驸马看了多少太医,吃了多少药,病情越发严重了。

    田小七觉得女皇在坑她,钱的事儿和户部有关,户部是三公主得地方。修筑河堤是工部的事儿,工部又是七公主的地方。这俩人和她都有点梁子,不为难她就不错了,更不要说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