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508章 两手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田小七观察了几天,发现九公主一点儿实权没有不说,九公主府也被各家穿成了筛子。当然,她被关注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一院子的夫侍。

    长公主安排眼线自然是为了端木离,三公主的眼线是为了弱鸡白潇,有意思的是和九公主同样废物的二公主司徒菲竟然喜欢霍崇。

    太可笑了,九公主府到底怎么了,连司徒菲那废物都能插进来奸细!田小七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可为了不崩废物人设她还得留着这些奸细。

    田小七扫了一眼腰间的香囊“这香囊是哪来的?”

    “是府内绣娘绣的。”侍女回答道。

    田小七皱眉“去宫里请太医!”

    侍从不明所以,但还是请来了太医,田小七将香囊扔到了太医手里“看看!”虽然九公主不学无术,但人再废物也是公主。

    太医小心的打开香囊脸色顿时一变“这香囊有毒!”

    田小七一脸平静,没毒她能给太医看么,当然这毒也不是她发现的,而是前情提要里有写。“什么毒?”

    太医皱眉“是一种及其霸道的慢性毒药,能诱发多种血液疾病。”

    “怪不得”田小七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我说最近怎么气血翻涌,欲火沸腾,原来都是这东西搞的鬼。”这臭不要脸的直接把祸祸夫侍的责任推给了香囊。

    田小七如今手里没权也没人,想查是谁给她下毒也没办法,所以她将计就计直接将府里的夫侍祸祸个遍,以那些夫侍的个性自然会去帮她查。

    太医到没听说这毒能影响到那方面,但想到和血液有关,难免会有奇奇怪怪的影响,所以田小七这么说她也没反驳。

    田小七心是真大,直接让太医把碍眼的香囊拿走,什么都没问。出门后太医摇了摇头,这个九公主还真是个棒槌。

    自从田小七祸祸完驸马后,长公主差点儿要弄死她,还好被她那些幕僚拦住了,但她每次看到田小七都恨不得用眼神直接杀了她。这不今天上朝长公主又用她那副冰冷的仿佛在看死人的眼睛看着她。

    田小七撇撇嘴,冲着长公主露出一个回味的笑容,她悄悄附于长公主耳畔轻声说道“真是人不可貌相,离郎一晚能来七次呢!”

    轰的一下,长公主的眼睛都红了,她没忍住狠狠的向田小七挥了一拳。田小七一脸惊慌连连后退,笨拙的躲过这拳“大胆司徒月,你竟然敢在殿前动粗!”

    田小七底气足,吼的那叫一个响亮,原本没注意这边的人纷纷向这边看来。正好看到了长公主又挥出了一拳。大家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那还是一向以温文儒雅著称的长公主么?

    两人这动静闹的不小,自然闹到了女皇耳中。女皇全程板着脸,退朝后将两人叫到了御书房。“说!这到底是怎么回是!”

    田小七一脸气愤“鬼知道她抽什么疯,好好的突然就动手了!”

    “你胡说!”长公主那个气呀,气的都忘了这里是母皇的御书房。

    “那你说,你为什么打我?总不能说看我不顺眼吧!”田小七气哼哼的说道。

    “你……”这话她能说么?先不说这贱人说的是自己的心上人,就她那粗鄙的话她也根本说不出口。

    女皇了解司徒月,知道她不会无事生非,所以简单的训斥了她几句就让她离开了。等长公主离开后,田小七的连恢复了平静,扑通一下跪了下去“儿臣知错,请母皇责罚。”

    女皇冷冷的看了田小七一眼“说,到底怎么回事!”

    女皇不说还好,一说田小七不由怒红了眼“是他们欺人太甚!”

    “哦?怎么个欺人太甚法?”皇上淡淡的问道。

    田小七红着眼看向皇上“儿臣母妃死的早,无法管儿臣的婚事,各宫娘娘就打着关心我的名义,趁机往我府里塞得罪过他们的人。才几年的功夫,儿臣三夫四侍都塞满了。儿臣想他们得罪了宫里的娘娘挺可怜的,也没说什么,就当做善事了养着他们就好,可是……可是……”

    田小七狠狠的磨了磨牙,眼睛更红了“那群贱人根本就不把我当人看,到了我府里还和那些女人纠缠不清,如今我的院子都要被那些狗女人穿成筛子了!”

    说着田小七砰的一下磕了个头“母皇,儿臣可以死,但只求母皇能让儿臣府里那几个贱人为儿臣陪葬!”

    女皇怎么也没想到田小七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抄起手边的砚台就砸了下去“你个没用的东西!滚!”

    田小七也不恋战,溜溜就走了,走到门口才扯着脖子喊了句“儿臣告退!”女皇看到这一幕更气了。

    “陛下息怒!”女官连忙安抚到。

    “去,给我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诺!”

    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田小七才不会憋着呢,把九公主府搞成那样,女皇难道就不跟着丢脸么?

    田小七两手抓,一手让夫侍们去查是谁下的毒,另一手就引女皇去清剿府里的奸细。最主要的是在女皇面前露个脸,虽然过程丢人了点儿,但黑红也是红,总比之前不温不火。恨不得被女皇忘了还有这么个女儿强。

    田小七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她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得戳人肺管子。

    “你说什么?九公主是因为中毒?”端木离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谁下的毒?”

    “公主府里的手太多,一时也查不出到底是谁……”端木离的小厮沉声说道。

    “查,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查出来!”端木离红着眼睛说到。

    而女皇那边也雷厉风行的将一切查了个清清楚楚,听着侍卫的禀报,女皇的脸越来越黑,司徒凌再不受宠那也是皇女,那些人竟如此藐视皇族!

    “九驸马是谁弄到凌儿身边的?”女皇沉着脸问道。

    “是……皇后。”女官轻声回到。“因为九驸马和长公主从小青梅竹马,皇后又想拉拢丞相,所以为了棒打鸳鸯才将九驸马指给了九公主。”

    女皇微微眯眼“那嫁到九公主府后两人可还藕断丝连?”

    女官迟疑片刻“长公主偷偷找过九驸马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