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58章 封闭训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田小七最后也没答应孙悠悠的邀请,最后孙悠悠只能自己去了,不过按照言情小说的套路来看,冯威宇这个男主肯定不会让孙悠悠自己在国外晃荡的。

    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坐在客厅的冯威宇田小七撇撇嘴,果然跳不出剧情套路。

    在田小七吐槽之际,冯威宇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这里,客厅的角落有一个大花瓶,里面随意的塞了一些用过的画纸。

    冯威宇知道孙悠悠一向很在意自己的作品,就算是平时练习的画作也会仔细的收好。那这么随便将作品扔在角落的应该就是虞从菡了。

    冯威宇一点儿也没有这不是自己家的自觉,自然的溜达到花瓶旁抽出一卷画纸看了看,看到上面的画眼睛不由一亮,不得不说虞从菡的字画是真的不错,假以时日必定能成为明闻世界的画家,但是......听外公说她没有把精力全放在书画上,竟然还学了古典舞。这让冯威宇觉得她有点儿太不务正业了。

    冯威宇欣赏完手里的就去拿其他的,一幅一幅看下来忽然脸色一变!这不是他一直想要的那两幅画其中的一么?她就这么随意的扔在一边!

    作为收藏爱好者,冯威宇对虞从菡的这种行为感到非常愤怒!若是她不能好好对待它们那就把它们卖给能善待它们的人,要知道现在有好多人想方设法的接近她就是为了这两幅画。她死活不肯卖却又这么糟蹋它们,简直让人不能忍!

    当孙悠悠收拾完行李出来的时候就对上了冯威宇黑成锅底的脸,孙悠悠不由一愣“怎么了?”明明刚才还挺好的,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没事!”冯威宇冷冷的回道,随后面无表情的接过了心悠悠的行李开门离开。

    田小七从始至终都好像没这么个人一样待在屋子里没出来。

    孙悠悠瞄了好几次冯威宇以后终于忍不住了“你到底怎么了?”

    冯威宇想到那些画脸色更沉了“你知道虞从菡把比赛的那两幅作品放哪儿了么?”

    孙悠悠一脸懵逼“放哪了?”

    “客厅的花瓶里。”

    孙悠悠都傻了她知道虞从菡对自己的那些画并不怎么上心,但那两幅参赛的作品毕竟不一样。

    倒不是说活绘画手法或者质量上有什么差别,而是那两幅画的曝光度很强大。就像徐悲鸿画了一辈子的马,为毛就八骏图最为出名?那是因为知道的人多啊!

    其他的随笔随便扔扔就算了,那两幅作品怎么能那么对待呢。

    孙悠悠下意识的瞄了冯威宇一眼,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了,他这种地位的男人千方百计仍求而不得的作品却被人那么随意的对待,若是她的话也无法平衡吧。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那两幅画给我买下来!”冯威宇沉着脸说道,说完后还觉得不舒服,连忙又补了句“尽快!”

    孙悠悠听见他这话这个心啊,纠结的不得了。她不想跟虞从菡提画的事儿,因为她不想让她觉得自己是有目的的接近她,可是……看看冯威宇,又想想虞从菡对那两幅画的态度,她也有些心疼。

    也许……交到冯威宇手里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吧……

    孙悠悠前脚刚走田小七后脚就接到了孙老师的电话“什么?特训?”田小七一脸懵逼,就排练个舞蹈还有必要搞什么封闭式训练么?

    不管田小七这边如何诧异,通知到了的孙老师挂断了电话。

    怎么评价孙老师这个人呢……在田小七看来这就是个深井冰!为了所谓的舞蹈艺术她愣是能在混乱的艺术圈出淤泥而不染,不染到什么程度呢……

    大家听说过很多女人为了自己的艺术事业一辈子不婚吧?孙老师更绝,除了与男舞伴合作,她愣是连个小手都没和人牵过。是的,她为了舞蹈打算一辈子单身……

    好吧好吧,在田小七看来她也不过就三十多岁,说一辈子还太早,说不定哪天就老树开花了呢,但从这点就足可以说明她在舞蹈上到底有多疯狂。

    所以……田小七无奈的放下电话,突然搞什么封闭特训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孙老师特意强调生活用品那里都有,舞蹈服也都准备好了,所以她就简单的准备了两件衣服。当田小七看到那架私人飞机时她是真的懵了,尤其飞机花了四个多小时在一个私人岛屿降落后田小七脑中闪过了孙老师那洋洋得意的表情,对了……她当时说什么来着?“哼!和我抢人!”

    田小七可不认为孙老师很在意她,她百分之百是气不过刘大师和她叫板。看着坏境优美有如仙境的小岛,田小七撇了撇嘴,妥了,孙老师闹够之前她是回不去了。

    这次参加集训的人共有十六个人十女六男,看着一屋子的俊男美女田小七断定孙老师绝对是个颜狗。

    岛上的建筑是度假别墅的风格,他们一行人被安排进了两栋别墅,让田小七意外的是孙老师安排房间的时候直接将男女打乱,五女三男住一栋别墅,美其名曰是为了互相磨合。若不是了解孙老师过于骄傲做不出什么下三滥的事儿,田小七就要怀疑她在进行什么特殊交易了。

    田小七拎着包扫视一圈,她的室友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谁也没说话,但……气氛却有点儿怪怪的。

    以她多年作妖的经验来看,这段时间肯定很热闹,这不还没等怎样就有一个小姑娘从屋里从屋里冲出来,手里拿着一双被剪的破破烂烂的旧舞鞋“是谁干的!”小姑娘红着眼愤怒的问道。

    有的人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该做什么还做什么,有的人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冷笑一声也不搭话。

    小姑娘用力的捏着舞鞋,强忍着眼泪说什么也不让其流下,楚楚可怜至终又带着不肯服输的倔强。

    这恶俗的剧情……田小七猜测这群人里面肯定有女主女配。田小七的视线在小姑娘身上轻轻扫过,就是不知道这个小丫头是女主还是女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