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450章 撇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周语薇对陆以凡说“你想干什么是你的事儿,不需要跟我解释。”这话乍一听没什么,但是……陆以凡在做什么?他要强吻虞从菡啊,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有考虑过虞从菡的心情么?

    好吧好吧……不较真的话也无所谓,毕竟这是别人的事儿确实和她无关。但……前提是田小七之前没有维护过她……

    想一想,虞从菡前脚什么都不问的维护周语薇,为了周语薇劝诫陆以凡,在陆以凡执迷不悟后甚至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训斥,导致陆以凡恼羞成怒说她是人尽可夫的鸡,甚至还要强吻她。

    而周语薇上来就撇清关系,清清淡淡的说你们之间的事儿和我没关系,不用跟我解释……

    这也……撇的太清了吧……

    田小七猛地一僵,随后从绍鸿博的怀中退出,原本平淡的眼神已经变成了冷淡“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绍鸿博感受到虞从菡的变化眉头一皱“我送你。”

    “不用!”绍鸿博的话还没落地田小七就拒绝了,她再就什么都没说甚至看都没看周语薇一眼越过几人走出假山。

    绍鸿博挣脱周语薇的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随后大步追了出去。

    “博哥!”周语薇急切的叫了一声,他生气了?为什么生气?难道是因为陆以凡喜欢她?周语薇一脸懵逼,可就在她想要追出去的时候却被陆以凡拉住了。

    “你干什么!”陆以凡盯着周语薇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里全是虞从菡的训斥,难道……真的是他太差劲儿了?

    怎么可能!他虽然脾气不好,但不管是家世还是能力都与绍洪博不相上下,唯一的区别就是……陆以凡不由眯起了眼睛。

    陆家是书香世家,虽是名门但家里人基本上都是清高的性子,所以不善经营。而邵家是做地产生意的,在春城邵家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所以……

    “你是因为博哥有钱才选择的他?”陆以凡眯着眼睛问道。

    周语薇先是一愣,听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以后顿时恼羞成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陆以凡却没在意她的话,而是一边眯着眼一边松开了周语薇的手“不然呢,难道你喜欢的是他的气度和阅历?”

    周语薇觉得陆以凡在侮辱她的爱情“当然!我喜欢的是博哥这个人,就算他不是邵家的人我也喜欢他!”

    陆以凡看着瞪着眼睛的周语薇,忽然觉得她很可笑“容我提醒你一下你所喜欢的气度和阅历也是靠邵家的钱堆出来的。”

    “你胡说!博哥才不是那样的!”周语薇怒目而视,恨不得撕了陆以凡自以为是的嘴。

    “不然呢?你以为路边的乞丐也能养出这样的风度?那你怎么不去喜欢乞丐呢!”陆以凡站直身体,什么优秀不优秀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起点自然高一些,偏偏她非得一副将绍洪博和邵家分开来看的架势。

    为什么,是要凸显她的与众不同,还是规避内心深处的自卑?是只要将绍洪博和邵家分开,她这个佣人的女儿就能配得上他了么?

    虚伪……虚伪的让人恶心!这个样子的周语薇还TM不如虞从菡那个人尽可夫的贱人更真实!

    陆以凡八成今天受刺激过度,说话做事根本不经过大脑,他微微俯身鄙视的看着周语薇“绍洪博再优秀那也是邵家唯一的继承人,而你……只是佣人的女儿罢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拿什么配他?”说罢陆以凡冷冷一笑大步离开。

    周语薇都傻了,她苍白着脸看着陆以凡离开的背影,浑身止不住的颤抖,“佣人的女儿”五个字如穿脑的魔音回荡在她的耳边。

    “不是的,不是的!”周语薇死死抓住头发,慢慢蹲了下来“佣人的女儿怎么了……我们……没偷没抢,不欠任何人的!”

    周语薇的话说的很正气,但她仿佛着了魔一样,就那么蹲在那里,双手死死的抓着头发,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这句话,看起来更像是用这句话催眠着自己。

    绍鸿博最后还是追上了虞从菡,在他再三强调下,田小七终于同意他送她回去了。

    从上了车以后田小七就没说话,一脸淡漠的看着前方。绍鸿博也没说话,只是一边开着车一边皱着眉。

    事实上他有很多话要说,但今天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多的他完全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直到将田小七送到虞家门口他也没开口。

    田小七解开安全带道了声谢后去开车门,忽然一个“滴滴!”声响起,田小七微微一愣,再去开车门的时候车门竟然没有反应“大师兄……”田小七疑惑的转头看去。

    绍鸿博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既然乱那就一个一个解决。“师傅说让我留下来和你说一下拜师宴的安排,我想到花房的花儿开的正好就到那去等你。本来叫语薇过去也是让她准备一些茶点的,没想到……”

    绍鸿博微微抿唇“没想到她会跟我告白……”

    田小七微微皱眉“这种事你不该往外说!”

    绍鸿博一听不由转头看向虞从菡“因为不管我答应与否,这都涉及到一个女孩子的面子问题,所以我不该往外说对么?”

    田小七与绍鸿博对视“当然!”

    绍鸿博忽然笑了,笑着往外扫了一眼又转回视线落在了虞从菡的脸上,往日儒雅的视线竟带上了一丝丝灼热“即便她刚刚伤了你的心你还是要维护她么?”看到她愣住了绍鸿博的声音越发温柔“你那么维护她,她却说了那样的话,我若是你也会生气的。”

    田小七眼神闪了闪微微抿唇“不……我没生气!”她摇了摇头“我怎么做是我自己的事儿,并不需要谁感激。”

    “可是你不高兴了。”绍鸿博却不肯轻易放过她。

    田小七不由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她不该这么做,这样不好。”

    绍鸿博看着虞从菡心绪翻滚,即倾佩又心疼。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我知道这种涉及到女孩子隐私的事不该往外说,但我想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