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第387章 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羽冰妹妹?程雪一听程潇对田小七的称呼不由皱眉,下意识地挡在了两人之间,戒备的看着程潇“哥,小七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不是你以前认识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

    乱七八糟的女人?田小七暗暗挑眉,女主哥哥在原著里是种马么?没注意啊……

    程潇一听不由一顿,他还真忘了原身看似温文儒雅其实就是个衣冠禽兽的事儿了,事实上这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被女主当着攻略目标说出来那就另当别论了。

    想到这里程潇冲着程雪笑了笑,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瞎说什么呢,你的好朋友自然也是我的妹妹!”

    听程潇这么说程雪放心不少,虽然他哥混蛋了点儿,但答应过她的事儿从不会食言而肥。程雪冲着他哥淡淡的笑了笑,拉过田小七就往房间走“我跟你说点儿事儿!”

    田小七依旧笑容明媚的点点头,跟着程雪回房了。

    回到房间后程雪从空间里拿出一小盒车厘子,东西不多也就七八个,上面还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一看就是刚洗过的。

    田小七眼睛一亮,这东西在末世前不稀奇,可末世后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了。程雪能拿出来自然是因为她有空间。

    “马上就开饭了,你快点儿吃!”程雪紧张的说。事实上她并不想暴露自己的空间,可田小七为了帮她救哥哥伤了精神力,若是没办法就算了,偏偏她的空间里有治疗精神力的果子,她要是为了不暴露空间而藏私,怎么过得了良心那关。

    田小七笑容灿烂的将程雪拉到身边“一起吃一起吃!”根本没有问东西是哪儿来的意思。

    程雪微微一顿,眼神更加柔软了“我吃过了,这些是留给你的!”

    田小七看了看程雪什么也没有问只是点了点头,一点儿也不客气的吃起了车厘子,而那枚治疗精神力的果子,就隐藏在车厘子中。还别说,那枚果子真的很神奇,吃完以后田小七的头不疼了不说,隐隐约约间还有种奇奇怪怪的感觉。

    若此刻她能看到隐藏属性就会发现,她的冰系异能旁边又多了一个精神力异能,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晚饭是大米饭和肉罐头炖干菜,在末世里算是不错的伙食了。再加上高铭的高超手艺,田小七连吃了三大碗米饭。

    “不是说被精神力丧尸伤了脑子么?那胃口还能这么好?”秦琴实在忍不住了,阴阳怪气的问道。

    这次还真不是她没事儿找事,之前魏炀扔下他们去救田小七和程雪的时候她就有些不高兴,要知道程雪和田小七将大家置于危险之中就已经令她不满了,毕竟程潇又不是她哥哥。

    若是魏炀至始至终都守在他们身边保护他们,秦琴也不至于生气,可魏炀最后竟然不顾他们几个普通人的安危跑去接应田小七他们,尤其是他最后是扛着田小七回来的,这更让秦琴心里不舒服了。

    若是平时她早就发火了,但这不是还生魏炀气呢么,若是发火她之前的架子岂不是白摆了。没办法,秦琴只能一忍再忍,好歹看到田小七那么痛苦她心里多少能好受些。

    可是你们再看看,这田小七哪有一丝一毫受伤的意思,这让秦琴怎么忍的了!

    田小七捧着碗冲着秦琴呲牙一笑“是啊,我脑子受伤变成傻子了,以后就只知道吃饭了!”说着又把碗递给了高铭“再来一碗饭!”

    原本大家因为秦琴的话全都停下了动作看向两人,没想到田小七竟然会这么回答,一听之下扑哧一下全都笑了。

    高铭一边笑着一边接过田小七的碗,不仅盛了满满一碗饭,还给她盛了几块肉,田小七看到高铭的动作眼睛都亮了,咬着筷子期待的看着饭碗,那焦急的小样子似乎都有些等不及了呢。

    田小七接过饭碗先把肉都塞进了嘴里,然后一边满嘴是油的嚼着肉,一边看向魏炀“那个火系异能者是你的绿帽子么?也太丑了吧,要知道绿帽子太丑很容易拉低你的档次的。”

    秦琴腾的一下站起来“你说什么!”

    田小七不紧不慢的看向秦琴,再次呲牙一笑“诶呀,我脑子不清楚的,容易词不达意,想要说的可能不是你听的那个意思,你可千万不要和我这个傻子一般见识呀!”

    “你……”秦琴恼羞成怒,直接拿起桌上的水向田小七泼去,可那水还没泼到田小七面前,就被程雪挡了下来。

    秦琴眼前一花,脖子传来一针金属的冰凉感,紧接着她就看到田小七半蹲在她的桌子上,杀丧尸无数的看到横在了她的脖子上。秦琴搞清楚状况后脸色猛地一白,腿都抖了起来。

    “羽冰!”魏炀惊慌地冲了过来“你别冲动!”

    田小七依旧看着秦琴,歪着脑袋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我都说了我脑子不清楚的,有时候会分不清丧尸和人的区别,你以后最好不要来招惹我,不然……我很怕自己受不了控制,把你的脑袋当成丧尸砍了。”

    “羽冰……”魏炀小心的抓住田小七的手想要将砍刀从秦琴的脖子上一开,可……入手却一片柔软,魏炀不由一愣,她的手就像没有骨头一样,很难想象这样的手握着冷冰冰的砍刀能有那么大的杀伤力。

    但愣怔也只是一瞬,将砍刀移开后魏炀一把将秦琴拉进了怀中。

    秦琴是多好强的一个人啊,可自从末世后她却因为没成为异能者而处处受辱,可因为魏炀将她照顾的很好,所以那些屈辱只是她心里的想法,可现在……田小七却将这些屈辱摆在了明面上,就连她最信任的男人也无法像从前一样毫不犹豫的为她讨回公道,只因……她是强大的异能者,而她……只是没用的普通人……

    秦琴越想越恼火,整个人似乎都要炸了,相比于田小七的羞辱,她更恨的是魏炀的不作为,明明他也是异能者,凭什么要让她受这个贱人的气?或者……或者今天就该趁机让这个贱人死在那,为什么?他为什么要着去救她?为什么不让她死?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