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99.震妖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幼年夭折谓之殇,所谓殇豺可不是幼年死掉的豺,而是吃夭折孩子修炼得道的豺。

    殇豺是山妖山精,会人言、懂法术,比厉鬼更难对付。

    所以谢蛤蟆虽然是老江湖,但一时不查也险些中计。

    另外五桌客人便已经中了殇豺的法术,这边开打了,他们还在闷着头大吃大喝。

    徐大快步上去踢翻一张桌子喝道:“蠢货,还在吃,饿死鬼投胎吗?”

    桌子上的人猛的冲他抬起头,眼睛跟殇豺一样红。

    滴血般的艳红!

    一个殇豺口中发出婴儿啼哭般的尖叫声,食客们纷纷暴起,冲着一行人便开始围攻。

    徐大没有神通、只会肉搏,可这些人全是受害的无辜百姓,他不能拿狼牙棒去敲受害者的脑袋,而受害者们却是疯狂的发起攻击,一时之间将徐大逼了个鸡飞狗跳。

    见此柴娘子从二楼走了出来,她捂着嘴笑道:“我还当来了什么高手呢,原来只是几个有些力气的莽汉,本来还想让你们帮个忙呢。”

    “帮忙?”王七麟抬头看向她问道:“这一切都是你的计谋吧?你知道会有鬼来找你麻烦,恰好我们到来,于是你就制造客栈闹鬼的传闻,想利用我们来帮你斩杀这些鬼,对吧?”

    驱虎吞狼!

    老乞丐搂着孙子说道:“你们可不是恰好来到这庄子的,大晴天怎么会突然下大暴雨?从你们骑马经过庄子的时候,就被人家给算计啦。”

    谢蛤蟆道:“殇豺擅幻,大雨是幻术。”

    王七麟终于色变:“这幻术如此之强?”

    碰到硬茬子了!

    听到他们对话,柴娘子嘻嘻笑了起来:“原来也不只是有些力气,你们还有几分头脑。很好,有头脑的人才好吃,只有力气的肉太柴了。”

    说到这里她猛然一挥手:“小的们,给我拿下他们,今晚用大人们的心肝下酒。”

    跳上二楼的殇豺露出尖牙森然一笑:“我要他们的鞭!”

    “我要你娘的批!”徐大被逼的恼了,抓起一个瘦小的客人往二楼扔去。

    殇豺后腿踹出将这人又给踹了出去,它正要狞笑,结果这人被踹飞后面紧接着是一道寒光!

    斩马妖刀!

    王七麟内力运转至双腿,踩着桌子像大鸟展翼飞身而起,借着那客人身体掩护一刀甩出。

    殇豺不防后面有杀招跟随,它急忙往后退。

    但哪里来得及?

    它再快能快的过太阴断魂刀?

    刀光电闪,王七麟双手持刀连斩七刀。

    空中刀影闪烁像银白孔雀开屏,包裹住殇豺便是一刀接一刀的斩杀上去。

    “唰唰唰!”

    只听快刀切菜般的脆响,殇豺连连哀嚎,它急忙翻身打滚,可王七麟已经追上了二楼,脚步踏出、步罡踏斗,一刀快过一刀、一招狠过一招。

    殇豺像蛇一样在地上扭曲,它身上棕黄色皮毛上鲜血四溅,一瞬间便被开了好几道狰狞伤口。

    柴娘子反应很快立马腾身飞来,见此地上的殇豺临死反击,不要命的张嘴咬他的胸膛。

    王七麟嘴唇极速翻动金刚萨埵心咒如流水般淌出来,右手握刀劈砍柴娘子、左手掐宝山印,面对殇豺洞开的大嘴他毫无畏惧的捏大手印击出,手掌捅进它嘴里直接深喉!

    炼骨之境,手掌如铁掌!

    爆!

    殇豺眼睛猛的瞪老大,半边脑袋被铁掌挟带大手印之威揭开,让人一甩手臂跟死狗似的甩在了地上。

    造化炉飞出来收尸。

    柴娘子却是修为强悍,她快速移动过来猛然双臂挥出。

    纤纤玉手化作锋利鬼爪!

    鬼爪抓住妖刀撕扯,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响起,火星子噼里啪啦往外蹦!

    王七麟感觉一阵磅礴的大力从刀身传到全身,他情不自禁往后退,接着猛的眼前一红看到面前场景变了:一片碧绿草地中,丁轻云正在轻轻脱掉白纱衣……

    “喵呜!”

    一声裂石穿云般的猫叫声传进他耳朵中,王七麟赶紧甩头猛念金刚萨埵心咒,面前场景开始碎化,丁轻云脱掉了衣服,但全身都变成了碎片。

    一身马赛克!

    这时候楼下响起谢蛤蟆厉喝声:“母殇豺擅幻,王大人还不快快醒来!”

    此时楼下已经乱成一团,四五只殇豺围着他和老乞丐团团转。

    柴娘子一边对付八喵一边嘻嘻的荡笑:“道长想的真美,你当我这幻境如此轻易能被破除?”

    王七麟听她语气自信,便心里一动反手将妖刀插在身边地板上,双手塞进了裤子里快速的结印。

    不动明王印!

    临字真言施展:

    泰山崩于前而不动容,意志不动不惑,万邪不侵!

    九字真言都能贯通天地灵气,但唯有临字真言有坚定意志的大威能。

    所有人看见他双手在裤子里快速扭动都误会了。

    柴娘子面色大喜,她的眼睛突然变成血红怒视八喵,八喵炸毛往后跳,她抓住机会一爪掏向王七麟胸膛。

    陡然之间,一声霹雳:

    “临!”

    满腔灵气化作一道气箭冲破咽喉喷出,道佛真言能震慑天下妖邪,灵气化作的临字一出,母殇豺有一瞬间的失神!

    说时迟那时快,王七麟抓起妖刀便是一记力劈华山!

    真气灌注刀身,妖刀前端刀芒迸射。利刃扫过,森寒冰气带起一片白霜,母殇豺红润的俏脸顿时惨白。

    刀芒劈下,母殇豺半边脑袋飞了出去。

    红颜化作狗脸!

    楼下跟老乞丐和谢蛤蟆激战正酣的殇豺们纷纷哀嚎,一个殇豺看着母殇豺从二楼摔落,难以置信下竟然站住不动弹了!

    趁你病要你命,徐大挥起狼牙棒就给了它兜头来了一下子:“吃大爷一棒!”

    其他殇豺嚎叫着转身便逃,王七麟抓起八喵扔了出去:“妖魔哪里走!”

    谢蛤蟆道袍大袖连连甩动,一道火龙缠住一只殇豺将它困在其中。

    火龙首尾衔接像巨蟒般缠绕着它的身躯连连转动,每转一圈殇豺眼睛里的红色便暗淡一分,最终火龙消散,这殇豺眼珠子化为焦炭般的黑色,身躯一软倒在地上。

    另外还有一只殇豺窜出窗户要逃跑,门外那五个阴森森的鬼立马将它围住。

    殇豺身影幻化利爪挥舞,尖锐嚎叫声中红雾弥漫,五个鬼跟它硬碰硬,任凭它的爪子抓在身上,然后趁机去抓住它的四肢、抱住它脑袋。

    五鬼分尸!

    造化炉逐个飞出,前后收集到六道阴魂!

    但还是没有青色烈焰,全是赤红火焰。

    随着殇豺全数死亡,抓狂的食客茫然醒来:

    “怎么了?”

    “暴风吹进客栈来啦?”

    “掌柜的呢?伙计呢?风骚老板娘呢?”

    一个鬼跳起来将牌匾摘下来,它伸手在牌匾上抚了一下,牌匾上出现四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勿入饭庄。

    挂好牌匾,它们又纷纷五体投地的跪在门外。

    食客们看着满地狼藉和殇豺死尸后逐渐明白自己遇到了什么事,吓得抄起自己行李往外跑,一个没留下。

    王七麟回身冲老乞丐抱拳,道:“还未请教高人的尊姓大名。”

    老乞丐搂着孙子从饭桌下爬了出来,满脸尴尬的笑:“老头子哪是什么高人?大人怕是误会了,我们爷孙就是这条乡路上讨饭的。以前我们曾受庄子里鬼先生们的恩惠,今天他们来找我,托我进庄子来向你们解释发生的事,所以我就来了。”

    这消息给王七麟的震动比得知这家店是鬼店的消息还要大。

    他以为自己碰到了行走江湖、神秘莫测的乞丐大佬,原来这是个真乞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