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98.上门乞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到这里,柴娘子脸上露出浓浓的怯意,娇躯轻颤。

    徐大捂着心正要说话,王七麟抢先冲他说道:“心颤是病。”

    他又问柴娘子:“你见到过这脸?”

    柴娘子颤抖着点头。

    “照、照镜子的时候,有时候突然看向镜子,就会看到铜镜中会出现一张男人的脸。这张脸很白很白,就像擦了许多白铅粉!”

    王七麟拿起刀说道:“老徐、道长,咱们分开在客栈里转两圈,看看情况。”

    柴娘子俏脸上挂满感激的笑:“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王七麟走向后院,后院撑着一张好大的油布,瓢泼大雨拍在上面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他将八喵拎出来放在肩膀上,玄猫对阴气感应极为敏锐,如果有鬼出现,它能第一时间告警。

    大雨倾盆。

    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阴云压顶,天空毫无光亮。

    客栈里点燃了油灯和蜡烛。

    站在后院通过过道往前厅看,能看到一团团摇曳的昏黄光芒。

    还有一团昏黄的光芒逐渐飘荡而来。

    像坟头飘摇的鬼火。

    王七麟正要拔刀,一名伙计举着个油灯走出来:“大人,我家夫人说院子里黑布隆冬,光线不佳,让我给你送个油灯。”

    放下油灯这伙计急匆匆跑回了大堂。

    这种时候、这种环境下没人愿意待在后院这等偏僻地方,伙计们全挤在大堂里听商客行人说笑。

    王七麟举着油灯进后院和厨房看了看,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院子一角有个茅房,他顺便进去解手。

    一阵寒意涌入,王七麟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两下。

    爽。

    客栈服务很周到,茅房门口放了个净手盆。

    王七麟放下油灯舀了些水洗手,他弯下腰随意往盆中一看。

    盆中清水反射着昏黄的光,摇晃的水面上有一张扭曲的脸。

    这张脸高颧骨、大嘴巴,不是他的样子!

    王七麟猛的直起腰,一个肩头搭着白毛巾的汉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门口。

    他像是刚从雨里走出来的,水滴啪嗒啪嗒落在地上。

    王七麟看向他,汉子一边用毛巾擦头发和脸一边自来熟的说道:“这雨真大。”

    “是啊。”

    “这雨挺古怪的,昨天晚霞满天,按理说今天不该有雨,还是这样的大雨。”汉子继续擦着头上的雨水说道。

    王七麟道:“是吗?”

    “对,早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嘛。”汉子拧了拧毛巾,一股水哗啦啦的流入茅坑中。

    王七麟想出去,但被汉子挡住了。

    汉子打开毛巾又开始擦脸:“唉,要是十五年前也下这样一场大雨就好了。哦,你不知道吧?这庄子十五年前碰上了一场大火,唉,那火真大啊,人在里面烤的汗如雨下、全身瘫软,根本跑不出去。”

    他再次拧了拧毛巾,还是有水落下。

    衣服裤子上也有水珠往下滴。

    “我当时就没跑出去。”汉子用毛巾捂住脸幽幽的说道。

    王七麟道:“你这次还是跑不出去。”

    汉子猛的拉下毛巾抬起头来,一张焦黑的骷髅脸露出,两个眼眶黑洞洞的——

    王七麟一刀劈了上去。

    汉子迅速往后退,先前悄悄贴着门口爬出去的八喵人立而起,像模像样的堵住出口:想跑?没门!

    但王七麟还是一刀劈空了。

    鬼影破碎。

    化作虚无。

    八喵徒劳的挥了挥爪子,屁没抓到。

    他摸了摸下巴,很不对劲。

    八喵学着挠了挠下巴,但前爪碰不到,只好用后jio。

    它用后jio挠了两下,忽然发现这姿势跟王七麟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只好怏怏的收起来。

    王七麟抱起它来一边挠它下巴一边琢磨。

    客栈里头肯定有鬼,这是毫无疑问的。

    但以他现在的修为,如果有鬼能悄无声息的靠近他而不被他所察觉,这鬼得多厉害?

    甚至八喵都没有察觉!

    如果真有这等修为的鬼,王七麟还怕什么秦晋劫?直接拜这鬼做大哥,估计秦晋劫能变成桃花运。

    他端着油灯重新看向水盆,平静的水面上是一张平平无奇、有点小帅的脸。

    是他的脸,没错了。

    王七麟往外走,院子外又响起哗啦啦的水流声。

    他抽出妖刀问道:“还是不死心吗?”

    水流声戛然而止,有人慌张的往后退:“大人息怒,大人息怒,我只是随地撒个尿,不至于动刀子吧?”

    王七麟举起油灯一看,原来不是鬼,只是个跑出来撒尿的客人。

    他不悦道:“撒尿不去茅厕在外面?这是有伤风化罪,下次再抓到你,没收你犯罪工具!”

    这人提上裤子跑路,硬生生把尿憋回去了。

    他回到大堂,谢蛤蟆和徐大已经回来了,三人对视一眼,纷纷摇头。

    都是毫无所获。

    六张桌子都坐满了,最后夜晚降临开始吃晚饭了,又有一个拄着打狗棒的老乞丐拖着一个小乞丐在门口畏畏缩缩的往里看。

    正给他们端上来一盘豆干的店小二见此便叹了口气,皱着眉头走向门口。

    徐大站起来压住他肩膀道:“外面下大雨呢,你们有没有点同情心啊?”

    店小二陪笑道:“瞧客官您说的,正所谓开门做生意,来者是客,小店还能往外赶客人?您二位客官快请进,咦,外面还有人呢,这些都是您二位的朋友?”

    说话之间他拉开门,一阵寒风吹进来,毫无夏日的温暖,冰冷刺骨!

    门外背对着门口站着几个人。

    他们低着头踮着脚,像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徐大立马要抄家伙。

    谢蛤蟆沉声说道:“坐下,别动。”

    王七麟也点头,不对劲。

    客栈闹鬼的传闻……

    茅厕中的鬼幻影……

    突然到来的乞丐……

    随乞丐一起来的鬼……

    这一切很不对劲,谢蛤蟆的决定很正确,以不变应万变。

    两个乞丐走进门来,准备吃晚饭的客人们纷纷皱眉。

    老乞丐卑微的点头哈腰、陪笑问好,有人扔给他点剩菜,有人直接嫌弃的呵斥。

    徐大一拍桌子怒道:“聒噪什么?找捶呢是不是?”

    看到他一身云纹玄衣,桌上的人纷纷缩起脑袋。

    听天监,惹不起。

    徐大冲老乞丐招手:“你们两个到我这里坐,相逢就是有缘,我送你们一顿饱饭。”

    店里伙计看他们不动弹着急了,他指着门外几个人叫道:“这是什么人呀?听天监的大人们,你们快来看啊。”

    老乞丐回头喊道:“管他什么人,天大地大吃饱最大,赶紧上菜!”

    一边喊他一边给王七麟使眼色。

    一道道热气腾腾的菜肴端了上来,每一桌都有一小盆炖鸡。

    这鸡炖的很见功夫,鸡汤粘稠金黄,香味扑鼻。

    徐大想下手,谢蛤蟆拦住他,拿出一张符箓来甩了甩扔进了炖鸡盆中。

    符箓燃烧,肥硕喷香的炖鸡顿时变成了泥土捏成的土鸡!

    徐大傻眼了:“我干,怎么回事?”

    谢蛤蟆冷冷一笑:“碰上黑店了,什么店里闹鬼,这怕不就是个鬼店吧?”

    徐大立马问道:“干不干?”

    王七麟道:“干!”

    不用废话,徐大抽出桌下的狼牙棒砸在桌子上:

    “砰!”

    桌子变成碎片,盆子落地,泥水四溅。

    其他桌上的人还在吃饭,闷着头吃的热火朝天,对此不闻不问,场面一时诡异。

    掌柜的和两个伙计大吃一惊,掌柜的赶紧走过来问道:“几位客人这是怎么了?”

    谢蛤蟆抽出一张符来扔了出去,手掐道印:“谁是我来我是谁,天地交泰始归真。敛欲开头成四肢,虚空粉碎见全身,疾!”

    飞在空中的符箓顿时燃烧,接着像烟花般炸开。

    快步行走的掌柜突然变成四肢着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像他们扑来。

    掌柜和伙计们样貌大变,露出棕黄色狗头和两颗血红的眼珠子,变身成体型巨大的豺狗。

    谢蛤蟆袖子一甩,一条纸鹤化作一只火鸟飞出。

    豺狗知道火鸟的厉害,它扑到一张桌子上借势转身,一个兔起鹘落跳到了二楼。

    见此谢蛤蟆失笑:“当道小屋、当道小屋,咱们三个还以为店家写错了字,实际上是咱们三个理解不了人家的深意啊!”

    “当道小屋,谁当道?豺狼当道!柴娘子,豺娘子啊!”

    “嘿嘿,原来这是一个殇豺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