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雨小说网

正文 92.古怪少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阴车消失。

    王七麟打开小木屋的门,他以为会看到一具尸体,结果里面空空如也!

    谢蛤蟆笑道:“你当阴差要的是鬼丈夫吗?她要的是神仙眷侣。”

    说到这里他又感叹:“难怪孙缪的香谱说这个案子做好了是大功德一件,做不好却要遇上大凶险。如果不是大人侦破一切,那咱们三个一起动手对付阴差也未必是对手啊。”

    “但不管是不是对手,咱们一旦跟它动手都是问题,打输了要被阴差给弄死,打赢了会被地府给弄死。”

    王七麟昂首挺胸、微微皱眉做威严状:你们可能不信,老子是对阴差抽过刀并将它打跑的男人。

    他有点膨胀了。

    然后他又想起来,其实阴差也未必都是很能打,比如当初在下马岭钟家碰到那阴差就被一群鬼婴吓跑了。

    徐大道:“七爷,现在天色这么晚了,街上一个人都没有,你即使装逼也没人看啊,咱们还是找地方睡觉吧?”

    王七麟打了个哈欠道:“这几天确实没休息好,走吧,咱们去……”

    “倚翠楼?”徐大问道。

    王七麟坚定的说道:“我绝不去这等烟花之处!”

    阴差可是说他有一段很美好的大姻缘呢,他现在前所未有的憧憬起来,烟花柳巷那些庸脂俗粉已经不能吸引他了。

    “那我和道长去。”徐大道。

    听到这话,窦府的后门忽然嘎吱一声拉开了,一张大黑脸冒了出来:“去哪里?”

    突然看到这么一张脸、听到这么个声音,三人都吓一跳:“窦大人,你怎么在这里?”

    冒头的正是捕头窦大春,他讪笑道:“我听管家说今夜能见到一个痴情鬼,于是特意偷偷躲起来看热闹啊不,开开眼界。不过我怎么什么也没看见啊?就看到一层浓雾。”

    王七麟没回答,他说道:“先进你家,有点事要告诉你。”

    窦大春问道:“啊?不是去倚翠楼吗?”

    王七麟按着他的胸口往里推:“还去倚翠楼呢,我问你件事,你们窦家是不是就你在衙门当差?”

    窦大春道:“是啊,怎么了?”

    “刚才我们见的不是普通的鬼,而是阴差,阴差让我给你带句话,你遇上命中大磨难了,速速抽身,否则不光你要出事,整个窦家都会受到牵连!”王七麟冷冷的说道。

    徐大笑道:“七爷你可糊弄不了他,窦大人……嘿,窦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们表演个劈叉啊?”

    窦大春听完这话后愣了愣,随即猛然张开腿坐在了地上。

    吓瘫了!

    王七麟明白了。

    静娘不是故弄玄虚,她的话很靠谱。

    这让他心里美滋滋的:一段很美好的大姻缘哦,这是真的哦。

    窦大春那边心态崩了:“王大人,救命啊。”

    王七麟问道:“你遇上的是什么事?”

    窦大春哭丧着脸道:“不是我遇上了事,是衙门遇上了事,而且恐怕还是个大事!您真是神机妙算,您真是慧眼如炬,您得帮我啊!”

    王七麟决定不在他家借宿了,他去住客栈。

    转身就跑。

    静娘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语气很认真,窦大春碰到的事绝对是大事。

    他才不想管呢,他还有秦晋劫要处理呢。

    徐大外粗内细,最是有眼力劲,看见王七麟跑他也跟着跑。

    谢蛤蟆气炸了:“你们又把我给扔下了!”

    窦大春正要伸手抓住这最后的救命稻草,谢蛤蟆一甩袖子整个人不见了。

    窦府后门响起了窦家大少爷绝望的哀嚎声。

    不是王七麟冷酷无情,是他现在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此时再去帮助别人,那他不成圣母了?

    他已经做好计划了,明天就去找孙缪问那个唯一从初次秦晋劫中活下来的游星的名字,然后去找这个游星。

    晚上他们随便找了一家客栈对付了一下,早上起床下楼到了大厅,客栈小二给他们陪着笑脸送上大肉馅包子、饱满饺子和滑溜溜的手擀面。

    王七麟选了包子和面汤,一口包子下去没看见肉馅!

    他招招手把小二叫过来说道:“这包子是你们自己后厨包的吗?”

    “对。”小二小心的说道。

    王七麟道:“你们后厨掌勺师傅肯定在昆仑派厨房学过艺,对不对?”

    小二迟疑:“这个不太清楚,应该没有吧?”

    王七麟说道:“绝对学过,昆仑派在昆仑山上,他们厨房擅长做大包子,这包子有多大呢?就是给你一个铁锨你往里挖,连挖二里地,然后你会挖到一块石碑,你猜石碑上写的什么?”

    这是地球上一个老笑话,但在新汉朝还没有诞生,所以小二傻乎乎的问道:“写的什么?”

    “此处隔着肉馅还有二里地。”王七麟一本正经的说道。

    徐大一口面汤笑喷了。

    谢蛤蟆悲愤的叫道:“老道以后吃饭再坐你对面,那就让道祖惩戒我下辈子做和尚!”

    “哪有这样的好事?”一个笑嘻嘻的声音响起,“你们听天监在吉祥县当差的下辈子都要做牛做马,你还想做和尚?去给和尚做坐骑还差不多。”

    客栈掌柜被吓坏了,赶紧唾骂道:“你个臭小子滚的远远的,小心老子的拳头。”

    徐大很生气:“老蛤蟆你还不赶紧抓他?捶他啊,他诅咒你下辈子做尼姑!”

    王七麟扭头看去,一张少年的脸蛋从窗口一闪而逝。

    这少年他依稀有印象,当初和徐大第一次一起来县城的时候碰到过一个被乞丐追着打的少年,刚才说风凉话的好像就是这少年。

    少年上次就表现出了对听天监的敌意,而上次他还从乞丐手下将他救了下来,结合今天的事来看,少年对他们似乎充满恨意。

    他意识到里面定然别有隐情,就对掌柜的招手道:“老板你过来,我问你点事。”

    掌柜的解释道:“大人你别跟一个毛头小子一般见识……”

    王七麟摇头:“我不是要找他麻烦,而是听他的意思,他好像对我们听天监有意见?”

    掌柜的陪笑道:“怎么能呢?听天监的大人们为了百姓安居乐业没白没黑的与妖魔鬼怪奋战,舍生忘死、殚精竭虑,这份心意可昭日月……”

    “行行行,那少年什么来头?”王七麟打断他的话。

    掌柜的开始苦笑:“我也不知道他是哪来的小乞丐,就是这几日他偶尔跑来讨个包子、捡点剩饭,我看他可怜,偶尔施舍给他一点饭菜,真的,大人,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

    王七麟点点头道:“好吧,那你算算账,给我们结账的人来了。”

    窦大春嘴里叼着一根油条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